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澳洲 » 矿业 » 项目合作 » 正文

重钢澳洲公司管理层大洗牌

2014-04-25 17:18:03  来源:未知 【返回列表】

 澳洲优质铁矿资源对中国企业散发着巨大的吸引力,然而在异国开矿却不可避免地面临种种挑战与压力,如何与时俱进地调整开发战略,为项目创造良好运营环境无疑是中资企业面临的一大考验。
  继上月中信泰富西澳铁矿项目顺利发运首批矿石后,近日有消息称,中资控股西澳初级磁铁矿勘探商亚洲钢铁公司(AsiaIronAustraliaPtyLtd)于本周完成管理层大洗牌,澳大利亚项目团队剩余大部分成员被调整出局。

  管理团队大洗牌 澳洲高管出局
  11月,在亚洲钢铁长期任职的前总裁比尔·麦肯锡辞职,本周他所带团队的其它成员相继被辞退。据了解,此次共约6名高管离职,原来的管理团体基本不复存在。为继续推进项目建设,该公司已聘请建筑巨头Forge集团入驻监管其价值30亿澳元的伊斯坦鑫山(ExtensionHill)磁铁矿项目的设计研究,Forge员工基本替代了原项目组的大部分职能。
  2011年底重庆钢铁正式拿下澳大利亚西澳的伊斯坦鑫山矿地,宣布开建一座巨大的磁铁矿项目,所产矿石将全部远渡重洋运往重钢,保证原材料供应。重钢可按持股比重,销售和购买亚洲钢铁所有项目产出的矿产资源。澳华财经在线掌握的资料显示,亚洲钢铁股东全部为中国投资人,中国国有企业重庆钢铁集团为其最大控股股东(60%),其余私人股东多为原材料交易商及资源投资人。
  重庆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中国一家有着百年历史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现有子公司23家,其中全资14家、控股9家,核心子公司钢铁股份公司分别在香港联交所和上海证交所上市。2011年末,重钢集团在岗职工2.1万余人,资产总额632亿元人民币,是重庆市属最大国有工业企业。

  融资或遇困境?
  有消息称,亚洲钢铁主要贷款方中国进出口银行(China Exim Bank)相关审计人员预计将于近期前往珀斯进行访问。据《西澳人》报,该行此前已向其提供了2000万澳元以上贷款。亚洲钢铁的中国控股股东重庆钢铁股份公司(CIS)按计划须在2月前向项目注资2.4亿美元,市场猜测,其控股母公司可能在完成注资承诺方面可能面临困难。
  CIS去年10月在港交所发布的一份声明显示,前半年预计损失额达2.55亿元,其中国国有控股母公司重钢集团曾两次表明,已使用CIS部分股权进行银行贷款抵押。
  另外,亚洲钢铁的港口位置也面临威胁,一份关于港口预留地的谅解备忘录(MOU)已于12月过期,该地块本来计划用于建设脱水设施及仓库。港口官员拒绝对此置评,但有消息称,MOU可能已延期至2-3月,此后亚洲钢铁或需交纳租金。

  战略规划趋于谨慎
  伊斯坦鑫山铁矿勘测资源量16.68亿吨,远期资源储量超50亿吨,可以开采上百年。原矿平均品位为39.4%,通过选矿后的铁精矿品位可达68.5%。按照澳洲联邦及州环评审批结果,目前亚洲钢铁可露天开采10亿吨矿石,年产1000万吨磁铁矿。
  该项目一期工程计划原本在2013年底基本建成,2014年出矿投产,目前进展晚于预期。亚洲钢铁去年8月表示,受中国政府领导层调整影响,2012-13年项目开发时间延迟,但各股东重申对项目的支持并愿意推进融资进程,与中国开发银行的债务融资也获得较大进展。
  伊斯坦鑫山铁矿位于西澳洲中西部,地理环境非常偏僻,人口稀少,该矿巨大的基础设施投资和高昂的劳工成本对重钢来说,亦是一个不小的挑战。鉴于中企在澳洲开矿出现的种种问题,亚洲钢铁表示将吸取教训,谨慎安排融资及项目建设计划,结合金融、大宗商品及建筑市场的变化,制定最佳开发战略。
  近年来中企在澳开矿面临的问题开始引起关注。同样在西澳投资铁矿的中信泰富中澳项目投产时间较原定时间晚近4年。自开建以来,中信泰富SinoIron铁矿项目的开发受到一系列因素的限制,开发预算已从最初的65亿澳元快速膨胀至80亿澳元。中国承包商中国冶金公司无在澳施工经验也被视为短板之一。
  然而该项目最终排除万难,于12月向中国发出首船铁精矿,澳大利亚贸易与投资部长罗伯在随后发布的贺词中将该项目成功投产描述为外商在澳大利亚投资史上的一个重要篇章。
  澳华财经在线首席财经评论员David Niu称,相对于澳洲本土资源公司来说,伊斯坦鑫山铁矿及中澳项目这样的开发计划有着强劲的资金支持,及广阔的市场前景,同时也受到澳洲当地政府的支持。但能否实现本土化及项目成本控制,就设备及劳动力成本、汇率变动、对冲策略等方面做出完备考虑将是中国投资人必须面临的问题。亚洲钢铁显然已意识到面临的种种挑战,能否成功化解投资风险,避免重蹈中信泰富覆辙,仍需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