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國際·環球財經)論中美共贏關係之貿易潮涌

2017-01-17 21:32:37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華盛頓1月17日電題:論中美共贏關係之貿易潮涌
新華社記者高攀
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日前發佈的報告顯示,2015年美國對華出口已直接和間接支持了約180萬個美國就業崗位,同時“中國製造”產品幫助廣大美國消費者節省了可觀的生活開支。這是中美貿易關係互利共贏的真實寫照。
經貿一直是中美共同利益交集最多的領域之一。通過雙邊合作、管控分歧,兩國都獲得了切實利益,實現互利共贏。考慮到未來10年中國中產階級規模繼續擴大和購買力提升,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預計到2026年,美國對華出口將增至約3690億美元,到2050年進一步增至約5200億美元。中國市場對於美國經濟和就業增長的重要性將進一步提升。
(小標題)中美貿易依存度不斷提升
30多年來的200多倍——從1979年建交時不足25億美元增至2015年的5584億美元,中美雙邊貨物貿易額30多年來增長了200多倍,美國成為中國第二大貿易夥伴,而中國已是美國第一大貿易夥伴。美國康奈爾大學教授埃斯瓦爾·普拉薩德說,雙邊貿易快速增長清楚表明中美兩國可以從對方的發展中受益。
46個州的前五大市場——2015年,美國22%的棉花、26%的波音飛機、56%的大豆銷往中國,美國46個州將中國列入該州前五大出口市場。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全球貿易增長持續低迷,但中美貿易逆勢而上,年均增速超過7%,進一步證明中美經貿關係的互補性。
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院長傑弗裏·加雷特說:“一個新現實是,中國不僅是美國跨國公司的生產基地,同時這些公司也把越來越多產品投放中國市場。”例如,通用汽車在中國的汽車銷量已經超過其在美國的銷量,蘋果手機不僅在中國組裝也在中國銷售,中國已成為蘋果手機的最大銷售市場。
一年可省850美元——與此同時,從傢具玩具、紡織服裝到皮革製品箱包的“中國製造”也幫助美國降低了物價水準和節省了家庭開支。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的報告估計,一個典型的美國家庭2015年的收入為5.65萬美元,對華貿易幫助這樣的家庭當年節省開支850美元。
“中國的發展對我們是有益的,因為中國向我們的消費者提供物美價廉的商品,同時又不會影響美國出口商品價格……我們更多的是互補關係,而非競爭對手,”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羅伯特·勞倫斯如此說道。
隨著中國大眾旅遊時代蓬勃興起,以旅遊業為代表的服務貿易正成為中美貿易關係新的增長點。美國商務部的數據顯示,2015年,中國居民赴美旅遊達到259萬人次,較前一年增長18%。2015年中國遊客在美總共消費301億美元,帶動了美國零售、餐館、酒店、休閒娛樂等一系列產業發展。
(小標題)不要曲解中美貿易真實情況
然而,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的一些政策顧問卻以對華貿易逆差來片面地評價中美貿易關係,認為一國貿易逆差增加意味著這個國家在貿易競爭中失敗了。這嚴重誤導和扭曲了美國民眾對美中貿易真實情況的理解。
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指出,由於美國對華服務貿易順差常被忽視,而中國出口產品中又包含許多外國零部件,美方統計往往誇大了對華貿易逆差的實際規模。如果改變現行的原產地貿易統計方式,按照各國產生的附加值計算,對華貿易逆差佔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重將從約2%降至約0.8%。
在美國智庫凱托學會貿易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丹尼爾·伊肯森看來,宏觀經濟失衡才是美國貿易逆差形成的主要原因,但貿易逆差對美國經濟並不意味著壞事。他說,美國已維持貿易逆差41年,但期間美國實際經濟規模增加2倍,製造業實際增加值增加3倍,美國創造的就業崗位數量也幾乎翻了一倍。
因此,以“對華貿易逆差巨大”宣稱“中國奪走美國就業崗位”的論調不攻自破。經濟學家普遍認為,技術進步而非對外貿易是造成美國製造業崗位減少的主要原因。美國貿易代表弗羅曼指出,1990年美國生產900萬輛汽車需要26萬工人,但技術進步後,到2016年美國生產1200萬輛汽車只需要21.4萬工人。
但特朗普卻威脅對將工廠搬遷到海外的美國企業和來自中國、墨西哥的進口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試圖保住美國製造業就業崗位。瑞士日內瓦高級國際關係學院國際經濟學教授理查德·鮑德溫認為,用提高關稅來安撫產業工人是試圖用20世紀的思維解決21世紀的全球化問題,提高美國的貿易壁壘會提高美國進口零部件的成本和削弱美國製造業競爭力,也不能為美國創造更多就業崗位,因為流向海外的低技能就業崗位已被機器自動化生產所替代。
分析人士指出,隨著中美兩國經貿往來規模不斷擴大,利益融合更加深入,雙方在經貿合作中出現分歧和摩擦是正常的。中美兩國政府在處理多起貿易摩擦的過程中積累了不少經驗,雙方應更多使用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來解決兩國貿易爭端。
作為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中美經貿聯繫日益緊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交融格局業已形成。雙方應登高望遠,牢牢把握中美經貿合作互利共贏的主旋律,妥善管控兩國經貿摩擦,不斷擴大兩國經貿合作的利益交匯點。(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