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时尚频道 » 正文

观影|《南极之恋》赵又廷杨子姗在世界尽头呼唤爱

2018-02-08 17:04: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记者 朱璐瑶

2018年2月2日,人类史上首部在南极取景拍摄的《南极之恋》如约而至。

《南极之恋》由吴有音执导,赵又廷、杨子姗主演,讲述了婚庆公司老板吴富春(赵又廷 饰)和高空物理学家荆如意(杨子姗 饰)在去南极的专机上相遇,并因为一场坠机事故开启了一段奇妙缘分。影片围绕两个毫无共同语言的男女在南极腹地无人区的75天求生之旅展开。

南极,一个神秘而梦幻的地方,有活泼可爱的企鹅,有绚丽多姿的极光,同时,这也是一个险象环生,一不小心就会失去性命的魔鬼地区。在这里,你没办法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前一秒还可以和企鹅开开玩笑,模仿它们笨拙的走路姿势,下一秒也许就只能仓皇而逃。吴富春和荆如意也没想到,这一次冒险的直播旅行带来的是命运的改变。

首先赵又廷饰演的吴富春,可以说是更上一层楼的优秀,再一次实力展现“整容般的演技”,让我们看到了从唯利是图的土豪到与死神殊死搏斗的心中充满爱与善意的男人的转变。影片中绝大部分都是吴富春一个人行走在广袤无垠的茫茫雪海中寻找生存的希望,在这陌生又充满挑战的过程中,他先后遭遇了冰裂缝、雪盲、冰海,死亡从来没有停止威胁,赵又廷则完美诠释出角色面对恶劣环境时应该有的恐惧、害怕、坚定以及有时几近崩溃的嘶吼。尤其是他在第一次掉进冰裂缝里,几乎快要放弃的时候,因为偶然看到一瞬间的光,让他再次萌生生的希望,于是拼尽全力沿着一条狭窄的小道向出口爬去,好像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我们,他就是吴富春,现在的他十分危险。他的身体卡在缝隙里,他被坍塌的雪再次压在雪堆里,他因为没日没夜地直面太阳而通红的眼睛,他用力追逐生的希望,却遭遇了如此玩笑般的命运,面对险恶的环境,他的眼神里时不时流露出对独自守在那个小屋里的女人的牵挂和担忧,“如果我死了,她怎么办?”正是因为有了“回家”的信仰,他可以一次又一次奇迹般地回到那个出发的地方,而那里,有一个女人,也在焦急而渴望地等着他回家。

杨子姗,这个很会演戏的精灵,已经为我们奉献了很多精彩角色,比如她的成名作《致青春》,郑微这个非常坚定,非常固执的角色并不好演,一不小心用力过猛就会让人觉得很作,但是她做到了,后来的《重返二十岁》,她饰演一个身体二十岁但灵魂七十岁的人物,年轻又厚重,这种矛盾的角色被她诠释得惟妙惟肖。但这一次的状况,与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不太一样。从表演空间看,因为一开始飞机的坠落,她虽然保全了性命,无奈腿腿被压断,失去了行动力,因此几乎是所有她的画面里,我们只能看到她躺在或者坐在那个破破的小床上,没有行动自由,也失去了肢体表演的发挥,因而,眼神、表情、台词,成了她可以传递情绪的所有通路。

印象最深的是荆如意在遭遇了飞机失事后,腿被压在了飞机残骸底下,当时整个飞机正在一点点下沉,她想要把她的腿拔出来而不得的时候,她望着趴在机舱门口犹豫着要不要救她的吴富春,没有大喊大叫,没有声嘶力竭,但那含着热泪的眼睛里,装着的是活下去的坚定欲望、对死亡的恐惧和害怕,还有一些其他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让人看了很心疼,眼光一下子聚焦在她身上,再也移不开。导演吴有音在之前的采访中说过,杨子姗的表演,是“极度的不容易”。因为常规表演所可以借力的所有元素都被他拿掉了,南极不可能有太多的道具,可以说连道具都没有。但是杨子姗拖着半个不能动的身体,只靠肢体和言语演出了荆如意从坚定的生到坚定的死的内心,丝毫没有表演痕迹和戏。除了这些肢体和眼神上的动作,杨子姗的台词功力更是给了我很多惊喜,尤其是在小木屋里的燃料快要用尽的时候,怀着必死的决心的她和赵又廷坐在海边,面对着大海,她突然开口对那个她深爱的男人说:“我给你念一首诗吧。“当我安息时,我愿你活着,愿你的耳朵继续将风儿倾听,闻着我们共同爱过的大海的芬芳。”一句又一句诗歌就这么慢慢从她的嘴里流露出来,深情又脉脉,不止是赵又廷饰演的男主,就连观影的我们,都会被那一份舍弃自我成全爱人的善良和深情打动。

然而,除去两位主演的精湛演技,电影中的逻辑问题也是十分明显的。比如,完全没办法沟通的两个人,只是在小木屋里共同待了三天,怎么就突然成为了彼此的精神支柱,那个爱财如命的吴富春在掉进冰裂缝以后竟是因为想要回去照顾荆如意才重新萌发的生的意念。两个人的爱情实在来得有点突然,但好在后面还算循序渐进,因而观众也就默默接受了。但事实上,影片的灾难属性大于爱情属性,如果说灾难是为了营造爱情的萌发,那只能说,他们爱情的种子还欠火候。以及最后赵又廷找到考察队队员来救助如意时,面对着近在咫尺的小屋,却突然爆发一场雪崩,明显是为了营造悲剧气氛而为之,看起来是有些过于刻意了。还有,荆如意扮演的角色虽然是个物理学家,但是经常满嘴天文地理,实在过于书面化,听起来不仅晦涩难懂,更是觉得有些无趣,想要直接跳过。不是说不能有这种科学的普及,只是太多了,仿佛吴富春能让荆如意开口说话的唯一方法就是提问天上那些事。

但是,除却这些,电影最后还是能在给人带来力量的同时夹杂温暖和感动,尤其是赵又廷面对着雪崩袭击木屋那一刻发自肺腑的一句呐喊“我要回家”,满脸通红,眼神里的绝望与幻灭,让人禁不住眼泪直流。

《南极之恋》想要打造现实主义的灾难爱情,但却让人看到了理想中刻骨铭心的爱情,在这寒冬里给人带来一丝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