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亚太日报独家 | 走进珍禽秘境:丹顶鹤传奇

2018-01-10 11:59:07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杜新

2018年初,笔者赴江苏扬州,在鹤乡盐城追寻到丹顶鹤的芳踪,感念于“丹顶鹤女孩”那动人的故事……

一、爱的传奇

倘若一段生命早已成传奇,但它依然如寒冬之腊梅照亮着你,让你更加向往生命的剔透与绚丽,那么,你或许也会不由地去追寻它。于是在2018年元旦后次日,笔者背着行囊,下飞机、换动车,再上扬州鸟会朋友的越野车,直奔鹤乡盐城。

这是关于一段美丽女孩人生的传奇,这是一段关于我们这个民族有着特定文化含义的吉祥鸟的传奇。

在车上,听着扬州鸟友丁老师轻轻哼起丹顶鹤女孩的歌曲,清晨冷冷雪花中,传奇为什么总是这样凄美!

丹顶鹤曾在世界上只剩下三大种群,只有中国的扎龙种群艰难保持自然迁徙,但已岌岌可危。在主人翁的父亲徐铁林成为扎龙第一代护鹤人、1975年黑龙江省级自然保护区成筹办之时,丹顶鹤总数仅140只左右。

是生命的奇缘吗?1986年,专为鹤类越冬地组建的保护区在盐城成立,刚从东北林业大学进修结束到扎龙的美丽女孩徐秀娟应邀前来工作。女孩怀揣着3枚丹顶鹤蛋就出发了。她一路用体温小心暖着鸟蛋,奔波了3天3夜,终于来到黄海之滨。

要知道在当时丹顶鹤人工孵化还属世界前沿课题,即使在亲鹤的羽翼下,温度稍有变化,也会胎死壳中。或许已经很难还原那段传奇的生命密码,但是,世界首次在越冬地人工孵化成功的传奇,就在盐城、在美丽女孩的手下诞生了。专家含泪说,奇迹源于爱!

徐秀娟饲养幼鹤的成活率达到100%,这又是一个生命奇迹。

是人生无常吗?为了找寻走失的幼鸟,这个美丽女孩不幸在沼泽里与鹤永别,终年23岁。祖国和人民以追认中国环保战线第一位烈士的方式铭记她。

(图片来自新华网)

奇缘再续。美丽女孩的弟弟叫徐建峰。1997年,退伍转业的小伙子放弃了城里大型国企的工作,回到扎龙,接过姐姐的接力棒,从2006年至2012年救护各种珍禽上百只,开展丹顶鹤野外散养笼养繁殖的研究,育雏成活率达90%以上,再创奇迹。

丹顶鹤是我们这个星球最为美丽的生命之一。但是,一个自然物种的延续,真的需要那么多的生命付出吗?为野化丹顶鹤建立稳定的散养繁殖丹顶鹤种群而多次立功受奖的徐建峰,在2014年4月18日这天早上,由于过度疲劳致使摩托车失控,在保护区不幸殉职。

(图片来自新华网)

爱,并没有终止。徐卓,是徐建峰的女儿。在整理父亲的遗物时发现了工作日记,密密麻麻工工整整记录着父亲所有的工作,一天也没落下,戛然而止在生命消失的那一天。

(图片来自新华网)

突如其来的渊源叫缘分,而每一种奇缘其实都有着特定的生命基因。徐卓的心愿是让父亲的日记延续下去,这样,父亲就像一直就在她身边,从未离开。

出生于1993年、毕业于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资源学院、所学专业为野生动物与自然保护区管理的又一位美丽女孩徐卓,现工作于扎龙保护区鹤类监测中心,负责陆生动物疫源疫病监测和鸟类资源监测。

(图片来自新华网)

鹤宝宝:你们可知,为了延续丹顶鹤物种的生命,徐家有多么巨大的付出!图为笔者在扎龙拍到的丹顶鹤宝宝,它们出生只有5天,却在萌萌相视,爱意盈盈。

无私忘我乃至勇于牺牲,其精神激励了更多的后来人——这样的人,在中国被视为英雄;徐家三代四人,就是这样的英雄!

高坡上,成群结队的丹顶鹤在远眺,诗和远方,就是盐城。

二、仙鹤史话

世界上很少能有一种珍禽文化,像丹顶鹤文化这样,绵延3000多年,影响着一个多达十多亿人口的国度。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丹顶鹤,被视为长寿,吉祥和高雅,被称为“仙鹤”。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便是仙风道骨、令人回肠荡气的传神描述。

在世界璀璨的珍禽文化中,中华民族在语言文字、文学艺术、哲学宗教、民俗、体育等多个文化领域,创造了灿烂的鹤文化,生生不息。

在中国古代,无论帝王君主抑或平民百姓,都对丹顶鹤珍爱之至。皇帝把鹤作为祥瑞之象。唐武帝把苑囿中养的鹤称之为“九皋处士”。

一品文官补服上绣着丹顶鹤图案,那是彰显政简清廉。大臣们用鹤表示气节。《宋史•赵 传》记载:“铁面御史”赵赴成都为官时,仅携带一张琴一只鹤。一琴一鹤就成了比喻为政清廉的成语。

文人雅士欣赏鹤的高洁。黎民百姓则喜爱丹顶鹤的象征吉祥幸福、健康长寿和爱情忠贞。

鹤的行走,徐缓而高雅,透着阳刚之气,从不萎萎缩缩。唐代刘禹锡《鹤叹》歌咏“徐引竹间步,远含云外情”;更在《秋词》中豪唱“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宵”。

那一刻,笔者的镜头前丹顶鹤时而长唳、时而嬉戏、时而雀跃起舞,众变繁姿,气象万千。于是也读懂了南朝大文学家鲍照为什么写得出《舞鹤赋》里“惊身蓬集,矫翅雪飞”如此惊艳文字。

沉醉于鹤文化,会沉醉于丹顶鹤的高雅与俊秀、飘逸和灵动。走过唐诗宋词,走近李白、杜甫、白居易、元稹、曹植、苏轼、刘禹锡、鲍照、孟郊、贾岛、杜牧。他们都同样挚爱丹顶鹤。

那一刻笔者理解了唐朝大诗人白居易何以钟情于鹤,似乎他且歌且行,“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这样一身浩然正气,从远方、从云端翩然而至。

传说,白居易从杭州刺史卸任北上时,带了二只雏鹤,并在洛阳为鹤修了“无尘房”、“有水宅”。 政简清廉、独善其身一直成为中国知识分子骨子里的傲气。

仙鹤之美、仙鹤文化之美,已不再是外在的美,镌刻在诗赋、雕塑、绘画、音乐、舞蹈、工艺品、建筑、服装等领域的仙鹤形象,是因为注入了历经数千年的中华文化基因,所以美得灿烂,美得炫目!

三、生命礼赞

中国是鹤类种数最多的国家。世界15种鹤类中有9种分布于中国。在红色名录上,中国的9种鹤当中,告急的就有6种,而且受胁级别很高!

丹顶鹤、白枕鹤、白头鹤已经濒危,黑颈鹤易危;灰鹤近危;白鹤极危。赤颈鹤在中国则已经区域灭绝。

人类在生存、繁衍与发展过程中,走过漫长的与自然的对峙。

人类在获得文明的进程中付出太多学费。终于我们走进了人与自然和谐的新时代。

从扎龙到盐城,我都看到阡陌农田、人工湿地、原始滩涂、茂密林区,处处鸟语花香;我都听到雁鸭嘈杂、天鹅嬉戏、鸻鹬云集、鹤类翩飞,尽是天籁好声音。

(镜头中,一对丹顶鹤在追逐嬉戏,右一为白鹤,也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每年全球近40%的野生丹顶鹤飞抵越冬地盐城湿地。这里不仅是世界上最大的丹顶鹤越冬地,还是国际最重要的鸟类迁徙通道之一,每年在此栖息、繁衍、越冬和迁徙的鸟类超过300万只。

(左为东方白鹳,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在我看来,人与自然的和谐源于人类文化与自然文化的交融。尊重与热爱,是这种交融不可或缺的生命密码。

盐城源起周朝,地处中国东部江苏沿海中部,东临黄海,为古代中国盐业发展之重镇。盐城生态资源丰富,拥有太平洋西岸面积最大、保护最完好的滩涂湿地。盐城国家级珍禽自然保护区是全球最大的丹顶鹤越冬地,是东北亚与澳大利亚候鸟迁徙的重要停歇地,也是水禽重要的越冬地。镜头中的白头鹤在飞扬的雪花中独自屹立,雪落盐碱地即化,我不由得赞叹珍禽选择盐城,是因为这里的确是最佳容身之地。

有一种文化叫湿地文化。盐城被称为“东方湿地之都”。盐城是太平洋西岸面积最大的海岸湿地。滩涂湿地保持着生态系统的多样性。据统计,盐城湿地拥有丹顶鹤、麋鹿等珍稀动物外,还有兽类27种,两栖爬行动物27种,鸟类315种,鱼类156种,昆虫599种,植物499种,其中国家一、二级保护动植物有32种,列入中日候鸟协定名录的有93种。

(图为有“千太岁”之称的灰鹤在嬉戏)

湿地为生物的繁衍存续创造了良好的外在环境,也是纯朴民风的摇篮。湿地的静美以其柔性的感染力净化人们的心灵,盐阜人民骨子里有着与世无争的淡然。盐阜人民热爱着这片净土,为保护湿地勤恳付出汗水,创造绿色文化,不懈追求着“水绿盐城”的目标,为世界创造湿地景观。

湿地景观是由湿地人类文化圈和湿地自然生物圈相互作用形成的。以徐秀娟为代表的盐城人民有着很强的生态保护意识,谱写着动人的乐章。

(图为一只苍鹭降落在丹顶鹤群当中)

江苏省盐城国家级珍禽自然保护区又称盐城生物圈保护区,主要保护丹顶鹤等珍稀野生动物及其赖以生存的滩涂湿地生态系统。保护区是挽救一些濒危物种的最关键地区,如丹顶鹤、黑嘴鸥、獐、震旦鸦雀等。

(图为三只赤麻鸭掠过湿地上空)

有一种文化叫做驿站文化。在世界八大候鸟通道中,途径中国东部沿海的候鸟通道是最为神奇与壮丽的通道。盐城沿海有着亚洲大陆边缘最大的海岸型滩涂湿地,东亚大约90%的鸟类迁徙时在此停留,是数百万计候鸟迁徙“歇脚”的重要客栈。

(图为环颈雉)

丹顶鹤在盐城过冬,有许多共生的邻居。在多达4000多平方公里的湿地上,鹤影翩跹,麋鹿成群。大丰麋鹿自然保护区是世界上最大的麋鹿园,这里生活着全世界四分之一频危物种麋鹿。

(图为一只与丹顶鹤共同觅食的獐子)

丹顶鹤是中国人喜爱的珍禽,也是属于世界的珍禽。在中国政府与国际组织共同构建的生物保护合作中,盐城谱写了动人的乐章。今天的盐城国家级珍禽自然保护区已经被联合国纳入“世界生物圈保护网络”的生物圈保护区。

四、文化基因

基因支持着生命的基本构造和性能。储存着生命的种族、血型、孕育、生长、凋亡等过程的全部信息。文化的基因呢?以及珍禽文化的基因,当如何认识?感谢扬州高老师请出扬州才子,陪我在这座古城里领略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2400多年前春秋中期的青铜器莲鹤方壶非常精美。在壶的盖顶,镂空的莲花瓣中间立着一只振翅欲飞的铜鹤,构成活泼、轻松的旋律。

(图片来自网络)

环境和遗传的互相依赖,演绎着生命的繁衍、细胞分裂和蛋白质合成等重要生理过程。生物体的生、长、衰、病、老、死等一切生命现象都与基因有关。它也是决定生命健康的内在因素。因此,基因具有双重属性:物质性和信息性。

生命基因如此,文化基因亦同理吗?

人说,“一颗丹心,一生秉烛铸民魂” 。人又说,“文化是精神的载体,精神是民族的灵魂”。基因如根。而我则觉得,根,需深扎敬畏之心。无自律、无互助的他律,则无根。

扬州高老师知我心,引笔者来到扬州大明寺“鹤冢”。《双鹤铭》碑文记述了星悟和尚养两只鹤,有一只因足疾而死,另一鹤“巡绕哀鸣,绝粒以殉”。星悟和尚将这对鹤埋葬并立碑纪念。立碑铭记:“生并栖兮中林,死同穴兮芳岑”。这是爱情赞歌,也是生命礼赞。

拍摄这株腊梅时,笔者情不自禁想起刘禹锡在《鹤叹》中所吟:“丹顶宜承日,霜翎不染泥。”

也一如徐家三代,前赴后继续鹤缘。徐家的执着源于深深热爱,因热爱而创造,爱之极致而付出所有,是大爱。爱能急活文化基因,爱能致使格物致知、知行合一,爱可以强壮我们内心的动力、宁静致远。

在扬州鸟会,鸟类摄影着眼于珍禽文化的发掘与弘扬。

(图为40度高温下,扬州鸟会创始人在水中蹲守9日,完成了珍禽水凤凰秘境生态的揭示与记录。图片来自扬州网)

而被记录的水凤凰的许多奇特生态,此前几乎闻所未闻。珍禽文化,乃至中华文化,繁荣昌盛,始于而爱,极致于爱。

(图片来自扬州鸟会)

欲别盐城与扬州,感慨万千,耳畔犹听鹤唳,果然“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豪情顿生,久久不息。

难忘扎龙!难忘盐城!难忘扬州!

(图中为本文作者)

(来源:亚太日报  文中未注明来源图片均由摄影家杜新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