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1、扫描上面二维码,2、下载安装亚太日报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仇恨犯罪连续两年攀升 美国大选“功”不可没

2017-11-15 16:01: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美国国内“仇恨犯罪”案件数量连续两年攀升,而这段时间恰好与美国大选选战时段重合。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11月13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2016年仇恨犯罪上报案例比2015年增加约4.6%,比2014年增加10%,出现“两年连增”,近六成罪案由种族歧视引发。

不少媒体认为,美国仇恨犯罪数量的增加与始于2015年初、时间跨度超过一年半的美国大选有关。据FBI记录,2015年仇恨犯罪共约5800起,而2016年增至6121起,其中6063起为“单一偏见”动机引起。

法新社在一篇题为《美国仇恨犯罪在2016大选激战中攀升》的报道中说,仇恨犯罪的数量在分裂的大选选战期间按季度稳步增加,2016年最后三个月达到1747起,占到当年总数的28.5%。

报道说,2016年的最后一个季度适逢特朗普赢得大选前后。在选战趋向白热化之际,为了巩固自己的选民基础,特朗普的言论极度偏向美国白人,而一些其他族群团体则大力支持其对手希拉里。

大选时,特朗普不断放出被视为蔑视非洲裔、拉美裔、女性和其他群体的言论。结果是,他在白人群体中获得的支持比希拉里高出21个百分点,而后者在黑人和拉美裔选民中获得的支持分别比特朗普高出80和36个百分点。

此外,特朗普还在新教徒和天主教徒选民中得到了更高的支持,而希拉里则在其他宗教团体中收获了坚定支持。

FBI的统计显示,在“单一偏见”案例中,有3489起犯罪源自“对人种、族裔、血统的偏见”,占比57.5%,其中约一半案例针对黑人,两成针对白人。

“宗教偏见”共1538起,占比约21%,其中超过半数针对犹太人,约两成针对穆斯林;因“性取向偏见”导致的仇恨犯罪案例共1076起,占比17.7%,其中三分之二针对男同性恋。

2016年,各地执法机构共上报有307起针对穆斯林的仇恨犯罪,高于2015年的257起,比2014年则增加了一倍,再创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以来新高。

针对政治人物公开言行带来的社会效应,去年9月,美国加州大学圣贝纳迪诺分校“仇恨与极端主义研究中心”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政治措辞可能会在缓和或煽动仇恨犯罪的过程中扮演某种角色。

报告举例称,小布什总统曾在9·11事件后的演说中宣布“伊斯兰教是和平的”,“恐怖的面孔不是伊斯兰教的真正信仰”,在那之后,因9·11事件出现的仇恨犯罪数量立刻出现下滑。

而在特朗普在大选辩论和推特中一再表述“美国被外来难民和移民、墨西哥人和穆斯林所劫持”的说法后,仇恨犯罪数量在2015年又出现了上升。

报告的作者布莱恩·莱文(Brian Levin)对《大西洋月刊》说,“我认为政治措辞可能是造成仇恨犯罪的重大因素之一。”

在选战期间造成社会分化的言辞饱受批评后,特朗普在赢得大选的第二天(11月9日)表示,他不支持仇恨犯罪,并敦促他的支持者不要实施这样的行为。当时他在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60分钟》电视节目中说:“如果这么说有用的话,我要直接对着摄像机说:别再这么做了。”

尽管如此,来自美国南方贫困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的调研报告显示,在他当选总统后的10天内,美国还是出现了仇恨犯罪大爆发,至少发生了867起骚扰和恐吓事件,而究其源头正是特朗普赢得大选。其中,11月9日至11日这最初三天,分别报告有202起、166起和138起仇恨犯罪事件。

当时,有人甚至套用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竞选口号,在纽约州的一面墙上画出了“让美国再次变白”(Make America White Again)的白人至上主义涂鸦,画面中还有纳粹符号。

胜选总统一年以来,特朗普的言行仍然经常引发社会争议。英国《独立报》文章说,在8月份的夏洛茨维尔游行中,一名白人至上主义者驾车冲撞人群,造成一名妇女丧生,特朗普事后被批对暴力行为的反应模棱两可、不温不火。他最终指责了白人至上主义,但同时又对支持保留南方邦联纪念碑的人表示了同情。

特朗普希望人们“不要这样做”的期望没有成为现实。一年来,美国社会各群体间的分化和对立没有缓和,而在加剧。《华盛顿邮报》11月13日的一篇文章说,FBI的统计数字印证了过去一年源于“偏见”的仇恨事件在增加的事实,凸显出美国全国范围内的不安情绪。

文章说,多项研究显示美国国内针对穆斯林群体的歧视在增加;犹太人的学校和机构一再因遭受威胁而关闭;多座城市在想方设法应对白人至上主义团体的集会;而同性恋权利活动人士也在特朗普政府“对LGBTQ群体、女性和其他少数群体进行全面攻击”之际大声疾呼。

与此同时,南方贫困法律中心今年2月发布的年度统计报告显示,美国仇恨团体和极端组织数量也在上升,从2015年的892家增加到2016年的917家。

“看到仇恨犯罪连续第二年增多很让人忧心,”反诽谤联盟(Anti-Defamation League)首席执行官乔纳森·格林布拉特(Jonathan A. Greenblatt)11月13日在一份声明中说,“基于它们的特殊影响,仇恨犯罪需要获得高度关注。它们不只伤到一名受害者,也会威吓和孤立受害者所在的整个群体,并因此削弱我们社会关系的连结纽带。”

尽管FBI的报告显示了仇恨犯罪增加的趋势,但由于并非所有相关职能机构都上报了管辖范围内的仇恨犯罪案例,不少人指出,FBI的统计数字没有反映出更严重的真实情况。

FBI自1992年起每年发布《仇恨犯罪统计报告》,但官方承认这类统计并不完整,其数据完全依赖各地警方自主上报。今年的报告汇总了全美1.5万多个自愿参与仇恨犯罪统计的执法机构所报数据,其中只有1776家上报了其管辖范围内1起以上的仇恨犯罪案例,有88%的机构报告“辖区没有发生仇恨犯罪”。

新华社报道说,美国不同机构以不同方式统计得出的仇恨犯罪数据差别很大,美国司法部司法统计局汇总的“全美犯罪受害者调查”数据显示,从2004年至2015年,美国仇恨犯罪受害者平均每年多达25万人。

对此,包括反诽谤联盟在内的多个倡议团体表示,如果无法更全面地了解仇恨犯罪的广度,社会就无法有效应对这个问题。

格林布拉特对美联社说:“仇恨犯罪问题的加剧和公布的数据之间并没有很好地关联起来,而这是危险的。一些警局不向FBI报告数据释放出一种信号,显示他们认为这并不是一个重要的问题,而这可能会增加社区对警方处理仇恨犯罪的能力和准备工作的不信任感。”

在统计数据公布后,美国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在一份声明中说:“没有人应该因为他们是什么人,他们相信什么,他们如何做礼拜而担心遭受暴力攻击。”

今年早些时候,时任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B. Comey)也曾就针对犹太学校和社区中心的威胁事件表示,FBI需要“在追踪和报告仇恨犯罪方面做得更好,全面了解我们的社区都发生了什么,以及如何阻止这类行为”。

“仇恨犯罪不同于其他犯罪,它直接打击一个人身份认同的心脏地带,”后来被特朗普解职的他曾在5月时说,“它打击我们的自我认同感、我们的归属感,而最终的结果就是失去——失去信任,失去尊严,甚至失去生命。”

(来源: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