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美伊重返伊核协议并不容易

2021-02-07 13:56:15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近日,美国和伊朗之间关于是否重返伊朗核协议相互试探。伊朗外长扎里夫在接受CNN采访时提议伊朗和美国“同步”采取重返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所需的行动。而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却冷淡回应称为时尚早。就目前拜登政府的人员来看,大多认为其似乎是奥巴马政府3.0版本,因而继承奥巴马政府时期的重要外交遗产——伊朗核协议也是顺理成章。不过毕竟时过境迁,美伊想回到从前并不容易。

时过境迁使得回归有点艰难

 奥巴马政府期间,美国极力推动达成了伊朗核协议。2015年7月,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并且该协议得到了安理会的确认。根据协议,伊朗承诺限制其核计划,国际社会解除对伊制裁,国际原子能机构负责督查伊朗履行协议情况。不过特朗普政府执政之后,多次表态对伊朗核协议不满,更是在2018年5月单方面宣布美国退出伊核协议。这一行为也遭到伊朗的报复,伊朗认为美国违约在先,随后也开始中止履行伊朗核协议。

目前来看,此前伊朗核协议原本就比较脆弱。一方面,美国国内对此存在分歧,政党分歧使得签署具有较高法律效力的伊朗核协议在美国国会很难通过,导致奥巴马政府只是以行政命令的方式执行这一协议,这也意味着美国毁约的国内成本相对较低。另一方面,虽然世界主要大国特别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都参与了该协议,但是对于违约的惩罚能力较弱,且中东地区其他国家并未参与,沙特和以色列对此虎视眈眈,世界大国和地区大国之间的矛盾制约了伊朗核协议的实施。

如今,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已经两年多,伊朗也趁机增强了自身的核力量,加之新冠疫情给国际社会带来了巨大冲击,可谓是时过境迁,想要美伊双方重新回归伊朗核协议并不容易。毕竟任何国际协议的达成都与相关各方所处的时空密切相关,双方的议价空间也会有所波动。从目前双方的试探来看,显然彼此的要价都很难为对方所接受。

美伊双方都需要妥协

美国和伊朗近来就重返伊核协议互开条件,但显然双方的合理议价空间尚未出现。在谁先做出让步方面,目前难度不小。对于美伊这样长期处于紧张关系的老对手而言,彼此之间的信任水平极低。以往美伊之间的短暂和解大多陷入“一报还一报”的困境,其中谁先做出让步至关重要。伊朗希望美国率先做出让步,毕竟是美国毁约在先,存在过错,因而要求美国取消对伊朗的制裁,以此显示重返伊朗核协议的诚意。而对于美国而言,鉴于美伊之间巨大的实力差距,美国即便违约在先,但也很难低下骄傲的头颅。美国希望伊朗首先对自身的核能力进行限制。由此可见,美伊双方在谁先做出让步方面存在某种程度的零和博弈。

不过美伊双方都有存在和解的需求。对于美国而言,拜登政府初期显然会优先处理国内议题,主要是应对疫情和恢复经济。但在对外政策方面,拜登政府也会尽力寻求低成本的方式来维护美国的国际领导地位。如果听任伊朗核能力的发展,势必会使得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下降,进而影响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对于伊朗而言,经济制裁和疫情冲击,使得伊朗经济困难,社会矛盾增加。如果能够争取美国对伊朗制裁的解除或部分解除,对于伊朗的经济也很有帮助。

不过谈判毕竟需要经历复杂的讨价还价,美伊之间都需要妥协才能达成合理的议价空间。对于双方目前的处境而言,就看谁更加急迫,谁才有可能做出妥协,进而才能打破目前的僵局。

拜登政府可能“稳”而不“决”

尽管拜登政府在竞选期间多次表态希望伊朗核协议能够得到执行,不过也从未明确宣布一旦执政,将很快重新加入伊朗核协议。伊朗核问题并非其优先议题,且考虑该问题在国内外面临多方压力。

面对没有了伊朗核协议束缚之后伊朗核能力的日益增强,拜登政府也不无焦虑,因而稳住伊朗,中止伊朗核能力的发展进程成为拜登政府的考虑。为此,美国会对伊朗释放出一些和解的信号或姿态,如美军先前部署在中东的“尼米兹”号航空母舰打击群已经离开海湾,部署到印太司令部。从拜登政府任命的官员在国会听证会的表态来看,无论是国务卿布林肯还是情报总监海恩斯都表示美国不会无条件重返伊朗核协议,但也并未完全否认。美国更多是希望以自己细微的让步换取伊朗更大的让步,争取伊朗核问题解决的时间。

显然,面对焦头烂额的国内议题、有所恶化的大国关系,美国想要解决伊朗核问题并不容易。“以拖待变”不过是美国的权宜之计,最终只会导致伊朗核问题的悬而未决。相对于特朗普政府的单边主义而言,拜登政府在对外政策方面会重拾多边主义。在伊朗核问题上,美国会尽力争取欧洲和中东地区盟国的支持。复杂的国际问题从来就没有简单的办法,缺乏信任和必要的妥协,恐怕更会使得伊朗核问题遥遥无解。

(来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