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文化視點)餘海波:描繪“中國梵高”的光影畫師

2017-08-07 15:52:31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8月7日電(記者郭穎)2004年第一次走進深圳大芬油畫村時,攝影師餘海波就與這個“世界最大的油畫複製工廠”結下不解之緣。在接下來的十幾年中,他一直用鏡頭記錄著畫工們晝夜臨摹世界經典名畫的場景,見證著大芬的發展。
餘海波導演的紀錄片《中國梵高》今年4月獲北京國際電影節最佳中外合拍長片。近日,該片先後入圍第48屆瑞士真實紀錄片電影節、2017年新西蘭國際電影節等多個國際電影節,並在第14屆日本SKIP CITY國際電影節榮獲最佳導演獎。
(小標題)“中國梵高”們
大芬油畫村位於深圳西部,是一個城中村。1989年香港畫商黃江到大芬創業,由此聚集了數千名畫工從農村來到這裡臨摹西方油畫,紀錄片的主人公趙小勇便是其中之一。從1997年起,趙小勇已臨摹了超過10萬幅梵高的作品;另一位主人公周永久和他的弟子們在畫工廠完成30萬幅經典油畫作品,他們也因此被稱為“中國梵高”。
在餘海波看來,大芬村的獨特現象在藝術史上並無先例。這裡的畫工們從農村進入城市,與油畫中的歐洲文化結緣,他們的個人命運與歐洲繪畫就這樣連接起來。這讓餘海波感到“東西文化千年時空的呼嘯穿梭,一種充滿著時空穿越的藝術力量感”。
紀錄片《中國梵高》是餘海波十多年來將鏡頭聚焦大芬村的結晶。2005年他開始拍大芬村,那時還是膠片攝影,他每天帶著一二十個膠捲去拍攝。在大芬村,許多人知道這個留著長髮整天帶著相機拍照的人。
在餘海波的早期採訪中,大芬創始人黃江了解到他的拍攝意圖後,就帶著他一個畫鋪一個畫鋪地走訪,去見大芬油畫村創辦時培訓的第一批學生。
“我一個一個釆訪,我們坐下來跟畫工或畫商喝茶。廣東的那種功夫茶,一道一道的工序,喝的是耐心,品的是人生故事。”餘海波回味說。
餘海波和畫工們成了好朋友,一起吃飯,一起喝酒,一起唱歌。“他們的繪畫與生活,期待與夢想,都深深地感染著我。”餘海波說,“很多人已習慣了我們之間用鏡頭的交流,習慣了我把視線放低來捕捉正在發生的人物情感。”
(小標題)友情的動力
餘海波的攝影作品《中國大芬油畫村》獲得2006年荷賽獎後,被美國舊金山當代藝術博物館、美國克蘭納特美術館、英國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收藏。
2011年,餘海波開始跟女兒餘天琦商量以大芬村畫匠為主題拍攝紀錄片。背後的動力,是眾多畫工兄弟們與他相互建立的信任和深層理解,純潔友情讓他不間斷地往前走。
“在拍攝中,我更懂得了去尊重生活,尊重奮鬥中的畫工兄弟,無論是畫工,畫工的老闆,他們都是我鏡頭裏的主角。”餘海波說。
《中國梵高》裏趙小勇全家人因臨摹梵高作品而了解梵高、崇拜梵高,他決定要去歐洲看梵高真跡。紀錄片記錄了他在歐洲的這段旅程。
在荷蘭梵高博物館不遠處的紀念品商店裏,趙小勇見到了和自己合作多年的荷蘭商人,也看到店裏有自己的倣作在出售。當知道這些“作品”零售價是他畫畫所得的十幾倍時,他默默不說話只顧抽煙。當到達梵高博物館看到梵高真跡的時候,趙小勇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那幾天,我們在一起天天交流到深夜,這次歐洲之行對趙小勇觸動很大,自己畫了梵高作品十萬幅不如博物館裏的一幅作品,他深深地感受到,原創的意義是無價的,任何臨摹都無法與之相比。”餘海波說。
(小標題)大芬的未來
餘海波希望《中國梵高》這部片子不只是一部中國紀錄片,而是全球化背景下發生在中國、與世界緊密相關的一個有意思的故事。
“這些畫工們在全球化商品市場中,仍扮演著‘廉價勞動力’的角色,但我認為畫工們的產品並不是簡單的工業品,也有畫工們自己的藝術想像。他們對梵高畫作技術層面有很深了解,我也被他們的藝術追求深深感動。”餘海波這樣認為。
《中國梵高》在多國展映時,觀眾反響都很大。餘海波被問到最多的問題就是紀錄片中畫工們今天的狀況。
如今,趙小勇已經由臨摹名作轉型為做原創,逐漸將主營業務轉移到了浙江。他在寧波開了一間畫廊,作品也大部分在國內銷售。大芬村越來越多像趙小勇一樣的畫工在複雜的現實與夢想中尋找原創動力。
餘海波說,大芬畫工轉型的路途中有個人理想與現實生活的碰撞,他們遇到的困難、掙扎與希望,同時也映射了中國從“中國製造”到“中國創造”轉型中的複雜。
他認為,大芬在探索著向原創轉型,向藝術和創意衍生品方向轉型的道路。也許多年之後,在商業與藝術的融合中,大芬油畫村有全新的突破,也許從這裡走出新的藝術和藝術家。
可以確定的是,餘海波的鏡頭仍將關注大芬村的未來故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