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1、扫描上面二维码,2、下载安装亚太日报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加泰罗尼亚暂缓独立得罪自己人 西班牙机会来了?

2017-10-12 10:40: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尽管一周以前的公投结果显示九成选民支持独立,但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却决定暂时不宣布独立了。

当地时间周二(10月10日)晚间,加泰罗尼亚地区领导人普伊格德蒙特在议会发言时表示:“10月1日全民公投的结果显示加泰罗尼亚已经获得了成为独立国家的权利,并获得了发声和被尊重的权利。”

但他随后补充说,虽然“人民的意愿”是要从西班牙独立,但他希望能够逐步缓和围绕这一问题产生的紧张局势。他签署了一份独立宣言,但提议“暂停实施以寻求谈判”,“不然不会有达成共识的解决方案”。这被外界视为争取时间之举。

然而目前来看,暂缓宣布独立的后果是,普伊格德蒙特不仅惹恼了力图维护西班牙统一的一方,也让支持加泰罗尼亚独立的选民失望至极。而在西班牙以外,欧盟和其他国家领导人也表示这是西班牙内政,纷纷与加泰罗尼亚撇清关系。

西班牙政府谈判可能甚微

部分分析人士认为,普伊格德蒙特的这番决定是为了继续“勒索”西班牙政府给予加泰罗尼亚地区更多优待。而另一部分人指出,普伊格德蒙特不过意在求和。

但《卫报》专栏作者特姆雷特(Giles Tremlett)指出,不论普伊格德蒙特究竟为何要争取谈判的时间,他都将紧张的局势延续到了不知何时才能结束的境地。普伊格德蒙特既没有具体说明与西班牙中央政府对话的方式、也没有提供行之有效的谈判时间表。更何况,西班牙首相拉霍伊早前已经明确拒绝会谈,除非普伊格德蒙特放弃独立声明。

拉霍伊周日对媒体表示:“独立不会发生,我们会采取法律赋予的一切手段”,并称不排除动用宪法第115条的可能。西班牙宪法第115条规定,如果一个自治区不履行宪法和其他法律所规定的义务,或者“严重有损西班牙的整体利益”,中央政府便可接管该地区。

CNN记者赫尔曼(Marc Herman)认为,西班牙政府与加泰罗尼亚重新谈判,并赋予该地区更多自主权的可能性极小。以往有关增加自主权的谈判破裂后,拉霍伊在西班牙其他地区的支持率便有所上升。另一方面,普伊格德蒙特已经当了一辈子分裂主义者。因此,双方坐下来商讨加泰罗尼亚自治权限并达成共识的可能不大。

而另一个更为宽泛但似乎很有必要的谈判角度是直接修改西班牙宪法,让它成为货真价实的联邦制国家。但显然,大多数西班牙人宁愿和加泰罗尼亚人达成协议,也不愿意把几十年来的政治成果再度置于风险之中。

无论谈判进展如何,赫尔曼表示,西班牙宪法在该国最重要地区之一遭遇的滑铁卢意味着这个国家已经出现了裂痕。

加泰罗尼亚内部矛盾重重

虽然公投结果符合普伊格德蒙特的心意,但他同样不能忽视反对独立的加泰罗尼亚选民、以及该地区从公投到真正独立建国的巨大挑战。

首先,尽管独立公投结果显示近90%的加泰罗尼亚选民支持独立,但有数据显示,加泰罗尼亚共有540万选民,实际投票的人却只有230万,投票率仅为43%。虽然该数据未得到公证,但确实属于合理范围。《卫报》指出,在之前的民调中,有39%的加泰罗尼亚人支持独立。

上周,这些没有站出来投票支持独立的“沉默的大多数”也终于走上了街头。10月8日,35万民众在巴塞罗那举行大规模游行,反对加泰罗尼亚脱离西班牙;同日,西班牙首都马德里等其他近50个城市也举行了类似的游行。

而对于支持独立的选民来说,普伊格德蒙特暂缓宣布独立的决定也令他们大失所望。此外,普伊格德蒙特还没来得及向他们解释那些不可避免的与独立建国有关的牺牲。例如,目前已经有多家大公司和银行表态称要离开加泰罗尼亚地区。而一旦真正脱离西班牙,加泰罗尼亚或许还要面临漫长的重新加入欧盟的谈判。

周二,没有听到宣布独立的消息的加泰罗尼亚选民表情前后的变化。图片来源:东方IC

周二,没有听到宣布独立的消息的加泰罗尼亚选民表情前后的变化。图片来源:东方IC

其次,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前任主席马斯(Artus Mas)上周已经警告称,加泰罗尼亚仍未准备好成为独立国家。该地区没有独立的税收、司法、金融及关税制度。而这也被认为是普伊格德蒙特极力争取时间的原因之一。

《卫报》文章还提到,斯洛文尼亚1991年从南斯拉夫独立的过程被西班牙分裂主义者视为典范。不过,专栏作者特姆雷特警告称,斯洛文尼亚的独立获得总人口88%的支持,同时还爆发了为期10天的战争,夺走75人的生命。

CNN记者赫尔曼指出,加泰罗尼亚分裂主义者必须面对现实——令人印象深刻的公投胜利不会对未来的国家建设起到任何实质性作用。

外部无支持 主动权交替

令普伊格德蒙特失望的是,他呼吁欧盟干预的行为不仅越过了西班牙首相拉霍伊的底线,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在加泰罗尼亚举行公投的第二天,欧盟委员会就称其“不合法”。尽管普伊格德蒙特暗示过情况会有所转变,但他并未指明谁会向加泰罗尼亚伸出援助之手。

而在普伊格德蒙特暂缓宣布独立的表态后,主动权已经回到了西班牙首相拉霍伊的手中。

在赫尔曼看来,拉霍伊是一名战略被动的“诈唬型”政客。近十年来,拉霍伊只知道不断重复加泰罗尼亚独立是违宪的——最终酿成了今日的独立公投危机。

《卫报》文章则认为,对拉霍伊来说,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宣布加泰罗尼亚公投违宪,并向西班牙议会申请直接接管自治区政府;二是和过去一样,不采取任何行动,让分裂主义政府留守,直到当地经济出现问题以及国外支持独立的声音消散。

德国之声文章也指出,普伊格德蒙特已经释放了乐意谈判的信号,而西班牙政府不应该拒绝这个机会。西班牙人正热切期盼着他们的首相能站出来做些什么,而不只是用宪法作为借口。随着西班牙在欧盟地位的提升,拉霍伊政府也该表现出相应的危机处理能力。

然而对于部分分裂主义者来说,西班牙政府的过度干预反而是理想的短期目标。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声称自己是西班牙中央集权制度的受害者。

赫尔曼认为,普伊格德蒙特已经意识到,外界争论的焦点已经不再是加泰罗尼亚独立的权利。他已经意识到,西班牙中央政府的行为从许多国际或西班牙国内的角度来看,都会被解读成“镇压”的含义。而且他也明白,被镇压的人民可以在这些旁观者心里赢得自决的权利。

也就是说,西班牙警方对独立公投普通参与者的攻击使得分裂主义者占据了道德高地,将重点从全民投票是否合乎宪法转变为加泰罗尼亚人是否拥有最基本的言论自由和集会权。

不过,对于世界上其他地区来说,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的威胁体现在对成熟民主政体宪法的挑战。从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到德国总理默克尔,欧盟和各国领导人的表态完全一致——这是西班牙内政。

《卫报》专栏作者特姆雷特指出,除非欧盟强迫拉霍伊加入协商,否则普伊格德蒙特的讲话只不过是延续了目前加泰罗尼亚的僵局。

本周 ,拉霍伊还将对加泰罗尼亚独立危机进行表态。届时,他将有机会缓解——亦或加剧目前的紧张局势。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