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行走中國)走進西部麻風村:抗麻前線的“父女兵”

2017-06-19 14:24:41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重慶6月19日電(記者黎華玲 胡若晗)在中國一些地區,麻風病曾一度肆虐,各地曾陸續建立麻風病康復村。醫療條件落後的年代裏,在很多人看來,凡是進了麻風村的病人,就很難有出村的希望。1984年,30歲的村醫蔣威正決心留下,改變麻風村的命運。
蔣威正決心留下的麻風村位於中國西部的一個小村莊——重慶市巴南區木洞鎮棟青村,距離重慶城區數十公里。
麻風病是一種由麻風桿菌引起的慢性傳染病,主要侵犯皮膚和周圍神經,表現為肢體畸形殘缺潰爛。上世紀50年代,由於缺乏有效的防控手段,不少地方只得在偏遠的山區中建立麻風村,對麻風病人集中隔離治療。
蔣威正回憶說,對於那時的中國人來說,它就是高度傳染的不治絕症,是破壞容貌使人生不如死的“魔鬼”。
人們談“麻”色變,對於患者更是避之不及。蔣威正的出現給當地村民帶來了希望,他用細心、愛心守護麻風病人,一待就是三十幾年。
1972年的棟青村沒有醫生,村民得走10多裏山路去鎮上的醫院看病,很不方便。培養一名信得過、留得住的鄉村醫生,成為村裏的一件大事。
1976年,初中畢業後回到家鄉的蔣威正被村裏選中,送到重慶中醫研究所舉辦的中醫培訓班學習。之後,他成了一名“赤腳醫生”。
1984年,重慶市主城區唯一一家專門治療麻風病的醫院——巴南區皮膚病防治院擴建,蔣威正和其餘9名年輕的醫務人員一起,站在了麻風病防治工作第一線。
由於早期的“隔離治療”法和病人異於常人的面貌,人們對麻風病的恐懼十分嚴重。“那時逢年過節走親戚,都沒見過好臉色,走後他們還要在家裏消毒做大掃除。”蔣威正告訴記者,正是這種不被理解激勵他堅守在抗麻一線。
“說實話,剛開始工作時,我們對麻風病也有誤解。”蔣威正苦笑說,“第一次來的時候看到那種情況,患者嘴歪眼斜,有的手指頭都沒有,出門拄拐杖,當時看起來很害怕。”身處傳染病隔離區,就隨時面臨著被感染的可能,蔣威正也曾心生畏懼。
據他回憶,那時都是“窗口看病”,病人在窗口這邊,窗口另一邊的醫生則是帽子、口罩、手套、雨靴“全副武裝”。
1986年,專業的麻風病防治知識逐漸普及,抗麻第一線的醫生們脫掉了防護服,得以在診斷病情時與病人面對面交流,消除了病人心理陰影,拉近了醫患關係。
除了在醫院治療患者外,蔣威正還經常去各村進行流行病學調查,尋找未能就醫的麻風病人,給他們送醫送藥。從1986年到1992年,他背著標本採集箱,幾乎走遍了巴南區的每個鎮街、村落。
在他和同事們的努力下,從1987年至今,巴南區麻風患病率始終控制在十萬分之一以下。1997年,巴南皮膚病防治院榮獲“全國麻風病防治工作先進集體”和“全國麻風畸殘康復工作先進集體”。
從風華正茂的青年到兩鬢斑白的老人,今年63歲的蔣威正已經守護麻風病人33年時間。他本已到了退休年齡,可因醫院人手稀缺又將其返聘。“幹了三十幾的麻風工作,退休後放心不下病人。”蔣威正說。
因為醫院缺人手,蔣威正勸女兒報考皮膚病院。要一個年輕的女孩住進麻風病院,恐怕沒有幾個父母能夠心安理得。“但醫院已經20年沒來過新人,總得為這裡的病人想想辦法。”蔣威正說。雖然當時一些家人不理解他的做法,但他卻得到了女兒的支持。
2004年,女兒蔣朝輝從重慶醫科大學畢業,最終選擇接過父親肩上的重任,成為一名麻風病醫生。就這樣,“父女奇兵”接替了“孤身奮戰”。父女兩代人多年如一日,守護著麻風病人,踐行著消除麻風病的誓言。
蔣朝輝說,棟青村多年來沒有再發現新的麻風病人了,“麻風村”的名字將漸漸被人遺忘。“不久的將來,這裡將和許許多多村莊一樣,鳥語花香、安居樂業。”她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