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港澳臺)“《紅樓夢》是可以看一輩子的‘天書’”——作家白先勇台北書展談紅樓

2016-02-22 02:27:51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台北2月21日電(記者王昀加 何自力)“《紅樓夢》描繪了18世紀的貴族生活,其主題是世事興衰、人生無常,賈府不可能永遠榮華富貴。”
知名作家白先勇日前現身2016台北書展,舉辦《紅樓夢》主題講座,帶領聽眾興致勃勃“遊覽大觀園”,分享自己對於這部經典名著的認識與感悟。

(小標題)《紅樓夢》堪稱“東方版的莎士比亞”
白先勇身穿深藍色套裝、佩戴深紅色圍巾亮相,儘管已近80歲高齡,但他依然面色紅潤、精神矍鑠,談到興奮的話題時,音調也會抬高不少。
“《紅樓夢》是可以看一輩子的‘天書’!”白先勇說,一個人在不同的年齡看《紅樓夢》,可以收穫不同的感受。
他認為,看過《紅樓夢》對中國歷史和文化會有更深認識。
白先勇不僅熟讀《紅樓夢》每個章節,甚至可以細數哪名角色在哪個章節的宴會中吃了什么。他曾在美國加州大學聖塔巴巴拉分校教授“紅樓夢導讀”課程近30年,同名課程在兩年前也來到了台灣大學,成為校內熱門課程,吸引1000多人選課。
在講座現場,不僅聽眾席上座無虛席,就連兩旁的過道及出口也被擠得水泄不通,其中既有白髮蒼蒼的老者,也有朝氣蓬勃的學生。
白先勇認為,《紅樓夢》在中國文學史乃至世界文學史上都佔據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其人物刻畫細膩、詩詞曲賦集大成,堪稱“東方版的莎士比亞”。他希望大學能把《紅樓夢》列為語文課必讀書目,而中學可以將《紅樓夢》列為推薦課外圖書。

(小標題)“《紅樓夢》是我的寫作百科全書”
白先勇1937年生於廣西桂林,是中國國民黨高級將領白崇禧之子,其代表作包括《台北人》《紐約客》《孽子》等。
“《紅樓夢》是我寫作的百科全書!”白先勇說:“現在總有人感嘆寫作能力退步,那快點去看《紅樓夢》啊!裏面的文字那麼優美、那麼了不得,多看《紅樓夢》、熟讀《紅樓夢》,對中文的修養會有很大幫助。”
對於一些青年讀者反映《紅樓夢》剛開始難讀的問題,白先勇建議沉下心、仔細品味:“一開始一大堆人物登場、又是姑表又是姨表,讓人連人物關係都搞不清楚,當時中國的宗法社會和現在的家庭制度不同,確實是個障礙,需要讀者有耐心、慢慢看。”
“《紅樓夢》不是以曲折的故事取勝,不像《西遊記》那樣一會兒蜘蛛精、一會兒牛魔王,《紅樓夢》看著好像一群女孩子整天吃喝玩樂,但這只是表面,裏面蘊藏著很深的人生哲學,需要細細體會。”白先勇笑著說。

(小標題)“後四十回是小說真正的分量所在”
《紅樓夢》後四十回是否由高鶚續作,目前學界仍存在爭議,甚至有學者認為後四十回的藝術價值不高,是對原書的“狗尾續貂”。但白先勇認為,小說後四十回的藝術價值並不遜於前八十回,很多地方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紅樓夢》一個很重要的主題是賈府的興衰變遷,前面八十回主要是鋪線,描繪賈府之興盛;後四十回則是收線,講述賈府之衰敗。雖然也有前後矛盾的地方,但後四十回將前面大部分的線收起來了,是悲劇產生的地方,也是小說真正的分量所在。”
對於小說後四十回的作者,白先勇傾向於並非高鶚續作,而是高鶚、程偉元在蒐集到的曹雪芹原稿上整理修改完成。一方面,《紅樓夢》包含了曹雪芹的獨特人生經歷,融合了非常濃厚的個人感情,別人的閱歷、人生觀不同,難以模倣;另一方面,《紅樓夢》的人物對話一流,每個人講話都有自己的獨特語氣,這一特點在整部作品中保持了很好的一貫性。
“後四十回中,黛玉之死、寶玉出家、賈府抄家等場景都寫得非常有力、非常動人,最後的收尾也寫得很好、留有玄機。小說保持了很好的完整性。”白先勇如是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