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破解留守儿童心灵之困:如何给孩子打电话?

2016-07-07 17:10:00  来源:新华社 【返回列表】

新华社北京7月7日电(记者刘伟)建筑工陈鸣下了夜班,像往常无数个夜晚一样,坐在窄小的饭桌前食不下咽,明亮的眼睛里含着泪,他很想念留在河南老家的儿子。
他用手机拨通了8岁儿子的电话。习惯性地问道:“吃了么?”
“吃了。”
“今天听话吗?”
“嗯。”
“这次考试怎么样?”
“数学57,语文78。”
“你怎么又考这么点分?你怎么不知道好好学习呢!我这么辛苦在外面为了谁啊!”两分钟不到,儿子那头已经挂断了电话。
在北京打工的陈鸣知道,他与5年未见面的儿子之间有一条难以弥合的鸿沟。
近日,上学路上公益促进中心发佈的2016年度《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显示,“在7000余名接受调查的留守儿童中,有7.7%的儿童反映父母与自己一年都没有见面。”大量留守儿童处于“陪伴缺失”的状态。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的一项调查称,在6100万留守儿童中,大约34%的人有自杀倾向。近几年频发的留守儿童自杀或伤人事件几乎都是由心理问题引起。
连续两年跟踪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的心理师张慧说,由于从小与父母分离,孩子会产生被抛弃感,进而认为自己不值得被爱,这样的情绪会伴随其一生。
2014年开始,上学路上公益促进中心,以纪实文学、纪录片、摄影、《白皮书》的形式,介入并记录了留守儿童的生活现状以及心灵状况。
《白皮书》考察了在父母外出务工的情况下,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亲子联结水準”对子女的学习、生活和心理状况的影响。
《白皮书》项目负责人、北师大心理学教授李亦菲说,“亲子联结水準”既包括物理联结,也包括心理联结,表现为父母与子女见面和联繫的频率、陪伴与互动的品质、共同活动与相互了解的程度等。
研究发现,与父母见面或联繫次数较多的留守儿童,能够从父母那里获得充分的支持和肯定,从而确立对自己的积极评价,维持较高的自尊水準。而与父母长时间不见面或不联繫的留守儿童被迫放弃了对父母的依赖,如果不能从老师、同学或其他家人那里获得肯定,他们的自尊水準会降到较低的水準。
那些与父母联繫次数既不够充分、也不太少的留守儿童,则处于“不能从父母那里获得充分支持和肯定与不能完全放弃获得的希望”的矛盾中。李亦菲说,在这种情况下,父母与孩子的每一次见面或联繫,都是在唤起孩子的希望,但又不能让孩子得到满足。“这种‘父母撩拨效应’对孩子而言,反而成了一种折磨。”
张慧采访了包括陈鸣在内的7位外地来京务工的父母。她发现,“几乎每个人对于多长时间跟孩子通次电话是没有概念的。这样不规律的联繫反而影响了父母与孩子互动的品质。”
张慧说,不少打工父母认为,打电话很重要,甚至是他们与孩子维繫感情的唯一手段,但却不知道怎么跟孩子通话。
张慧举了一个例子,一个打工母亲给女儿看上一条漂亮的裙子,她打电话跟女儿分享,结果女儿因为刚挨了爷爷骂,情绪低落,对妈妈的话反应冷淡。母亲由于不了解女儿的情况,反而感到深深的挫败感,以为女儿故意疏远自己。
为了让打工父母能更好地利用电话与孩子交流,上学路上团队今年6月製作了《如何给远方的孩子打电话》手册,指导父母打电话的时机、电话里可以聊的内容、怎样更深入地聊天、什么样的话应多说或者少说等。
开始的时候,陈鸣对使用手册很不习惯,仿佛是另一个自己在说话。但他很快发现“多关心家庭成员,多分享趣事见闻,说说自己的日常工作”让他与孩子的沟通变得愉快起来
张慧说,儿童心灵的成长分几个层次,越是深入留守儿童的生活,越会发现社会的扶助只是一方面,家庭才是破解留守儿童心灵困境的核心
今年2月,中国出台的《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要求,家庭、政府、学校尽职尽责,尤其“落实家庭监护主体责任,监护人要依法尽责,在家庭发展中首先考虑儿童利益”。
但陈鸣这位33岁的父亲仍然无法为了孩子留在农村。为了保障孩子的生活条件、供儿子读书,他宁愿每日与工地上的钢筋水泥为伴。农村有限的经济来源,大都市的机会,都推著父母们往外走。
“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任何人都不能代替双亲的陪伴和教育。解决留守儿童的问题最终还是要从制度入手。”北大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说,打工父母承受了比一般父母更多的煎熬与隐忍。
“目前,一通电话是最实用的连接父母与留守儿童的办法。考虑到阅读对孩子心灵状况的改善,将来,我们可能会引导父母通过电话给孩子讲故事。”张慧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