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1、扫描上面二维码,2、下载安装亚太日报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特朗普把中东“扔进火堆” 谁将成为赢家?

2017-12-08 09:58: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安晶

当美国总统特朗普12月6日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启动美驻以使馆迁往耶路撒冷的进程时,他点明了做出这个惊人决定的原因。

特朗普指出,在承认耶路撒冷问题上“前几任总统都在竞选时将其作为一个主要承诺,但都没有兑现”,“今天,我兑现了”。

兑现竞选承诺的特朗普立刻在美国的犹太人团体和福音派教会人士中受到了英雄般的歌颂。

共和党犹太人联盟在《纽约时报》上发布了一整版的广告对特朗普表示感谢,广告题目就是“特朗普总统:你承诺了,你兑现了”。

 图片来源:Twitter

图片来源:Twitter

属于福音派基督徒的CNN评论员斯图尔特(Alice Stewart)发文称,数百万福音派基督徒都在称颂特朗普的决定,“把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的竞选承诺,是福音派支持特朗普的主要原因”。

斯图尔特认为美国和以色列有共同的价值观、利益相同、是打击恐怖主义的亲密伙伴,“福音派知道,在地球上,没有一个国家比以色列更支持美国”。

拥有380万名成员的基督教犹太复国主义组织——美国基督徒支持以色列联盟的主席哈吉(John Hagee)称,基督教犹太复国主义人士“将永远不会忘记特朗普总统的勇敢举动,犹太教徒和基督徒将一直尊重、铭记特朗普总统”。

在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称赞特朗普的决定是“历史性里程碑”,耶路撒冷西城街头竖起了写着“从耶路撒冷到华盛顿,上帝保佑特朗普”的海报。

外界普遍认为,特朗普在耶路撒冷问题上的决定主要是为了保住国内的政治基础,巩固、加强来自保守派和福音派等团体的支持。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特朗普的目的达到了。

犹太人、美国“赌王”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是共和党最重要的金主之一,他在美国总统大选时就支持特朗普。而在《纽约时报》上打广告感谢特朗普的共和党犹太人联盟正是有阿德尔森做后台。

来自基督教犹太复国主义派的美国副总统彭斯也一直主张将美国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美国媒体称特朗普的此次决定离不开彭斯的大力游说。本月晚些时候,彭斯将访问以色列。

 12月6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发表讲话。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2月6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发表讲话。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但在美国外交政策顾问和分析人士眼中,特朗普的举动完全是为自己考虑,根本没有顾及美国的外交政策利益。

曾在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中担任美国中东问题谈判官员的米勒(Aaron David Miller)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特朗普的决定根本不能被称为外交政策。

米勒称,“如果你能从这件事里找出一个点,显示此决定与美国国家利益相关、获得的利益高于造成的负面影响,我都会认为没问题”,但是“我找不到一个”。

常年参与中东事务的一名参议院前顾问认为,中东目前有很多更重要的问题有待处理,而耶路撒冷之事会成为一个完全不必要的“注意力分散点”。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认为,就算特朗普想承认耶路撒冷的地位,也应该先得到来自以色列的承诺作为交换,比如停止在约旦河西岸兴建犹太人定居点。

弗里德曼称,特朗普为了保住自己的位子,在没有任何交换条件下白白地将巴以问题中“皇冠上的宝石”拱手相让,是“非常可悲的”。

但巴勒斯坦的一些官员认为,除了保住自己的总统位之外,特朗普此举还有一个目的:大大加深与以色列的关系,以联手对付共同的敌人——伊朗。

巴以问题曾经是中东地区的矛盾焦点,但随着局势变化,阿拉伯之春、“伊斯兰国”(ISIS)的崛起和在战场上失利,伊朗阵营与沙特阿拉伯阵营之间的矛盾成了中东地区冲突的主要源头之一。

在奥巴马担任总统期间,美国疏远了曾经的“小伙伴”以色列和沙特;对伊朗核协议一直持否定态度的特朗普上台后开始修复美国与沙特和以色列的关系,以建立一个海湾国家与以色列的同盟,共同打击伊朗。

 12月6日,加沙,巴勒斯坦民众抗议特朗普政府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2月6日,加沙,巴勒斯坦民众抗议特朗普政府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无论特朗普是出于怎样的考量,中东各国已预见到耶路撒冷之事将带来新一轮的暴力冲突。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指责美国把中东和世界“扔进一堆不知何时能熄灭的火堆中”。

2000年,时任以色列反对党利库德集团领袖沙龙不顾巴勒斯坦人反对,强行参观东耶路撒冷的伊斯兰圣地阿克萨清真寺,引发了第二次巴勒斯坦人民起义。那次起义持续到2005年,造成至少3000名巴勒斯坦人和1000名以色列人丧生。

从2015年10月开始,巴勒斯坦人用持刀刺杀、枪击和车辆撞击等方式杀死了48名以色列人;以色列军方在期间打死了255名巴勒斯坦人。

今年7月,以色列警方在阿克萨清真寺入口处安装金属探测门和摄像头,引发了巴勒斯坦人的强烈抗议,冲突造成至少10人死亡、上千人受伤。

在特朗普6日的讲话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和首席谈判代表埃拉卡特(Saeb Erakat)指出,美国已经没有资格作为和平进程谈判的调停人。

与此同时,哈马斯(伊斯兰抵抗运动组织)威胁要发动第三次巴勒斯坦人民起义,巴勒斯坦各派系也宣布举行三天的抗议游行。巴勒斯坦教育部已要求学校停课一天,呼吁老师和学生在约旦河西岸、加沙和耶路撒冷进行游行抗议。

周三晚,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美国领事馆外已经出现了抗议人群;在突尼斯,反对者指责特朗普的决定是向全体穆斯林“宣战”,呼吁在当地举行大规模游行。

在特朗普讲话前,美国已着手加强对中东地区美国外交机构的安保措施。周二晚,位于耶路撒冷的美国领事馆工作人员收到邮件称“事态会爆发,远离旧城,如果必须要去,增强安保”。

除了外交机构,美国驻中东地区的士兵也将面对更多反美情绪和安全威胁。并不支持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尚未发表讲话,但早在2013年他就表示:“作为指挥官,我每一天都因为美国被认为偏袒以色列而付出军事安全代价。”

美国兰德公司以色列政策研究员埃弗龙(Shira Efron)指出,除了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特朗普的决定将给美国在中东地区的盟友以及美国的中东政策造成冲击。

约旦和土耳其都是美国的盟友,但约旦有60%以上的人口是巴勒斯坦人,美国对耶路撒冷这座三教“圣城”的表态将引发约旦国内的骚乱。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此前已经表示,该国将考虑与以色列断交。

沙特国王萨勒曼也对特朗普的决定表示了不满。在此之前,沙特正与以色列秘密接触,想与以色列合作共同对付伊朗。而如今出现的耶路撒冷问题将打击两国的进一步合作。

埃弗龙表示,美国的决定将激化中东地区的集体反美情绪,除了造成各国动荡、变相助攻极端组织,还会阻碍盟友与美国的合作关系,破坏美国的中东政策。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特朗普已经要求国务院开始着手准备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但美国官员指出,这一过程需要数年才能完成。也就是说,在2021年1月特朗普第一任期结束前,搬迁都可能未完成。在这种情况下,搬迁使馆的决定更多为象征性意义。

居住在耶路撒冷的以色列记者戈伦伯格(Gershom Gorenberg)撰文称,现在耶路撒冷已经成为了一种象征,外界忽略了这里是有86.5万人居住的一座实实在在的城市。

戈伦伯格说住在西城的以色列人和其他城市的居民一样,上班会堵车、会操心孩子的未来;而住在东城的巴勒斯坦人也会担忧,巴勒斯坦建国之后,他们可能无法继续在以色列工作、领取之前缴纳的社保。

但现在,穆斯林国家会感觉有义务对以色列采取更强硬的措施,居住在耶路撒冷东城的巴勒斯坦人也会开始更激烈地抵制以色列。

戈伦伯格写道:“特朗普讲话的真正象征性意义是,他根本不在乎耶路撒冷这座实实在在的城市。”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