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历史并未终结,终结的只是美国神话

2021-01-14 14:03:06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1月6日,美国围绕国会两院对总统选举结果的认定,上演了一出“一月惊奇”。在特朗普的煽动下,大批支持者从美国各地聚集到首都华盛顿,向正在进行的国会联席会议施压。示威很快转向暴力,大批示威者强行闯入国会大厦,到处打砸破坏,占领议员们的座位,迫使会议中断,大声叫嚣“民主党偷走了属于特朗普的胜利”。

此次暴乱造成4名抗议者和1名国会警察死亡,成为美国国会大厦自1812年英军攻陷华盛顿以来遭受的最大破坏。世界最大民主国家的民主地标被攻陷,国际社会惊骇不已,美国国内同样一片谴责之声。只是不知道,曾经将香港暴徒的极端暴力行为形容为“美丽风景线”的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面对自己办公室被暴徒占领这样的“风景线”,心中涌动的是欣慰还是苦涩。但无论如何,此次暴乱都让美国制度的诸多弊端再一次暴露在世人面前。

这是美国在任总统因一己之私对国家制度的严重破坏

纵观一年来特朗普的竞选连任之路,充满着各种算计、自私自利和不顾一切的疯狂举动。尽管美国的新冠肺炎疫情日益严重,但特朗普顽固坚持以选举为中心,以政治压制科学,将个人利益凌驾于国家和人民利益之上。大选前,特朗普不愿承诺“败选后和平交权”。大选结束后,特朗普不承认败选,并坚持在多州上诉,甚至电话施压佐治亚州务卿帮助其“找票”。

即使各州选举人投票确定拜登当选,特朗普仍对国会认证这样纯属程序性的环节寄予幻想,一方面公开呼吁副总统彭斯推翻选举结果,另一方面通过社交媒体动员自己的支持者1月6日来华盛顿特区,“抢回被偷窃的大选”。作为一位拥有数千万粉丝的在任总统,特朗普的一举一动都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和号召力。仅两天时间,就有超10万示威者云集华盛顿,高呼“拯救美国””“为特朗普而战”。

在任总统这种既当家又闹事的做法,不仅公然践踏了美国的选举制度,严重破坏了美国的民主法治,而且进一步推高了美国的社会对立和社会分裂,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制度基础。可以说,经此一劫,美国礼崩乐坏、是非颠倒的局面将进一步加剧。

这是美国各种社会矛盾和社会对立的集中显现

美国的制度性危机已酝酿数十年,只是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使其集中显现。两党恶斗、政治极化、贫富分化、种族矛盾、警察暴力、枪支泛滥、移民人权等等痼疾可谓积重难返。在众多的社会矛盾当中,最突出的当属传统白人与各少数族群之间的种族矛盾,以及收入两极分化而造成的阶级矛盾。

在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当中,最大的群体当属近年来在经济全球化和经济社会发展中利益受损的传统白人群体。有数据显示,40多年来,美国超过半数的人口生活水平停滞不前甚至下降。随着中西部铁锈地带整体性衰落,这里的人们日渐陷入困顿和边缘化,年轻人大量流向东西海岸,而留下的中老年传统白人成为狂热的“川粉”。此外,随着新老移民的不断增加,作为美国建国以来的主体民族,传统白人群体的空间日益遭到侵占,利益也日益受到侵害。他们信奉白人至上,受够了以多元文化、种族平等、尊重少数群体为核心的“政治正确”。

正是因为这些白人群体内心深深的不满,四年前,在民粹政治的裹挟下,高举“反对政治正确”和“美国优先”大旗的特朗普以5960万张普选票意外当选。四年后,特朗普虽然落后拜登,但却获得了7400万张普选票。这些支持者相信特朗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关键时刻愿意挺身而出“为王请命”。可以说,他们要表达的不仅是对特朗普的无条件支持,也在宣泄对拜登所代表的政治精英的不满,更代表了对美国深层次矛盾的不满和绝望。

这是美式民主模式光环褪去的重要标志

“民主”起源于古希腊雅典城邦,当时能够享有民主待遇的公民仅为占总人口的少部分。近代以来,民主制度虽然在西方广为传播,但因为每个国家的历史渊源和政治现实的不同,民主制度的发展始终没有统一的模式。建国之初的美国,依然存在着广泛的奴隶制度。包括黑奴的解放、妇女获得投票权等多项公民权利的获得,均经历了一个漫长而曲折的斗争。

随着二战后美国的崛起及世界霸权的确立,美国开始不遗余力地将自身制度向世界范围内推广。这一方面是以经济实力基础上的民主自负,也夹杂着作为新教国家所特有的浓郁传教情结,同时更有意识形态背后的国家利益算计。只是,这种以美军、美元为后盾向外输出和嫁接的美式民主人权制度,未能给有关国家带来福祉,而是带来了数不清的社会动荡和生灵涂炭。

一年来新冠疫情的失控,尤其是此次国会的暴乱,充分暴露了美国社会的各种顽瘴痼疾,也说明美国的民主制度,仅仅是其自身的局部性、阶段性探索而已,还远谈不上成功,更非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金科玉律”。只是,即将上台执政的拜登,面对一个社会高度分裂的美国以及共和党的掣肘,同样难有作为。不可否认,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美国依然会是硬实力最强的国家,尤其是它的军事实力无人能及。但这样一个政治恶斗、社会撕裂、道义沦丧的强国,远非世界之福。

1989年,福山提出自由民主政体已成为“人类意识形态演化的终点”和“人类政体的最后形式”。多年来,美国也当真以为自己的民主制度已经成为了历史演进的终点。但近年来,随着西方资本主义的整体性衰落,尤其是新冠疫情防控的失败以及本次国会暴乱的发生,已经让世人清晰看到,历史远未终结,而真正终结的是美式民主制度,以及这一制度长期以来所具有的神话和光环。

(来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