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亚太圆桌会|直播答题火了,王思聪周鸿祎真的想让你做百万富翁?

2018-01-11 17:26: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记者:杨思遥 周馨怡 曾新岚

2018年互联网的第一个风口来得猝不及防,电视综艺中“过气”许久的《幸运52》《开心辞典》摇身一变成了新晋网红“冲顶大会”和“干酪超人”。

“国民老公”王思聪和“红衣教主”周鸿祎都是直播竞答app背后的“始作俑者”。为了给自家产品造势,王思聪发了几条号召网友参与的微博还在朋友圈里说“我撒币,我快乐”,周鸿祎转发了小王的朋友圈截图并说“王思聪张一鸣周鸿祎奉佑生这几个人争相撒币,你们猜猜谁会一直撒币下去?”至此“撒币”已经成为砸钱做直播答题的专有名词。

1月3日,王思聪在生日当天发了一条微博,掀起直播答题的风潮

1月3日,王思聪在生日当天发了一条微博,掀起直播答题的风潮

昨天,映客直播和花椒直播等几家大直播平台纷纷对外散播自家答题直播已经拿到几亿的广告费将要加大力度“撒币”。摩拳擦掌的网友们是否真的能靠直播答题赚上一把?直播平台大“撒币”之后如何快回血?新瓶装旧酒的直播答题还能火多久?本期亚太圆桌会将带来解答。

专家介绍:

宋涛:亚太智库研究员,资深媒体人,军事评论员;

王超:亚太智库研究员,资深媒体人;

徐虹:亚太智库研究员,金融机构资深从业人员。

【平台豪掷千金,用户能赚钱吗?】

亚太日报:映客直播宣布将投入十亿元奖金,花椒直播则直接把筹码由一万加到了单场两百万;互联网大佬们争相“撒币”,用户真的能从直播答题中赚到钱吗?

宋涛:能,比如我有的同事昨天在“干酪超人”赚了50多元,微信朋友圈有人晒战绩打了西瓜视频的百万英雄赚了80多,有多有少吧,基本多在几十到几百元。偶尔有特别难的一场赢家能赚几万元。

《冲顶大会》与《干酪超人》获奖排行榜。来源:APP截图

《冲顶大会》与《干酪超人》获奖排行榜。来源:APP截图

但是指望靠这个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基本上……很难。不管哪一家平台,花钱的目的最后都是要换回流量和眼球的,所以,谁能给他们带来最大化的流量和眼球,谁就能得到这些“大户”们疯狂砸下的钱。钱会撒给最顶尖、最有人气的那一批账号,能抓住用户和平台眼球的用户才能一战成名,赚到最多的奖金。

王超:羊毛党可以在撒钱大战中获利,但最终补贴大战并不能长久,就像网约车大战之后,滴滴迅速提高了价格,如今很难有人能薅羊毛了。直播撒钱也不会例外。

【低门槛+有收益,新瓶装旧酒照样火一把】

亚太日报:现象级的智力竞赛节目《幸运52》《开心辞典》《三星智力快车》等如今都已停播,为什么直播app的形式却能让知识竞答“起死回生”?

《百万英雄》与《冲顶大会》直播答题画面。来源:APP截图。

《百万英雄》与《冲顶大会》直播答题画面。来源:APP截图。

徐虹:首先,直播答题的进入门槛更低,且一次答题不限参与者人数规模;其次,与录影棚中可排练、有指挥的电视节目相比,直播更具透明度。另外,用户人性中赌博的天性,以小搏大的心理,大多数普通人平淡富余的时间,都促成了大量用户的进入。

宋涛:一来跟新媒体平台的发展有关,二来跟新媒体给人们生活习惯带来的改变有关。

如今大家的注意力都被手机、平板电脑等等移动终端吸引去了,大家下班路上,无论在地铁还是公交里,手里都捧着各种移动终端,到了家以后呢?当然是继续啊。路上没看完的小说要看、路上没追完的剧得跟进、路上跟人约好了“晚上吃鸡”更不能失约,谁还有空去看电视?更何况智力竞赛节目搞了这么多年,大家早就审美疲劳了,网络时代,我们的注意力转得很快的!

《百万英雄》与《冲顶大会》直播答题画面。来源:APP截图。

《百万英雄》与《冲顶大会》直播答题画面。来源:APP截图。

此外,新媒体时代,大家的时间早就“碎片化”了,注意力也越来越碎片化,电视上的智力竞赛,一没有小鲜肉、二没有精美的画面和舞美、三没有烧脑的剧情,没兴趣。而且电视智力竞赛节目一搞就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看下来累,还没有参与感。App多好,看到别人不会自己会的,立马可以上去答一把,成绩还能在朋友圈里刷一刷成就,挣一点赞,完全符合互联网时代的分享精神和虚荣精神,啊不对,是自我价值的实现,所以才能让大家乐于参与啊。

【对净化直播行业的风气有好处】

亚太日报:你看好“映客”“花椒”这些平台争相烧钱“撒币”引流量吗?这一风口又将对直播行业产生什么影响?

王超:撒钱大战的背后,反映的现实是这些平台的流量难以获取,用户获得成本提高。撒钱的目的是为了获取更大利益,实际上,直播大战已经在2016年打响一次,两百多家直播app互相竞争,一大批已经死去。

各直播答题平台放题时间及奖金

各直播答题平台放题时间及奖金

直播的技术门槛并不高,云计算厂家有成熟的技术输出,直播大战集中在了营销和用户获取上。

对花椒和映客来说,两者都没有赚钱,也没有上市,直播风口已过,投资人也没有大把钱,所以这次的撒钱,营销有很大因素,也会迅速退散热度。

徐虹: 通过答题的奖金吸引用户下载App,这实现了低成本获取和沉淀用户,相当于建立了一个生态平台,对接下来的商业填入提供客户基础和各类数据积累,但关键是如何把直播答题这个产品做到不仅能吸引用户,而且能稳住用户。这样赚取广告费用之外,还可以对入场券收费,更别说为了答题胜出而付费获取的各种小工具。

1月9日,花椒《百万赢家》迎来史上第一个直播答题广告——美团专场答题,豪掷100万为用户发福利,共吸引400万人参与,这也成为直播答题领域第一个商业广告。

1月9日,花椒《百万赢家》迎来史上第一个直播答题广告——美团专场答题,豪掷100万为用户发福利,共吸引400万人参与,这也成为直播答题领域第一个商业广告。

我觉得这种直播的形式至少内容上转向积极正面,对净化直播行业的风气、规范行业内容也起到了一定良性引导作用。

宋涛:不看好争相花钱补贴引流的模式,参见尘埃落定的打车软件之争,以及方兴未艾的共享单车之争。恶性竞争挤垮对手之后,羊毛还是出自用户身上。

另外,知识竞答对于直播行业也许只是一个风口,风过了大家自然会去找下一个风口,但或许对于知识类的网站和App却是一个突破的机会,能把自己的运营形态做一个有益的拓展。

往期回顾:

亚太圆桌会 | 共享单车倒闭潮:10亿押金谁来还?

亚太圆桌会 | 当教育遇到资本,谁是制造畸形幼教市场的罪魁祸首?

亚太圆桌会 | 新规能否制止野蛮生长的现金贷?

(来源: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