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九寨溝7級地震)震中手記:“砸不中”的腦袋與“死不了”的天使

2017-08-11 21:27:18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四川九寨溝8月11日電(記者張欽、馬牧旺青)一隻小松鼠從松林中探出腦袋,跳躍著穿過路面,又消失在對面的松林中。在馬路中間,這個小生靈忽然短暫停頓,遠遠看了一下記者這個“龐然大物”,似乎用眼神問候平安。
這是8月9日,在山體多處崩塌、道路大面積裂縫變形的省道301線“九道拐”,小生靈的出現就像休止符,耳畔響了一天的山石垮落聲好像暫時消失了。
是不是在大災面前,生靈之間都會惺惺相惜?從“九道拐”到九寨溝溝口,沿線山體多處大面積崩塌,“九道拐”一帶公路多處大石擋道,裂縫、變形。腳下的地在抖,山體崩塌形成的粉塵四處瀰漫。剛過“九道拐”,前方又遇到長達四五百米的山體塌方堵塞路段,山石還不斷滾落。
就在這個隨時有山石滾落的地方,記者遇到30多個男子,他們頭戴白色安全帽,身穿藍色制服,是中鐵一局成蘭鐵路指揮部的突擊隊,領頭的是8名黨員。地震當晚,他們就駕駛大型裝載機、挖掘機,從松潘縣施工工地馳援災區。
突擊隊隊長孫書深50多歲,頭髮花白,是中鐵一局成蘭鐵路指揮部的指揮長。8日晚上,聽說附近有震災,入黨近30年的孫書深馬上組建突擊隊挺進災區,兩位年輕的副手勸他不要去,但他還是決定親自帶隊。這幾年,只要施工地附近遇到災害,孫書深都會衝到災區,“總要有人打通道路”。
8日深夜,中鐵一局突擊隊進入九寨溝縣界內後,一路遇險排險。對他們來說,最大的難題是一塊橫亙在公路中間約400立方米大的巨石,這塊巨石擋住從松潘方向到九寨溝的所有救援、搶險車輛,鏟車挖不動,爆破來不及。
在餘震中,孫書深下車勘察,決定在巨石兩邊及上方大量堆積土石,臨時構建一個四五米高的土坡。淩晨4點多,當大型裝載機沿著新修的大坡爬上巨石準備繼續造坡時,車輛打滑傾斜,差點發生側翻。
破解巨石難題後,他們就一路除障,最終前進到與記者相遇的地方。從那時起直至11日,他們一直堅守在這裡,塌方,搶通,再塌方,再搶通,與震災和滑坡持續著拉鋸戰。孫書深說,幾天來,他已記不得在這裡搶通過多少次了。
臨走時,記者提示他們注意山石滾落。孫書深一旁的幾個年輕小夥子憨笑著說,不會砸中的。他們成天與大山打交道,對大山的脾氣還是有些了解。
怎麼會有石頭砸不中的腦袋?記者的腦海中浮現滑坡體下瀰漫的粉塵、石頭滾落的場景,還有那只可愛的小松鼠,忽然很想哭……
10日下午,記者來到地處漳扎鎮的九寨溝縣第二人民醫院,看到帳篷醫院的顯眼位置擺放著“黨員示範崗”的牌子。附近,一個身著綠色制服的中年女子不斷用沙啞的聲音招呼病人、安排工作。這名共產黨員是班九香,九寨溝縣第二醫院急診科主任。
8日晚21時許,班九香剛剛走到醫院門口,大地就開始劇烈搖晃。等到站穩腳跟,她就與大家會合,投入緊張的搶救傷員中。班九香說,當她看到母親懷抱著被砸傷的小孩、右胳膊嚴重受傷喊著“我要胳膊,我要寫字”的女大學生,眼淚就涌出來了。她拼命工作、組織轉診,心裏想的是努力多救人。
次日1時許,這裡的傷員該轉診的差不多都轉診了,聽說10多公里外的塔藏鄉上寺寨有許多群眾受傷了,班九香又與10多名同事一起去鄰鄉衛生院增援。從九寨溝縣二院到上寺寨村一路都是狹窄的溝道。半路上,崩塌的山石阻斷道路,他們冒險棄車步行。行走中,遇到餘震,石塊飛落,要不是後面的同事拉班九香一把,她就被石頭砸中了。在上寺寨村,她與同事一道搶救了10多名病人,其中包括3名危重病人。
班九香是一名“80後”,記者見到她時,她正忙著接診傷員。忙完之後,健談的她與記者聊起來。忽然,當說到9日一早他們冒險徒步前往上寺寨的經過,她哭了起來。
“我是白衣天使,我不會死的,我一定能衝過去!”她說:“通過那個山體崩塌的路段時,我就這樣一直給自己打氣,鼓勵自己一定要勇敢點,一定要衝過去!”
阿壩州松潘縣公安局交警大隊大隊長王毅帶領20多名交警,馳援災區,連日來在危險塌方路段冒險指揮交通、疏導車流;武警四川森林總隊作訓科科長馬志鵬冒險帶領官兵進入122林場,發現並解救被困在坍塌點的170多名群眾……這些平時默默無聞的黨員、幹部和職工們,在關鍵時刻牢記職責、使命,擼起袖子搶險救援。
在九寨溝災區,最鮮豔的是黨旗。許多黨員繼續奮戰在搶險救援一線,用他們的樸實行動,讓黨旗成為最溫暖的顏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