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亚太专递)通讯:成长在阿富汗——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中的香港人叶维昌

2014-10-11 18:08:37  来源:新华社 【返回列表】

(亚太专递)通讯:成长在阿富汗——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中的香港人叶维昌

新华社喀布尔10月11日电 记者 陈杉 陈汉琪

33岁的叶维昌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以下称ICRC)阿富汗代表处里唯一的香港人。在任期将满的时候,他用一口带着乡音的国语,向记者娓娓道来这一年里最惊心动魄的事,和他离开高薪银行业、选择ICRC的原因。

今年6月10日,33名阿富汗大学师生在阿中部加兹尼省被阿富汗塔利班绑架 。经过当地部族长老交涉,塔利班同意放人。但难题出现了,政府和反政府势力各有各的地盘,移交工作无法在双方之间直接展开。这种情况下,移交人质需要有中间人或机构来协助完成。作为为数不多在当地有办公室的国际机构,ICRC承担起这一职责,而叶维昌是当时办公室唯一的国际雇员。

“关键是确定时间和移送地点,当然前提是双方都充分信任我们。我们决定自己派车去武装分子指定地点接人。为避开不必要的麻烦,比如盘查和地雷,车辆需要严格按照对方提供的路线走。”

很多人质家属听闻消息都来办公室等消息,他们的情绪需要安抚。政府、ICRC和武装分子三个方面也需要有一个人保持沟通。因此,接人当天,叶维昌并没有亲自前往。他本打算同接人的同事每半小时联繫一次,但由于地处偏远,通讯并不通畅。山路难走,原定的计划进度也有延迟,这一切都给他带来不少心理压力。

“我都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吃饭。因为人质人数太多,我们当时决定分两天接回。我的同事说,那两天我一直在屋子里踱来踱去,一会儿打电话一会儿看时间,几乎没坐下来过。”

最终计划顺利完成,获释师生们在ICRC当地办公室里得到了简单的食宿照料以及一些心理干预,还有两周来第一次洗漱的机会。最重要的是能同家人重新见面,一些人在家人怀里痛哭失声。

这些情景叶维昌看在眼里,心中如释重负,“结束后我倒头睡了好几天”。

作为ICRC人员,不是时时都有参与营救人质这么刺激的事。平时,叶维昌更多参与对当地人道项目工作里,比如残障技能培训、农业生产培训还有监狱探访事工。

“去监狱探望,有时候一天要和十几个人聊天,面对每一个人都需要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这样真的需要很多精力和体力。但这些过程中,我都是很开心的。”叶维昌说。

此前接受其它媒体采访,叶维昌的人生被描述成“放弃高薪,投身人道”,他对此只是说,“请不要给我套上光环。我和很多香港年轻人一样,只是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叶维昌2004年从香港大学商学院毕业,随后进入高盛投资银行工作,4年后他辞职并前往日本早稻田大学进修。他坦言,在日本遇到的一位前辈让自己决定投身于ICRC。“就是很认同这个组织的理念,人道、公正、中立等等。于是我就去尝试考取。”

经过一番努力,叶维昌终于成功进入ICRE。后来他被委派到如巴勒斯坦和阿富汗这样的战乱地区, 这些地方的整体安全环境也不免让人捏一把汗。

叶维昌的父母都是香港很普通的工薪阶层。他说,自己在投行赚的钱也没那么多,转行不是因为“钱多了再追寻别的刺激”,而是真正想做一些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所以,在ICRC这几年,家里人总体还是支持的。他每天也会跟父母视频聊天,报个平安。

“至于女友,我真的很感谢她支持我。因为异地真的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不过选择了就有代价,也有收获。我会在休假时候多多陪她。”

对叶维昌来说,他对这份工作最满意的地方之一,是自己的视野不断得到开阔。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们每到一个地方,前期都要做大量的準备工作,看很多资料和书籍。对于一个30多岁的人来说,每天还能抽出时间来强迫自己看书,感觉很不错。”

他说,在平时和同事的交流里面,也能学到很多东西,保持进取的状态。叶维昌能说粤语、普通话、英文、日文和法文,现在还在学习波斯语和阿拉伯语,而此前他遇到过一名同事,能说18种语言,见面和他用中文交谈几乎无障碍。

这些经历都让叶维昌大开眼界,如今他也活跃在这样一群人之中。

“我还是希望年轻人多出来,尤其是到ICRC这样的平台来。一方面是ICRC真的需要年轻人,尤其是亚洲和中国的年轻人。另一方面,真正地融入一个地方去,去了解当地的历史、文化、风土人情,你会感觉到生命的一种成长。”叶维昌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