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國際·環球軍情)新聞分析:誰在耍弄“金色眼鏡蛇”

2017-02-14 14:36:21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2月14日電新聞分析:誰在耍弄“金色眼鏡蛇”
新華社記者淩朔
代號為“金色眼鏡蛇”的美泰年度聯合軍事演習14日在泰國中部梭桃邑海軍基地開演。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裏·哈裏斯出席開幕式。
“金色眼鏡蛇”是特朗普就任總統後美軍參與的首場聯合軍演,而哈裏斯這一高級別“鷹派”軍官的出現更是讓不少媒體熱衷解讀“特朗普東南亞政策的端倪”。《日本時報》甚至刊文稱:美國“升格”美泰軍演意在抗衡中國。
“金色眼鏡蛇”確實在“升格”嗎?還是在被各種勢力炒作與耍弄?特朗普真的要把這一進行了30多年的聯合軍演改造成“抗衡中國”的工具嗎?
(小標題)“輕量級”軍演
事實上,今年的“金色眼鏡蛇”仍只是一個“簡版”或“輕量級”軍演。
2014年,泰國發生軍事政變,美國高調譴責,削減對泰軍援,停止直接軍事訓練,前所未有地降格“金色眼鏡蛇”聯合軍演規模,削減參演人員和項目。至今,這一軍演的總體規模和美方參演人員規模仍處於最低谷。
去年8月,美泰軍方在曼谷會晤,確認今年軍演維持在“簡版”規模。今年美方參演人員3500人,比2015年和2016年時3600人略有下降。而在泰國軍事政變前、2014年初舉行的“金色眼鏡蛇”聯合軍演中,美方派出4300多人。歷史上美國派兵參加這一演習的最大規模超過6000人。
今年,共有29個國家參與或派觀察員觀摩“金色眼鏡蛇”聯合軍演,參加總人數8333人。而過去,參加這一演習的總人數大多過萬。即便是泰國軍事政變後的2015年,參演總人數也達到1.3萬人。
(小標題)奧巴馬的考量
哈裏斯確實是3年來美國派出參加美泰聯合軍演的最高級別軍官。只不過,由他代表美方出席開幕式並非特朗普授意,而是特朗普前任做出的決定。雙方早在去年底就已敲定雙方出席人選,因此哈裏斯的出現與特朗普的東南亞政策沒有太大關聯。
當時奧巴馬政府決定派哈裏斯前往泰國有其地緣政治考量。
泰國發生軍事政變後,美國採取了較為強硬的對泰政策,沒有派出高級別官員訪問泰國,雙方各層級官方關係也較過去明顯疏遠。但這3年間,泰國政府並沒有為了緩和泰美關係而主動“求親近”。相反,泰國與印度、俄羅斯、中國等國加強軍事合作,讓奧巴馬政府感覺“不安”。
受制於美國國內法律對“政變國家”的交往限制,奧巴馬政府無法直接使美泰軍事關係正常化,包括軍售補貼、軍事訓練等軍事合作都無法展開,因此,只有借“金色眼鏡蛇”這唯一的軍事交流窗口做文章。在增派人員或增設演習項目都比較困難的情況下,提高美方代表的級別算是最低成本的示好了。因此,一些泰國政治分析師認為,派哈裏斯出席只是美泰軍事合作跌至谷底後“略有回暖”的一個表面現象。
更有分析認為,哈裏斯赴泰“醉翁之意不在酒”——表面是出席聯合軍演開幕式,實際則是要向泰國政府施壓。《華盛頓郵報》12日刊文判斷,哈裏斯此行除了出席軍演,還要會面泰國總理巴育及多位軍方高官,敦促巴育儘快舉行選舉。因為美方擔心,巴育政府先前修改憲法以及出臺“20年改革計劃”很可能意味著軍方會持續左右政治。事實上,哈裏斯在14日出席演習開幕式的講話中已經向泰國“喊話”,呼籲泰國“回歸民主”,因為“美國需要泰國這個長期的盟友”。
(小標題)“眼鏡蛇”被炒作背後
美國於上世紀80年代在東南亞幾乎同時推出兩個年度聯合軍演機制,一是美泰“金色眼鏡蛇”,二是美菲“肩並肩”。這幾年,美日一些媒體不時炒作這兩個軍演,主要看中其橫跨南海東西兩側的“區域優勢”。去年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上臺後,美菲“肩並肩”聯合軍演有降溫趨勢,這時,一些別有用心的西方媒體開始炒作“金色眼鏡蛇”,試圖使其承擔起“新功能”。
但實際上,“金色眼鏡蛇”軍演機制與美日、美韓軍演的地緣價值不可同日而語。這與泰國政府和軍方對演習的訴求密切相關。從演習項目看,美泰聯合軍演的內容主要側重於人道主義救援和民事支持。
泰國所在的中南半島以及整個東南亞地區沒有突出的國家矛盾與區域政治危機。泰國並不希望強化軍事演習的震懾功能,而是更希望“金色眼鏡蛇”的作用定位在三個方面:一是幫助泰國加強與美軍的協同性;二是持續推動美國對泰國軍隊的訓練;三是加強泰國軍隊在救災、人道主義救援等方面的能力。近年來,還增加了一項內容,就是加強泰國軍隊的反恐能力。
從實際效果看,“金色眼鏡蛇”對泰國及周邊國家的救援能力的提升確有幫助,這在2004年的印度洋海嘯和2013年的菲律賓“海燕”風災中已經得到驗證和評估。
從今年演習項目看,“金色眼鏡蛇”的功能定位沒有變化,除在本月24日閉幕式前安排一場表演性質的混合實彈演習,其他演習項目包括17日的兩棲登陸演習、23日的人道主義民事救助演練等。倒是19日有一場疏散非戰鬥人員演習——參演日方塞入“金色眼鏡蛇”的“私貨”,這是安倍政府強推的新安保法實施後自衛隊海外行動擴權的又一次實際操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