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行走中国)张庆威,一位致力于拯救濒危满语的民间学者

2017-06-28 10:16:56  来源:新华社 【返回列表】

新华社石家庄6月28日电(记者曹国厂 周舟 费洪海)车把式、萨其马、剋扣、巴不得……这些来源于满语的词汇,至今仍在北方特别是东北方言和北京方言中经常使用。但是,2010年联合国公佈的世界濒危语言地图中,满语已被列为“极度濒危”语言,因为在满族上千万人口中,精通满语者已寥寥无几。如今,这一情况正在得到改善。
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满族的人口数量约为1040万。在满族人口分佈上,辽宁约534万人、河北约212万人、吉林约110万人、黑龙江约75万人,北京、内蒙古满族人口均在30万以上,河南等17个省级行政区满族人口均在1万以上、10万人以下。
现年46岁的张庆威是出生于辽宁岫岩县的满族人,现任河北民族师範学院满语研究所所长。他说,上述数据显示,满族人口是大分散、小聚居,主要分佈在北方地区。
张庆威说,满语的发展,有其兴盛、衰落、消亡、涅槃的过程。入关以前,满族的先民——女真人居住较为封闭,满语一直伴随着直系先祖的自然发展脉络而发展。
清朝以后,满语在乾隆时期经过《御制清文签》等的规範,在使用、规範性上达到顶峰。“当时不但朝廷公文使用满语,一些汉族等中央、地方大吏也精通满语。”
道光皇帝以后,清朝进入衰落期,满语的使用也随之衰落。不少地方的驻防八旗,不但在武力上“骑马,坠;射箭,堕”,满语也有“语不成句”“能粗浅说,精细不能”等记载。在清道光帝至清朝灭亡期间,满语日渐式微,直至清朝灭亡,数百万旗人,会满语的已经不多了,大多数直接使用汉语等其他语言文字。
“2010年,联合国公佈的世界濒危语言地图,指出全球每年消失的语言比珍稀动物还要快,满语被列为‘极度濒危’语言,随时都有消亡的危险。”张庆威说,这引起了政府及文化教育界的高度重视,拯救作为中华民族遗产之一的满语成为共识。也就是从那时起,中国各满族聚居地方开始积极投入到抢救满语的行动中。
张庆威从小跟他的奶奶学习满语。他说:“奶奶只会说一部分满语,但不会写,也不认识满文。老一辈人去世之后,年轻人中会讲满语者更是凤毛麟角。”
1994年大学毕业后,张庆威回到家乡岫岩税务局工作,工作之余,他到处访求会满语的人,并萌发了传承满语的想法。没有学员,就自己出去宣传;没有教学场所,征得单位的同意后,利用自己的办公室为学员讲课;没有教材,就自己编,并开办社会公益班。
“2011年底,岫岩县一些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出议案、提案,认为从拯救、传承满语的社会责任出发,应该着手做些事。”张庆威说,“岫岩县委、县政府找到我,委託我投身到满语拯救工作中。此事还被列为2012年岫岩县政府八项重点工作之一,由分管副县长挂帅,教育局落实,在全县抽调了约80名教师跟我学满语,我们编教材、讲义,搞培训。”
通过几年实践,目前岫岩县满语教育实现了“六有”:有教材、有课时、有教师、有授课标準、有考核评比、有比赛竞赛。
“互联网是冲击弱势文化的利器,同时也是文化传承的载体。”张庆威说,互联网让他有了和外界满语爱好者联繫的渠道。他和一些电脑水準较高的族胞联合,编制出《满汉电子辞典》,在网络上免费下载。
张庆威认为,一种语言消失后,以语言为载体的歌、舞、音乐、传说等各类文学艺术都会失去“灵魂”,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将面临传承无人的困境。因此,加强少数民族濒危语言文字的保护和抢救工作迫在眉睫。
2016年9月,张庆威收到河北民族师範学院的邀请,成为一名满语教师,并出任学院满语研究所所长。2016年第一学期,共有1300多名学生接受了满文入门教育。2017学年上学期,有500名学生选修了《满语语法一》。目前,河北民族师範学院的满族歌舞、满族体育、满族剪纸、满族刺绣等“满非遗”传承开展得有声有色,满族文化科研工作正深入进行。
“目前这些学生学习顺利,已经能将满文符号结合自己的专业,参加重大演出活动、进行特色LOGO设计、满文书法比赛、满语歌曲演出等。”张庆威说,他们的满文古籍整理工作进展顺利,将有大量的满文古籍成册存盘,他们会从中选择精品重新出版,他们还準备建成中国满文电子数据库……(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