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體育)比利時很難培養下一個塞弗 可能會出對中國友善的國際乒聯主席

2017-04-29 21:17:42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4月29日電 比利時很難培養下一個塞弗 可能會出對中國友善的國際乒聯主席
新華社記者馬邦傑
比利時乒乓球名將大塞弗和他的恩師王大勇最近神神秘秘地來到北京。塞弗25日回國,王大勇一直待到29日才離去。
在北京王府井附近的一家酒店內,記者見到了王大勇。陪同他的還有一位過去的比利時乒乓球名將、最近在中國做生意的多米尼克。他對年逾七旬的王大勇充滿了崇敬。“沒有王(大勇),就沒有塞弗的成功,也不會有比利時乒乓球當年的輝煌。”這位一度在比利時乒壇排名第六的老將說。
那王大勇為什么不能再培養一個塞弗出來?這個問題在困擾記者多年,這次終於能夠親自聽到王大勇給出答案。
答案在於王大勇與塞弗往昔那段為期兩年的奮鬥歲月,即甜蜜又艱辛,最終成就彼此。王大勇說,那是一段他從來沒和別人分享的歷史。
“王先生,您能週末到我家去教我打球嗎?”王大勇和塞弗的結緣就是起自這句話。
王大勇是1989年應聘去比利時任教的。當時他負責培訓一批選手。“他們都是業餘選手,沒法和我們國內選手比,訓練也不系統,都是由著自己的性子來,練累了就不幹了。”王大勇說,“但有那麼一個孩子對我的訓練方法感興趣,週末要求我去他家裏教他打球。這個孩子就是大塞弗。”
從那以後,每到週末,王大勇就住到塞弗家裏去,兩人住一個房間,他睡小床,塞弗睡地板。每次他都住兩三天,每天訓練兩次,一次兩個小時。
王大勇其實不願住到塞弗家裏去,更不想和他同住一個房間,但為了培養這個難得認真的球員,他默默忍受了一切,且分文不取。
“當時沒想到要錢,就是很欣賞他的態度,打心眼裏想幫他。”王大勇說。
就像米開朗琪羅當年在羅馬潛心雕刻他的第一尊《聖殤》像,王大勇花費兩年的心血打造出了自己的傑作——9次名列世界第一的大塞弗。
但塞弗之後再無塞弗。
塞弗有個充滿靈氣的弟弟,人稱小塞弗,可惜沒能修成正果。“他的天賦遠超哥哥,但不肯努力。”王大勇說罷,連連嘆息。
成功是很詭異的事情,你需要先天的天賦以及後天的努力,更需要運氣。運氣是個任何科學都解釋不清楚的東西。王大勇和塞弗機緣巧合走到一起,就是一種運氣。或許在某個地方有個像塞弗這樣的孩子在等待王大勇這樣的教練,而在塞弗之後王大勇也一直在尋找這樣的孩子,但他們生命的軌跡沒有交集。
王大勇說,在比利時乃至整個歐洲都沒確立中國這樣的乒乓球人才培養模式。從蔡振華到樊振東,中國乒乓球歷經多代輝煌,演繹豐富的歷史。而這期間比利時的乒乓球歷史只有一個人名:塞弗。
王大勇一直在努力改變比利時的乒乓球現狀,這涉及社會制度以及意識文化的層次,他一人之力難有作為。大塞弗在堅守二十多年之後,也於前年年底宣佈退役。
塞弗退役之後,人生又有了新的目標——競選國際乒聯主席。此次他和王大勇來京,是師徒二人的又一次合作——遊說中國乒協的支持。
塞弗承若,如果當選,他將維持規則不變。因此,他不會像前國際乒聯主席沙拉拉那樣為了遏制中國乒乓球而頻變規則。
“可能因為我的關係,塞弗對中國非常有感情,從來不說對中國影響不好的話。”王大勇說,“如果他能當選國際乒聯主席,會友善地對待我們中國乒乓球。”
王大勇現在已經不再擔任比利時乒乓球國家隊主教練,除了負責男單一號、二號選手的技術訓練之外,他把更多時間投入到中國和比利時乃至歐洲之間的各種交流活動中。
他和塞弗情同父子,超越師徒關係。如果塞弗能夠成為國際乒乓球的掌門,被前國際奧委會主席羅格稱作“中西文化的擺渡者”的王大勇,可以依託一個更高的平臺進行更多的中西文化擺渡。(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