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中共致力開創科技創新新局面

2017-08-16 15:25:26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8月16日電(記者屈婷 喻菲 徐海濤 王軍)去年盛夏的一天,“探索一號”科考船駛入公海,狂風讓船艙上下起伏,63歲的領隊劉心成卻穩如標槍,站立船頭。
2016年6月到8月,“探索一號”遠赴地球最深處的馬利亞納海溝,開展中國首次綜合性萬米深淵科考。
曾在海軍服役39年的劉心成,深諳大海無常秉性。但遠洋科考的經歷卻讓他意識到:“科學探索比大海更無常。下水裝備科技含量和集成度高,不確定因素多,成功和失敗往往在一瞬間轉換。”
看著眼前60名被風浪折磨得消瘦、疲憊不堪的科考隊員,劉心成以臨時黨支部的名義,召集開會,鼓舞士氣。他說:“必須上下擰成一股繩,集中力量,才能闖過龍潭,覓得‘珍寶’。”
集中力量辦大事,是中共近百年發展史上重要的經驗之一。如今,這一經驗正被用以實現一個目標:在2050年成為世界科技創新強國。
中共十八大提出以創新驅動發展的戰略,“科技創新”成為這一戰略的核心。太空、深海、深藍和量子世界……在基礎研究和戰略關鍵技術的最前沿,中國的速度和決心令世界矚目。

(小標題)“井噴”下的靜流
“呼叫海底,呼叫海底!”2017年3月6日下午,“探索一號”科考船在甲板上發出回收指令。
但“海鬥號”無人潛水器對這個拋載上浮的指令突然失去反應,仍隨著微細光纖的牽引,不斷下沉。
連接母船和“海鬥”的光纖到達長度極限,最後斷開。為它奮鬥多年的瀋陽自動化所的科研人員唐元貴等人失聲痛哭。
“海鬥號”曾在首次科考中創造了歷史:深潛至10776米,開啟了中國海洋科考的“萬米時代”。
“這是它第七次進行萬米深度的下潛。”劉心成說,它本可以進博物館,科學家卻選擇了“更悲壯的離別”。
在遠洋科考中,有一句話叫:寧冒風險,不當逃兵。在2016、2017年的兩次深淵科考中,所有的科考裝備都下潛到了設計深度,完成了近200項科學實驗。
近一年來,中國重大科技成果不時涌現:國際首次萬米深淵保壓取水;世界首顆量子科學實驗衛星“墨子號”提前完成科學目標;“神威·太湖之光”連續三次蟬聯全球超級計算機500強榜首……
一位知乎網友在回答“如何看待中國科技成果井噴現象”的帖子裏說:“比起井噴,更值得說的是更深的井水。”
中科院院士、高能物理學家李惕碚奔走呼籲了18年,才促成中國首顆X射線天文衛星“慧眼”的誕生。這顆衛星依據的原創技術方法太“超前”,當時還不能被海內外學界廣泛地接受。
每當感到氣餒時,他都會想起自己的老師、中國高能實驗物理奠基人之一張文裕的教誨:“搞基礎科學,不僅要耐得住寂寞,還需要耐心說服政治家和出資人。”
如今,像李惕碚一樣的科學家迎來了基礎科學的“春天”。《華爾街日報》刊文稱,中國政府在基礎科學上的投入資金已從2005年的19億美元上升到2015年的101億美元,“中國的研發投入有望在2020年之前超過美國”。
“慧眼”是中國空間科學先導專項中眾多科學衛星之一。未來10年,這些科學衛星將聚焦當前國際重大的基礎科學前沿:宇宙起源、黑洞、引力波、係外行星探測、太陽系資源勘探等。

(小標題)從“跟跑者”到“領跑者”
6月15日,“慧眼”成功升空。李惕碚難掩激動:“中國近代很落後,我們這一代人,受錢三強、何澤慧、王淦昌等老一輩科學家很深的影響,真正希望推動中國的自然科學走向前沿。”
1961年,還在用筆尺繪圖、算盤運算的中國科學家,就在北京召開了一場關於星際航行的座談會。這個座談會持續了3年,開了12次。
即使在國家發展遭遇挫折的1960年代後期,中共也沒有中斷對高級科學人才和尖端科學技術的支持。“兩彈一星”的成功研製,標誌著中國進入了發展科學的國際“賽道”。
如今,中國量子研究團隊取得的成果,讓人類有了觸摸星際旅行、超時空傳送等科幻場景的可能性。他們利用“墨子號”先後完成了千公里級星地雙向量子糾纏分發、從衛星到地面的量子密鑰分發和從地面到衛星的量子隱形傳態實驗。原定兩年完成的三大科學目標,不到一年提前完成。
這三項量子實驗將會是未來全球量子網絡的核心組成部分。中國科學院院長白春禮說,這標誌著中國量子通信研究“全面領先”。
2017年5月,世界上首臺超越早期經典計算機的光量子計算機在上海誕生。中國有望在2020年製造出超越目前最強大的超級計算機的量子計算機,實現“量子稱霸”。
在這個量子“夢之隊”中,36歲的中科大教授陳宇翱承擔重任。他三年前接受採訪時坦承,中國在超冷原子的研究上還“比較落後”,“我們還在追趕”。但短短幾年間,他們從“跟跑者”變成了“領跑者”。
陳宇翱天賦過人,中學時就在國際物理競賽中脫穎而出。被保送進入中國科技大學攻讀物理後,他接觸到了量子力學,漸漸被這個極具顛覆性的量子世界吸引。
2011年底,陳宇翱從德國海德堡大學博士畢業回國。這其中固然有他的恩師、中國量子“領軍人”潘建偉的感召,最重要的還是感受到祖國對於青年科技人才的“拳拳之心”。
過去5年,中共實施了一系列改革措施,激勵高級人才。從科技成果轉化、科研預算到分配政策上,以“知識價值”為導向,甚至從頂層設計上,修改法律法規加以支持。
“我是‘青年千人計劃’中的一員,中央財政會給予入選者一次性補助和科研經費補助,這是從前想都不敢想的。”陳宇翱說,在國外只能“打下手”,回國卻讓你“頂上去”“扛大梁”。

(小標題)基礎科學的“中國時代”
在海拔5100米的西藏阿裏獅泉鎮附近,坐落著中國基礎科學的三大“前沿”基地:中科院國家天文臺阿裏觀測站、阿裏原初引力波探測實驗站、阿裏量子隱形傳態實驗平臺。
在它們周邊,一個國際水準的“暗夜公園”已投入運行。它是亞洲首個暗夜保護區,將為天文愛好者提供觀測夜空的好去處,推動當地發展獨特的星空旅遊。
中共引領的此輪科技創新,正釋放出重視基礎研究的強烈信號。未來五年,中國將重點突破基礎前沿科學領域,其中包括宇宙演化、生命起源、腦與認知等。
在探索宇宙起源的引力波探測上,除了阿裏的項目,“太極計劃”“天琴計劃”相繼浮出水面。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稻城縣海子山,高海拔宇宙線觀測站(LHAASO)像一根靈敏的“探針”,將從宇宙線入手,求解宇宙演化之謎。
未來,這些科學大裝置有望帶來基礎科學的“中國時代”,並很可能將幫助中國應對現實中的一系列挑戰:經濟轉型、消除貧困、保護環境和可持續發展……
阿裏地區行署專員彭措說,“暗夜公園”將給貧困的阿裏帶來比傳統旅遊業態更豐富的發展模式,“扶貧說到底還是要扶‘智’。一個民族只是關心腳下的事情,註定沒有未來”。
目前,中國已將發展新一代人工智能列入國家戰略。作為一門交叉和融合的前沿科學,人工智能與一國基礎科學研究的積累密不可分。
科大訊飛董事長、人工智能專家劉慶峰正在牽頭一項關於“類人智能項目”的研究。他說:“一定意義上,中國和美國同時進入了人工智能的‘無人區’。這是一個非常令人激動的時代機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