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斯里兰卡 » 文化交流 » 旅游风情 » 正文

​爱上兰卡

2015-05-28 16:35:03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1_副本.jpg

 

《锡兰华文报》特约记者李幸福:来不及回忆,到了斯里兰卡(兰卡)已经九年,第一次到机场那潮热的风还那么清晰,看到菠萝蜜想摘下来的渴望还那么强烈,每次到达茶园还是忍不住高呼,看到加勒深蓝的海同样那么欣喜。


AF0O9033_副本.jpg (斯里兰卡南部令人遐想的奇美沙滩。亚太日报记者黄海敏摄)

 

九年很长,青涩少年已为人夫为人父;九年很短,每一个过去都还那么鲜活;九年很长,人到中年父母已老;九年很短,世贸下的菩提树还那么郁郁葱葱,没有改变。长短交替,时光冉冉,多了回忆,少了疯癫,上了皱纹,去了天真。

 

在兰卡的九年青春,岁月积淀,记忆累计,让我每次休假回来感觉回到家乡,回到熟悉。所谓故乡,也就是十年的岁月记忆,在兰卡也马上十年,我心中又多了个故乡,从来没有想过离去,从来不敢想告别。

 

AF0O8977_副本.jpg(一对西方游客在斯里兰卡南部沙滩上拍照留念。亚太日报记者黄海敏摄)

 

第一次到兰卡是在南部高速项目,住在班达拉伽马租住的房子,也是第一次到热带岛国,非常兴奋。看到了门口的辣椒忍不住生吃了一个,看到院子裡面的菠萝蜜马上打下一个弄得满手粘粘糊糊,然后在院子裡面转来转去。

 

当时的工作是负责专案的强夯施工,漫天的乌鸦,赖皮的野狗伴我记录夯锤起起落落,工作之余喜欢走到椰子林中,追逐蜥蜴,观看割橡胶,还一直观察路口的那串香蕉什么时候成熟。路边一小片野生凤梨星星点点长了几个,就偷偷拿了些草盖住,有一天突然发现被人摘了,好难过,好气愤,现在想起来还义愤难平。工地上还有一小片红树林,上面长满了各种野果,明明知道不能吃,却要一个个收集起来,埋在河边,希望快快长大。

 

妻子第一次到兰卡来,我马上就带她去了施工和生活过的地方,告诉她8公里那个房子我住过,房子后面是一片椰子树,还有一条很大很大的蜥蜴;告诉她12公里处有一片沼泽,每年的10月份都会干涸,村民都会来捕鱼,很多鲶鱼和罗非;告诉她18公里的石场是我们的生活中心,下面有当地人摘槟榔和造椰子酒,山上还有个佛像,很大很壮观。

 

AF0O9057_副本.jpg(斯里兰卡南部沙滩安全瞭望高脚屋。亚太日报记者黄海敏摄)

 

2008年我到了特亭可马利工作,又待了4年。从可伦坡到特亭可马利要6个小时,走A1路转A6路,这条路上每一个饭店我熟悉,A6路52公里路边店的烤罗非鱼,48公里处的咖喱鸡,98公里处的咖喱牛肉都特别香。我们住在穆特镇上,那裡靠海,每天的海鲜螃蟹都新鲜肥美。到了週末,和同事们去一个断桥钓鱼, 特亭可马利的海水清澈透底,水裡的石斑、牛尾、比目鱼清晰可见,每次能钓到十几公斤,还能在礁石上铲下大堆蠔,支起锅就地烤鱼,特别鲜美。有的晚上则借着星光,到海滩上抓螃蟹捕虾,最大的虾有半斤重,躲在沙滩的凹槽处,用小网就能围住。

 

AF0O6498_副本.jpg(斯里兰卡南部出海归来的渔民正在整理渔具。亚太日报记者黄海敏摄)

 

还有在沙滩上捡到被浪打上岸的鱼,早上五点和渔民出海几十公里去捕鱼,在本托塔沙滩上观看海龟,在茶叶裡面跟踪过野猪,太多快乐过去无法一一诉说。无需煽情,情已蔓延,没有申明,却已铭刻于心。

 

感谢兰卡,让我成熟让我成长;感恩兰卡,见证我爱情见证我幸福;感受兰卡,给我收获给我快乐。

 

很多次, 因为家庭因为生活需要回国,却在那一闪念,感到失落感到不舍。我知道,即使告别,即使一千年,兰卡还会这么美丽这么迷人,茶叶依旧芳香海水还是清澈,但是我却会思恋会梦想,我知道,是我爱上了她。

 

IMG_7211_副本.jpg(以中国晋代高僧命名的法显村美景。亚太日报记者黄海敏摄)

 

或许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开,就像宴席终有离场,有欢聚必有伤别,所以我会格外珍惜,珍惜在这裡的每一天,珍惜这裡的每一个人,珍爱这裡的山水,珍重相聚时光。亲爱的朋友,你是否和我一样,这么深沉地爱上她呢?

 

_DSC0306_副本.jpg(斯里兰卡国家野生动物园中的猛虎。亚太日报记者黄海敏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