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时尚频道 » 正文

《生酮实例》:为什么全脂饮食应该出现在菜单上?

2021-01-18 13:00: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调查记者加里·陶布斯(Gary Taubes)以其对“少吃多动”饮食正统观念的研究和拆解而闻名,但他的最新著作相当私人化。《生酮实例:低碳水高脂肪饮食的真相》(The Case for Keto: The Truth About Low-Carb, High-Fat Eating)针对的是“我们这些容易发胖的人”。陶布斯也将自己定位在这个群体中,“尽管近十年来,我一直沉迷于运动”而且饮食习惯“低脂,以‘健康’素食为主”。“我尽量不吃牛油果或者花生酱,因为它们的脂肪含量很高。而且我认为红肉,尤其是牛排和培根,是来自过早被屠杀的动物。我只吃鸡蛋清。”然而,他仍旧超重。

陶布斯开始减肥时,他意识到“一刀切”的饮食建议是失败的,原因之一是每个人新陈代谢不同。有些人可以吃大量碳水化合物和糖分而逍遥自在,另一些人则不能。

那些自称“新陈代谢迟缓”的人,往往被认为是在为自己的低标准和放纵找蹩脚的借口。陶布斯说,这种惩罚性的观点——胖子只要少吃点东西,勤加锻炼,就能轻松成为瘦子——是错误的。它相当于哲学家弗朗西斯·培根所说的“一厢情愿的科学”,基于“幻想、意见和反对反面证据”。

更有可能的是,那些永远在为减肥而战的人有“脂肪过度堆积的新陈代谢障碍”,他们在应该燃烧脂肪以获得能量的时候却储存了脂肪。他们“抵抗胰岛素”,意味着他们的胰岛素水平在一天中保持较高的时间比理应的时间要长。这些人倾向于储存脂肪,特别是腰部以上的脂肪,而不是消耗它。陶布斯说,对这些人来说,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生酮。“瘦人和我们不一样。他们吃碳水化合物也不会发胖,他们甚至一想到碳水化合物就不饿了,他们可以选择是否与碳水化合物共存,可我们不可以。”

《生酮实例》

生酮不是短期的饮食“修复”,而是一种终身的饮食方式。它让人处于一种新陈代谢状态——酮症——中,这时人体不再通过糖来获取能量,而是开始分解储存的脂肪。肝脏将这些脂肪转化为被称为酮的分子,并将其用于获取能量。陶布斯很有说服力地提出,新陈代谢障碍且容易出现脂肪过度堆积的人,必须接受这种方法,哪怕这意味着抛弃所有碳水化合物食物。“就是这么简单。就像戒烟的烟民和戒酒的酒鬼一样,修复病情需要终生的限制,”因为他们必须“从饮食中去除导致身体脂肪过多的原因”。

碳水化合物会使人发胖,甚至给一些人带来危险,这种观点并不新鲜。1825年,法国美食家布里亚特-萨瓦林(Brillat-Savarin)花了30年时间与自己的体重作斗争,并称赘肉是他“不容置疑的敌人”,他指出,在他与“同样受到肥胖威胁或折磨的同伴”进行的500多次谈话中,他们渴望的食物是面包、淀粉和布丁。对那些急于减肥,但又不愿意放弃碳水化合物的人,他并不同情:“那就吃这些食物,变胖,一直胖下去吧!”陶布斯的说法比较官方,但他传达的基本信息大致是一样的。

认为限制碳水化合物对某些人来说至关重要,这个概念本身目前还存在争议。英国政府的健康饮食指导仍然告诉我们要以淀粉类食物为基础,而在一些传统的公共卫生圈子,剔除碳水化合物的饮食被认为会有潜在的危险。

坚信低脂饮食的信徒们会对脱脂牛奶啧啧称奇,但陶布斯指出,那些抛弃碳水化合物的人需要吃更多脂肪,尤其是“传统脂肪”,包括冷榨橄榄油、椰子油,以及所有动物脂肪,同时摒弃现代脂肪,如工业提炼的“植物”油和人造黄油。“比起吃那些人类饮食中比较新颖的食物、以比较新的方式加工的食物,吃那些人类已经吃了几千年、几十万年的食物,而且以最初的食用方式吃这些食物,风险可能更小,所以更加良性。”

陶布斯的建议,与过去60年公共卫生界的观点直接对立。越来越多医学家和营养专家的研究结果表明,饮食思维应该发生改变了,陶布斯也是其中之一。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