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社會萬象)遭遇“小咬軍團” 中國西北百姓奮起“抵抗”

2017-07-01 20:26:47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烏魯木齊7月1日電(張曉龍 劉錦安)連日來,數以萬計的“小咬”來襲。蒙紗巾、噴防蚊藥……中國西北邊陲的百姓想出各種辦法,頑強“抵抗”。
“小咬”實際上是一種學名為“蚋”的昆蟲,居住在西北邊陲的新疆百姓習慣性地把體積只有蚊子的三分之一大、與蚊子一樣吸人畜血液的蚋稱為“小咬”。
“我在這兒生活53年了,每年6、7月都是小咬最多的時候。”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十師一八五團退休職工翟德昆說。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十師一八五團駐地境內有多條河流,是與南美洲亞馬遜河流域,非洲的乍得湖以及坦噶尼喀湖並稱的世界四大蚊蟲區之一。一八五團當地人介紹,每逢蚊蟲“旺季”,每平方米的蚊蟲數量可達一兩千隻。
雖然月平均溫度已達30攝氏度,但生活在一八五團的人們卻與舒適涼爽的夏季衣衫無緣。走在街道、居民區,只見男女老少個個成了“蒙面人”。人們頭上蒙著的各色紗布、紗巾是最基本的防蟲裝備。
作戰經驗豐富的“老兵”還會在厚實的紗巾裏潑上柴油、煤油、驅蚊劑、來蘇水、薄荷油等混合劑後,再嚴嚴實實地裹住頭部、頸部。即便這樣,小咬還是能鑽進來四處掃蕩。凡被叮咬處都會瘙癢無比,忍不住癢的人常把身體撓抓得傷痕纍纍、血跡斑斑。
為什么這處邊境地區會成為“小咬軍團”重點攻擊目標?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十師農業科學研究所所長張經常介紹,一八五團駐地西側、北側以阿拉克別克河為界與哈薩克斯坦接壤,東鄰別列孜克河,南有額爾齊斯河,“如此多的河流過境,加上氣溫條件,原本就容易滋生蚊蚋”。
張經常說:“近些年蚋的氾濫,原因還有兩點:一方面,氣候變暖造成蚋的幼蟲越冬成活率增加;另一方面,河流流量變大、水溫變高,為蚋的幼蟲提供了適宜的生長環境。”
3年前,第十師農業科學研究所曾聯合內地兩家科研機構研究蚊蚋防控,並從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院引進、示範應用了蘇雲金芽胞桿菌以色列亞種,但這種藥劑只能殺死在水流量較小的潛水區生長的蚋的幼蟲。“現有藥物不適用於現在的情況,我們沒法殺死河流中的幼蟲,而等到它長成成蟲,就無計可施了。”
張經常說,他與同事正在申請國家相關科研項目並尋求與國內研究機構合作,爭取早日研發出可以殺死蚋的成蟲的生物藥劑或者其他防控方法。
截至目前,這場“人蟲大戰”仍未結束。張經常估計,“戰鬥”至少會持續到7月初。(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