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中華民族為人類發展探索全新道路——十八大以來的中國政治經濟學之一

2017-02-27 19:00:45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2月27日電題:中華民族為人類發展探索全新道路——十八大以來的中國政治經濟學之一
編者按:2月27日出版的《瞭望》新聞週刊,發表題為《“直挂雲帆”這五年——十八大以來的中國政治經濟學》的長篇綜述。文章指出,十八大以來中國最大的成功是戰略決策的成功,而支撐一系列戰略決策的基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重大創新在過去四年裏厚積薄發。即日起,新華社對外部將分五個部分對文章進行摘發。27日播發第一篇《中華民族為人類發展探索全新道路——十八大以來的中國政治經濟學之一》。(編者按完)

文/《瞭望》新聞週刊記者王健君

“我們的責任,就是要團結帶領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接過歷史的接力棒,繼續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努力奮鬥,使中華民族更加堅強有力地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為人類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
“我們的責任,就是要團結帶領全黨全國各族人民,繼續解放思想,堅持改革開放,不斷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努力解決群眾的生產生活困難,堅定不移走共同富裕的道路。”
“我們的責任,就是同全黨同志一道,堅持黨要管黨、從嚴治黨,切實解決自身存在的突出問題,切實改進工作作風,密切聯繫群眾,使我們黨始終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堅強領導核心。”
這是2012年11月15日,習近平同志以新一屆黨中央總書記的身份,在十八屆中央政治局常委同中外記者見面會上,向13億多中國人民許下的重諾。驀然回首,今日之中國、今日之中國共產黨乃至今日之世界,已在過去的1500多個日日夜夜裏,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2016年12月底,美國《華爾街日報》報道稱,自2013年以來,有100餘萬名黨員在反腐行動中受到懲處。習近平要求加強對政治權力的約束,創造一個“制度籠子”,確保黨員幹部“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文章認為,在領導層積極開展反腐鬥爭的背景下,中國共產黨在鞏固執政黨根基方面正在發生質的飛躍。
“2016年,很多美國人已開始感覺到中國發展對其日常生活的影響--在購物中心,在付款時--而且感覺到世界權力中心正從美國轉向中國。”2017年1月20日,伍德羅·威爾遜中心基辛格美中關係研究所所長羅伯特·戴利在美國《外交政策》雜誌撰文稱,“2016年,中國的宏偉規劃可能開始使天平向中方傾斜。”
西方世界的這種感覺在2017年1月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年會上尤其強烈。德國《商報》在會議期間刊文感慨,“這個世界看上去好像顛倒了。即將就職的美國總統對世界發出實施懲罰性關稅的威脅。同時,中國國家主席發表了支持公正的全球化的主旨演講。當今世界最大的共產黨的領導人在達沃斯的經濟精英年會上成為維護自由貿易最強有力的先鋒。”
接受《瞭望》新聞週刊記者採訪中,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分析說,十八大以來的四年裏,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抓大事、議大事、乾大事,綱舉目張,戰略佈局和總體佈局都取得了令人矚目的重大進展,並使中國勝利完成“十二五”規劃所確定的主要目標和重大任務:24個主要指標完成率高達96%,為歷次五年規劃完成率最高的一次,“中國經濟實力、科技實力、國防實力、國際影響力,特別是綜合國力又上了一個大臺階”。
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首席專家陳東琪為《瞭望》新聞週刊記者解讀說,2016年中國GDP達到74.4萬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6.7%,高於印度的6.6%,三年後重奪全球主要經濟體經濟增速第一。按照IMF測算,2016年度中國為全球經濟增長貢獻了1.2個百分點,貢獻率達到33.2%。而美國只貢獻了0.3個百分點,歐洲也僅0.2個百分點。這意味著中國的貢獻率遠超所有發達國家之和。
四年多過去了,胡鞍鋼回顧認為,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大手筆不斷”,最精彩也最有意義的一件大事,就是“四個全面”國內戰略佈局加上一個“積極參與全球治理”的國際戰略佈局,為中國開闢了空前的“天時、地利、人和”新局面,也創造了中國在世界上最有國際影響力、最具全球領導力的紀錄。“黨中央順勢而為,應勢而動,乘勢而上,不僅進一步延長了中國發展的戰略機遇期,而且更加自信、充分地利用了這一戰略機遇期。”這位專注中國國情研究30餘年的學者給出的結論是,“十八大以來中國最大的成功是戰略決策的成功,而戰略決策的成功是中國成功的根本原因。”而支撐一系列戰略決策的基礎,則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重大創新在過去四年裏厚積薄發。
“進入新世紀後,人類文明發展開始進入一個全新的階段,突出的標誌就是,西方國家的經濟效率、社會效率和制度效率都在持續下降,而以中國為代表的、影響力快速上升的新興國家迫切需要找到可持續發展的自主道路。”接受《瞭望》新聞週刊記者採訪中,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認為自己看到的場景就是,“劇烈的全球性結構性調整,正在世界範圍內尋求新的平衡”。
從外部環境看,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從美國引爆,直接導致冷戰結束後興起的這波最大規模全球化進程的重創乃至停滯,西方發展模式漏洞百齣、缺失盡顯。發達國家尤其是以美國為首、以華爾街金融利益集團為資源配置中心主導的“中心-邊緣”國際生產和消費大循環,產生了自身難以有效克服的制度性矛盾,出現斷裂和崩潰之態。
從內部壓力看,中國發展模式的轉型日趨緊迫。“中國也是國際金融危機最大受害者之一。”胡鞍鋼研究發現,2016年中國外貿依存度為33.1%,數據回歸到了18年前的1999年。“中國外貿依存度在2006年達到64.8%的頂峰,在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前兩年開始下滑,直到今天降至十幾年前的比例水準,說明這場危機對中國的衝擊極其劇烈。”他認為,這是中國經濟增速2010年後下降的重要外部因素之一。同時也印證了,改革開放三十年後,中國發展轉型的內在緊迫性,一直是現階段和未來相當長時間主導中國經濟社會變革的核心內因。
從發展矛盾看,新世紀第二個十年最突出的變化是,一方面,全球化迅猛發展,各國發展所需要的協調深度和廣度前所未有,任何單邊或雙邊的方式都難以解決諸如經濟危機、金融危機抑或氣候和環境等全球性問題,必須是多邊的集體行動;另一方面,民粹主義衝擊下的發達國家的國家治理日益分裂和破碎,西方保護主義、孤立主義思維意識不斷強化,正在加大全球發展的協調難度。
尤其是西方發展模式急劇衰頹,世界各國發展共識日趨分化,人類面對著發展模式、發展道路的大抉擇。為此,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的政策實踐者和研究學者都開始反思,並尋求新道路、新理念和新理論,以期重建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和經濟社會發展新模式。包括中國在內,人類未來向何處去?亟待發展新思想、新理念、新方略的指引。
劉尚希認為,審視這個複雜的世界格局,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全球的變化與中國緊密關聯,而中國日益全球化的發展特質,也決定了“要搞好全球的治理,就要搞好中國的治理。中國內部的治理搞好了,那麼全球的治理也就有了希望。如果中國內部治理搞不好,全球的治理也很難有前途。因為,不管中國怎麼幹,中國對世界的影響都在那裏”。
正是在這千年未有之大變局的滄海橫流時刻,十八大報告向世人宣告了“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在劉尚希看來,這既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的宣言書,也是13億多國人為實現民族復興大業對執政黨的時代要求,更是中華民族再次為人類發展探索全新道路拉響的啟航汽笛。
採訪中,中央黨校經濟學部教授田應奎對《瞭望》新聞週刊記者談到,正是源於長期積累的深厚理論素養,和堅定不移的理論自覺和理論自信,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不但善於運用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基本原理指導全面建成小康階段的社會主義實踐,而且在執政實踐上不斷對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作出了一系列全新發展,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重大創新,呈現出噴薄而出的活躍局面。
他列舉說,關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經濟制度的理論;關於樹立和落實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的理論;關於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的理論;關於中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的理論;關於推動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相互協調的理論;關於用好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的理論;關於促進社會公平正義、逐步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理論;關於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理論……
田應奎認為,實踐表明,這些理論成果是適應當代中國國情和時代特點的政治經濟學,充分體現了當代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的最新成果,更是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通過中國社會主義具體實踐的21世紀新生,為“兩個一百年”的奮鬥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指明瞭最優路徑。(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