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斯里兰卡 » 文化交流 » 旅游风情 » 正文

坐着火车去康提

2015-07-31 14:44:25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锡兰华文报特约记者梁馨


终于去了一次古城康提。

 

斯裡兰卡在僧伽罗语中的意思为“光明富庶的土地”,而颇具文化与历史意义的康提城,便孕育在这片富饶土地的最中心。群山环抱,山间穀底,傍湖而栖,流水相依。处于要塞地位的康提,一直是王朝更迭的必争之地,同事们和家属一行十几人浩浩荡荡,开始了两天的康提之行。

 

清晨时分到达科伦坡火车站,伴着大家的新鲜感与兴奋劲,火车启动了,并一直保持这个启动速度不紧不慢的前进,稍微加速赶下时间吧,感觉整趟火车都要跳起来了,车厢内的小朋友们开心极了,像坐过山车一样发出阵阵欢呼。就这样蹦蹦跳跳的,我们的火车从科伦坡市区一路驶向郊外,路过的山间美景像电影裡的慢镜头一样缓缓放映着,满眼都是郁郁葱葱,零星的村落和人家点缀其中,与蓝天白云相映成趣,美不胜收。

 

三个小时的车程,眼前的绿色画卷还看得意犹未尽,我们已经到达康提火车站。走几分钟便到达城市的中心——康提湖,只觉凉气扑面而来,呵,好一汪静谧的湖水,仿佛将群山的灵气都聚集到了一起,沿湖走上一小段路,才发现有各种动物栖居在湖边,俨然一个热带动植物园。

 

观赏湖边的“动植物园”尚未尽兴,像所有到过康提的游客一样,我们去了Peradeniuya皇家植物园。这座始建于公元1374年的园子,作为曾经康提国王的御花园,如今是亚洲第二大的植物园。热带气候得天独厚的优势,这裡拥有超过4000种植物,其中包括一些非常稀有珍贵的热带植物,连名称都闻所未闻,才知天大地大,造物神奇。这裡随处可见英式园林的影子,辽阔连绵的大草坪,不必设立任何围墙,灌木植物都被不着痕迹的规制在一隅,有高大的乔本植物守卫在侧。植物园裡有一片地方集中了各国首脑和名人亲手栽种的树,以英联邦国家领导人的居多,还有周恩来总理1957年栽种的树,最后虽然没有找到,打心裡却对这片土地莫名感到亲切。

 

康提有很多景点,作为僧伽罗王朝在封建时代的首都,曾享有2500多年的文化繁荣,是辛哈拉国王统治时期的最后一个首都。皇族的存在使康提汇聚了斯裡兰卡文化的精华,包括皇家资助的庙宇,建筑上精美的雕塑壁画等,主要属￿宫殿建筑和佛教文化,加上后来在l8l5年被英国人殖民,又保留了一些异国风情的殖民建筑,康提是斯裡兰卡名副其实的“历史博物馆”。有别与科伦坡的热闹,康提更多的是一份安逸。

 

夕阳的余晖染透了大地,斯裡兰卡的国宝——佛牙寺像一朵睡莲依傍在康提湖,以供奉著佛祖释迦牟尼的牙齿闻名于世。幽鸣的钟鼓声响起,八方信徒前来朝拜。我也请一捧睡莲献于佛前,祈愿美好与平安,在内殿席地而坐,感受着这神圣庄严。其实在来康提之前,孤陋寡闻的我还不知道大佛牙寺供奉有佛牙舍利,等到六点过半的参拜仪式,一睹佛牙舍利的光辉,内心涌起万千感慨,却也不能名状,只是慢慢归于平静,想来即使一场佛缘。

 

枕着康提湖入眠,一觉醒来向狮子岩出发。

 

小雨的天气是最适合爬山了,只是云雾中的狮子岩没有想像中雄伟壮观,200多米的相对高度,也确实不算高,但在这样一块陡峭的巨岩上修筑宫殿,在当今的建筑工艺下也是难上加难。爬到一半,雨势渐大,我们便暂停前进,半路躲雨。等拾级而上抵达狮子岩顶端,看到的是一块1.6公顷的大平台。这裡曾经到处是风格威严的建筑物,如今只剩下基座和一片泳池。昔日的辉煌已经破败,眼前的Dambulla平原像绿得没有边际一样,还是与当年一样吧。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世代更迭,草木如旧。皆是过程,谁更久远?

 

走过康提之行的最后一站,我们乘坐中巴车回到科伦坡。一路上,大家都在讨论康提的人民生活的太安逸了,绝对在“世界宜居城市”名列前茅,厚重的历史使得景点都庄严宁静,游人们也自觉地收起喧嚣,静静地融入当地的节奏。

 

康提,一个值得细细品味的城市,我们下次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