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1、扫描上面二维码,2、下载安装亚太日报APP

首页 » 财经 » 正文

亚太财经观察 | 中国需要新结构性减税和降成本方案

2017-12-06 11:23: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 周天勇

中国当前紧迫需要出台和推进供给侧减税降负政策和改革,以稳住经济增长速度。

实事求是地讲,由于中国实行的是间接税制,加上财政供养规模较大,企业税费率比较高,再加上融资、交通、能源和土地等成本较高,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和中小微企业利润微薄,度日艰难。中国实体经济横向上又受到房地产、金融业和其他虚拟经济高利润的挤压,国际上还受到美国减税和其他降低成本举措的竞争,在华跨国公司利益也受到美国提高海外利润征税率的威胁。如不认真应对,中国国民经济则可能会发生内资外流、外资减少、产业转移、人民币贬值、股市波动等一系列的不良反应。

因此,对于特朗普政府的这次减税行动,中国不能无动于衷,一是应当有中国自己的新结构性减税减费方案,使企业能够真正感受到减税清费降社保的应对性政策出台:

(1)减税方面,普遍调低制造业增值税5个百分点,企业按不同工资和社保成本占总成本越高实施越多的累进增值税抵扣政策,中小企业所得税按利润减半额并以20%税率征收,小规模纳税人税收起征点提高到月营业额5万元,科技创业中小企业研发人员工资增值部分增值税抵扣;先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额月5000元,降低个人所得税最高档税率至30%,尽快按照家庭收入、人口数量和抚养比等因素制定和实施综合家庭所得税征收。

(2)清费方面,紧急停止政府部门和行政事业性机构向企业的各种办公、年检、评审等收费的全部法令;清理和废除政府各部门颁布和收取的各种名义的各类公益和发展基金;废除收支两条线体制,公务机构和人员全部改由财政预算拨款,事业单位资产、人员企业化和市场化改革,从财政支出科目中剔除。

(3)社保和其他有关福利和会费方面,社保“五险一金”占工资的比例从目前的43%左右降低到30%,建立国有资产和利润向社保基金划转的常态化体制;向企业征收的残疾人基金改由政府财政拨款负责注入。

二是深化和加快金融、能源、交通和土地等方面降低成本的体制改革。

(1)资金土地要素降成本方面,严厉打击地下钱庄、乱集资,特别是现金贷和校园贷等,开正路、关斜道,切实放开地区性中小银行的设立和发展,改变目前信贷资金要么高度集中、要么黑市猖獗的格局,从根本上降低企业的借贷融资成本;土地要素方面,国有和集体所有土地同地、同权和同价,大力度缩小征收范围,征收按照市价由政府出资,废除行政寡头垄断的土地招拍挂市场,建立统一的城乡土地供给竞争性的市场,以降低企业房地要素的购买租用价格。

(2)能源交通降成本方面,加快电网改革,取消不同上网电力的交叉补贴,电力生产与电力需求直接见面销售,电网只收取过网费;支持传统煤炭等能源清洁应用的技术研发、转化和产业化,煤改气要考虑中国能源存量结构和制造业承受能力;大力度减少和禁止公路不合理收费罚款,交警和运管运政等全部由财政拨款供养,运管运政无权罚款,交警罚款全部进入中央财政,与地方财政无关;强制推广智能交通技术和系统,大幅度减少交警、辅警、运管、运政和收费站及其人员,降低设施和人工成本;免费公路需不得低于一定的比例,还本付息和经营到期的高速立即无条件免费通行;对垄断行业的成本、利润、价格,以及投资、建设、工程质量、成本、利润和价格,进行第三方委托审计,各级人大重点审议,鼓励社会监督,并进行社会听证。

通过这些切实的改革,将企业的成本真正降低下来。在国际减税和降低成本的竞争中,中国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作者简介:

作者周天勇为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院长

(来源:伍戈经济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