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1、扫描上面二维码,2、下载安装亚太日报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我喜欢奢侈,这件事羞耻吗?

2017-09-12 14:40: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在媒体广告营造的粉红泡沫里成长起来的一代,应该都经历过一段蛊惑期:比弗利山庄的满柜子鞋、GossipGirl 里的橱窗女孩......它们都挖掘着你内心可耻的妒富心。

然后女孩们开始每天故意绕路去看一眼那个橱窗里长期放置的红色丝绒高跟鞋,开始在电商打折促销季前准备小半年。

“你的第一件奢侈品是什么?”我们和奢侈品电商平台魅力惠一块采访了一些朋友。

有些人是这样的:

别停!还有其他故事。

以下内容,不需摘下有色眼镜观看。

先来一波香奈儿/古驰...女孩

@Algaetree,38岁,时尚买手

@Algaetree,38岁,时尚买手

女儿刚会走的时候,带她到巴黎的CHANEL店里逛,店员是个和蔼的老太太,她一边笑着说“Hi,you are CHANEL girl”,一边把一朵漂亮的白色山茶花戴在女儿手上。她一路小心翼翼,满脸陶醉的看着这朵美丽的山茶花。现在女儿6岁了,我衣橱里所有的CHANEL她都认为是她的。

@bruce,24岁,记者

@bruce,24岁,记者

我的人生第一件奢侈品是一个Gucci,裸色的中号酒神包。用一笔奖金买的。

再好的文学、诗歌、爱情、约会,也不能代替一个奢侈品,它们所对应的需求洞壑是不同的。

我从好多年前就开始在电商网站、社交媒体上看包了,然后幻想着第一个包什么时候到来,而它又会是谁?买它之前,我攥着我那仅有的一小笔预算,前前后后在伦敦几大商场跑了好几次。刚买回来时我老摸它,摸它精工细作的五金铜扣,像摸着看不见的钱,我无法掩藏自己第一次被“奢贵”感包围的时候那种升上天的心情。

但我很少拎出去。我并不期待让周围的人看见这个长期的穷鬼一夜暴富的面容,这会比我拿个100块的包更加窘迫。就这样,啃家里的白饭多年的我第一次赚来的钱,全部买了一个包。后来,总有人问我,家里那么辛辛苦苦赚钱供你上学,你为什么没有给母亲买东西?这个诘问,这大概成了我人生中一件尴尬的伤疤。

@VAVA,22岁,Rapper

@VAVA,22岁,Rapper

我的第一件奢侈品是经典款的LV mini。三年前一个阴雨天,我做了一些音乐,赚了大概几万块钱,想买点东西犒劳自己。当时在上海市中心逛街,刚好路过LV的橱窗,看到经典款LV mini,喜欢得不行,立马进去跟店员说“我要这个!”

我认为它是对我人生价值的一个肯定。那么努力,就是要用奢侈品去回馈啊。

作为昂贵的礼物,奢侈品总是勾连一些重要的人生的片段,比如关于爱情......

@Kishi HC, 25岁,职业种菜

@Kishi HC, 25岁,职业种菜

23岁我才买了人生中第一支香水 CK ONE。过去的我不化妆,也不用香水,直到喜欢上一个人。

他是我一个上司,对人态度属于“不主动,不拒绝”,而我大概属于盲动型,每次有中意对象都难以抑制自己的狂喜,动不动傻笑连连。同事大聚会时,我穿着白毛衣,红格裙,平时基本没有什么女性特质的我,已经尽了最大努力让自己好看一点。他说,你今天这样穿很好看啊,平时为什么不这样?

另一次,他出差刚回来,我们搭手扶梯上影院时,他突然问我,“你用不用香水的?”

回答“没有”的那个瞬间,不知所措夹杂着遗憾后悔一起袭来。那天在电影院,我淹没在他的香水味里,幸福,又想哭。后来我就去几大商业香水专柜试闻,最后买下CK one。

到今天,与他的故事早已结束,现在想起来已经没有很大感觉,直到某次在动车站吃早餐时,一个干净的中年人从我身边走过,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我犹豫片刻,追出去,却找不到了。

@vuokko,28岁,媒体从业者

@vuokko,28岁,媒体从业者

8年前在长崎,我和朋友要去东京过圣诞,因为没有办法陪男友,临走前我把包装好的香水偷偷放进衣橱里他常穿的那件黑色大衣口袋。旅途中我和他每天电话聊天,他却闭口不提我送他的圣诞礼物,难道他一直没发现礼物?我旅行归来,第一件事就是冲进卧室去翻他的衣橱。然后看见香水没了,Coach的包被挂在了那件大衣里。

年轻的时候,总是喜欢不断为彼此制造惊喜,而现在的感情里却掺杂了过多算计得失的成分。那只包我还在用,虽然已经不再爱他了,却仍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Miss Huang,24岁,教师

@Miss Huang,24岁,教师

发现前前前男友劈腿还给小三买了一个LV的包,一怒之下跑到店里给自己买了此生第一件奢侈品,也是太心疼自己……

@嘉禾 38岁媒体工作者

@嘉禾 38岁媒体工作者

给自己买的第一件奢侈品是一根Mikimoto的珍珠项链。那时候一段感情陷进了困境。好友在日本乡村有个不常住的房子,我便逃离般地跑了去,独自开始一段生活。好友把我托付给素未谋面的一家人,周末会抽空开车带我去周边转转。是在去伊势神社的路上,经过御木本珍珠岛。那会已经入秋,阴雨连绵,看了一会海女入海徒手探珠的表演,觉得每个人都挺不容易的。

看完表演,我在店里选了一根中等大小的珍珠项链。之前从没想过要买珍珠,因为妈妈不喜欢,总说人老珠黄,但那时候可能就是想干点不一样的事情。而且,珍珠项链确实很美、很安静。后来在东京和其他大城市见过很多次Mikimoto,但都没有再买。好像是想保存在日本乡下那段再不会有的清冷时光。

关于父爱......

@马小翠,34岁,连锁餐厅运营

@马小翠,34岁,连锁餐厅运营

我的第一件奢侈品,就是那块劳力士手表。

当初是买给我爸的。后来,我爸得了癌症,就给了我。这块表我不常戴,因为每次看到它,都会想起我爸。

我们俩的最后一面,他只跟我说,没事的,该忙啥忙啥。他去世的时候,我在国外。很多事,失去了,才知道失去了,那种无奈正好让人见识了生命的局限。我爸去世后,我才感觉到自己真正成年,那是一种很奇怪的心理感受,既残忍又诚实。这两年,我的脑海里无数次的闪过很多跟我父亲有关的片段,这块表是他唯一留给我的遗物。

生命是抓不住的河,这块表仿佛是他给我的试纸,看我的路究竟能走多远。我知道,有一天我也要去做同样的事。

重新戴起这块表已经是我爸去世两年之后,那天我四岁的儿子乱翻家里的东西,找到这块劳力士。他把表套在自己的脚上,问我,这表能干啥?我说,很多人都传,万一混的不行,一块劳是可以换条活路的。

但它更多的,是关于自己....

 @陶立夏,  作家、译者

@陶立夏, 作家、译者

人生里大概没有一劳永逸的事,但这只陪伴我近八年的Louis Vuitton旅行袋坚固耐用,购买它的费用大部分来自翻译《夜航西飞》的版税,据说当年柏瑞尔∙马卡姆(此书作者)遗忘多年的手稿就是在她一只旧LV旅行箱中找到。它是我拥有的第一件称得上“奢侈品”的随身物,但真正奢侈的是它陪伴我经历的那些随心所欲的旅行:冰川、火山、流星、大海,以及自由。

比如梦想...

对很多现代女性来说,奢侈品是拼搏道路上不时闪现的金币奖励,它给在大城市里试图安身立命的女性以勇气。

@林菲,26岁,用户研究

@林菲,26岁,用户研究

是周六福千足金。那时候还是大学,一心想去北京做外媒,和妈妈吵了三天她还是强烈反对。

我就想,那我自己攒钱来实现自己的理想吧。然后我找了份”正经工作“,给自己买了一对黄金耳钉,天天照镜子,看着金灿灿的耳钉,提醒自己好好赚钱。虽然心中依然仰望着月亮,但既然妈妈为此难过,那我就先去赚取足够的六便士吧。

你问现在的我?我现在在上海了,去年夏天在北京参加一个媒体的bootcamp,晚上吹着风,觉得真的跟想象的一样自由呢。

面对奢侈品,我们的复杂心理也依然存在

@zoe,27岁,媒体业

@zoe,27岁,媒体业

我对奢侈品的兴趣是从表姐身上开始的。

我有一个表姐,在银行上班。她起点不高,但是在社会上打拼多年,最终成为亲戚里最富的那一家。她买第一套房、第一辆车的时候,我在读大一,接下来是第三套第四套房,第四辆车......

她的物质行为刺激了我,同时还有她遵循的人脉处世原则。我信奉的是凭本事吃饭,她遵循的是凭人脉吃饭。我不太能接受估摸着对方的利益而去拉近关系或者疏远,所以很拧巴地拒绝她介绍的工作,她安排的生活。也试图向羡慕她家生活的爸妈证明自己选择的正确。

但是从高中到大学,我拒绝不了她穿过的旧衣服、旧包包,还有旧手机。工作后,我就买了第一个MK的包包。以后每次回家见亲戚,我都戴上最贵的手表、拎着最贵的包包,总像是去打一场没有输赢的仗。这个仗啊,不知道和谁打,就是不由自主从众的心理,和试图逃脱也没有效果的仗吧。

征集到最后,我们也遇到了一些“奇怪”的奢侈品...

有穷开心的

小学时,平时吃着五毛钱零食的我,在生日那天买了瓶三块钱的可乐,然而被碳酸呲了一脸。那个就叫奢侈品。

有猝不及防撒狗粮的......

我老婆

也有吸猫重症晚期的......

这是我的第一件奢侈品—— 主子。该奢侈品具有以下特点:

纯天然毛皮,柔软亲肤,可以给你在冬日里带来高于体温2度的温柔触感。可以用作枕头、小被子、毛围脖,居家旅行必备。但价格昂贵,需要精细的日常打理,但该奢侈品本身具有自洁功能。

价格约为:售价+猫粮+猫砂+营养品+猫玩具+毛梳+吸尘器+......

有人说,喜欢奢侈,不就是想过得“浪费”吗?

讨厌奢侈品的人,牢牢守住自己的阵线:

百度有个反奢侈品吧,里面将奢侈品当做现代社会的邪教般驱逐,罗振宇的一篇以“穷人最需要奢侈品”,嘲笑了赶集买打折香奈儿的人。奢侈品这个东西,最早被批判个不停,是因为它很容易被归为一种意识形态控制。

而一位在网上干刚下单的朋友,这样对我们描述那种感受:

奢侈感,体现为一种能给大脑带来战栗的愉悦感,某种程度上与成瘾药很像,我们每次紧巴巴过日子一阵,总忍不住想“不规矩”一下,而不是时时刻刻被生活这辆巨轮拉下的理性的麻绳捆得紧紧的。奢侈品与当下的幸福感紧紧相连。读者@玫瑰白说,既然明天和噩运不知道哪个先来,为何不活在当下。而奢侈品所含的设计理想,也为我们导向更精致化的生活。

围绕第一件奢侈品发生的故事,可能与虚荣心、嫉妒心、妒富心、从众心和上进心有关,这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坦诚面对自己身上所有富有争议的部分,大概会更愉快吧。

(来源:WeLe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