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探访泉州阿拉伯后裔村:千年海商续写“丝路”传奇

2017-05-09 14:35:57  来源:新华社 【返回列表】

新华社福州5月9日电(记者徐泽宇、张逸之)600年前,郑和船队泊渚泉州港候风,这座被马可·波罗称作“刺桐”的港口一时风帆蔽日、舳舻千里。即将远赴西洋的郑和拜访了当地阿拉伯商人后裔郭仲远。天为伞盖,海为凭栏,两人在泉州古港边畅谈碧波万顷之外的海国图景。
600年后,郑和舰队的喧嚣不再,泉州港却繁忙依旧。郭仲远的后人郭景专正计划购置第五艘万吨级货运船舶,力求来年将自己运输船队的总吨位提升到10万吨。
52岁的郭景专来自泉州的石渔村,这裡绝大多数村民都是郭仲远的后裔。石渔村位于泉州湾入海口,紧邻泉州的海港石湖港。全村5000多人口,八成以上从事著海运相关的产业,延续著先祖漂洋过海带来的海商传统。
“我祖祖辈辈都是做海运的,血液里都流淌著海水。”郭景专操著浓重的闽南腔说道。郭景专的曾祖父一辈子出海经商,晚清时期遭遇过海盗,抗战时一船茶油曾被日本人放火烧掉。
郭景专从17岁开始帮人跑船,从那时起,他就梦想着有一天能拥有自己的船队。1996年,郭景专与亲朋好友凑钱买下集体所有的几条小船,成立了股份制的船运公司。二十年来,郭景专的公司也从几百吨的小船散货运输,发展到万吨级货轮集装箱远洋船队。
“中国海运集装箱化比国外还差一大截,集装箱船运在国内有巨大的发展空间,所以我才準备在年内再买一艘三万吨的大型运输船。”郭景专在谈到未来的打算时说。他让儿子在船企基层锻炼,希望他有朝一日能继承自己的衣钵,将祖辈出海远航的薪火继续传递下去。
从石渔村走出来的船运公司有十几家,它们承担起了整个泉州地区四分之三的海运运力。和郭景专一样,郭东泽、郭东圣兄弟也是从石渔村的一艘铁壳船起家。如今,郭氏兄弟的安盛公司在全国民营船运企业中排行第3,世界排名26,成为当代中国航运业的巨头。
古泉州港被十四世纪的阿拉伯旅行家伊本·白图泰称作“世界上最大的港口”。阿拉伯商人带来龙涎、丁香、象牙,运走绸缎、瓷器、茶叶,为沟通中外的古代海上丝绸之路闯出了一片天地,很多阿拉伯商人也定居在了泉州。
有着800年历史的六胜塔矗立在石渔村的东山上,是泉州最古老的航标灯塔。指著目力所及最远处的两个离岛,石渔村村支书郭志猛无不自豪地说:“宋元时期,阿拉伯商船望见大坠、小坠岛的灯塔,就明白他们接近了陆地,再看到六胜塔的灯火,就知道他们到达了泉州。”
“苍官影里三洲路,涨海声中万国商。”六胜塔下的石湖港货箱如聚、吊塔成列,没有了古泉州港人声鼎沸的嘈杂,却多了几分紧张有序的忙碌。作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经贸文化合作先行区”,泉州辖区港口吞吐量连续五年突破一亿吨,石湖港不仅进入中国内贸港口前五名,而且还是对东南亚贸易重要的中转站点。
据郭志猛介绍,全村去年总产值达到28亿元,石渔村撑起了泉州海运的半边天,船运也成为这个村子的经济支柱。
石渔村的辉煌背后是延续千年的海商传统。石渔村西头的林銮渡是唐代设立的石湖古码头,也是泉州最早引入蕃商的港口。这裡还保留着五代十国的城墙、宋代的船堤、明代的石亭。
林銮渡口的“再借亭”记载着明朝官员曾樱招降泉州籍“海贼王”郑芝龙的故事,郑芝龙接受招抚后才放心地将6岁的儿子从日本接回泉州,成就了日后从荷兰殖民者手中收复宝岛台湾的郑成功。
每逢清明,郭景专都会与族人一起到泉州的百琦回族乡祭奠先祖郭仲远。百琦是福建省唯一的回族乡,百琦的郭氏家庙上还刻有阿拉伯文。郭景专说,“我们早已不再沿袭阿拉伯人的宗教信仰和传统习俗了,但是我们仍保留着祖先在海上开拓进取的精神。”
海浪拍打着岸边的礁石,巴士拉商人的叫卖声早已远去,海平面上也见不到阿拉伯三角帆船的风帆点点。不远处的石湖新港,一艘万吨级货轮缓缓驶出,巨大的汽笛声响起,回荡在21世纪的“海上丝绸之路”上。(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