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行走中國)漁民“西遊記”:戈壁湖泊上的捕魚隊

2017-08-31 09:24:28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烏魯木齊8月31日電(記者白佳麗、胡虎虎)為了營生,7家向海而生的漁民溯長江西遊,在中國離海最遠的新疆紮下了根。7條漁船、7頂帳篷沿著被譽為“戈壁大海”的烏倫古湖南岸一字排開,組成風裏浪裏的夫妻捕魚船。
“聽人說,這邊‘水裏撈財’更容易。”年已半百的陳桂山兩口子是他們當中的一對。丈夫出生在江蘇高郵的漁船上,打小跟著父母在江河湖海上漂泊,年輕時在長江打魚時結識了同樣出生在漁船上的趙有蘭。9年前,兩口子賣掉木船,攜家帶口,隨著親戚來到新疆,組成捕魚隊,買下挂機鐵船,天熱的半年在北疆的烏倫古湖捕魚,天冷的半年在南疆博斯騰湖。
烏倫古湖和博斯騰湖分居天山南北,相距約1000公里,同為新疆的主要漁業生產基地,兩湖水域總面積與400多個西湖相當。7家漁民像牧民一樣,隨著季節變化在兩湖間“轉場”,用他們的勞動豐富著人們的餐桌。
8月底,禁漁期結束的烏倫古湖迎來捕魚旺季。6點,比起內地更晚迎來初陽的新疆還是滿天繁星,精瘦的陳桂山一頭亂發走出帳篷,叫上25歲待業在家的兒子陳照柱,穿好防水褲和救生衣,登船起航。其他人也陸陸續續出發。湖天相接處微露粉光,馬達在一片寂靜裏有節奏地震動,漁船向著自家的深水泊網駛去。
半小時後,陳桂山和兒子到達捕撈區。拋錨、收網、撈魚,父子倆沒有言語卻配合默契。兒子在一旁拉網,父親跪在船舷旁,右手伸在水裏兜住網底,左手不停地將符合捕撈標準的魚甩進魚艙。魚兒躍起,水花四濺,陳桂山抹了一把臉上的水,解釋說:“因為不能一網捕盡,小魚得放生,所以必須一條一條撈起。”
撈完兩網,船已裝滿,陳桂山格外珍惜這樣的收穫。他說,運氣不好的時候,把總長為1000米的8個網一一撈凈,都不見得能有這麼多,烏倫古湖在大風區,颳風的日子更是連出航都困難。白斑狗魚、河鱸、鰱魚……各種魚不時掙扎著從魚艙裏跳出來,陳桂山將它們撿回去。兒子發動漁船,父親用水壓控制船的平衡,駛向賣魚碼頭。
碼頭上已經停著4艘船,收購早已開始。父子倆到得晚,便加快了動作。不善言談的陳桂山表現罕見的積極。“我把好的挑出來,你把這條大鰱魚拿走吧!”他著急地推銷著。遇到熟人客商老劉,陳桂山便迅速裝上一筐,抱到秤上,直到老劉允諾收走,陳桂山才松了口氣,笑著說:“老劉老劉,快點加油。”剩下沒人收購的魚,陳桂山只好放養在湖中,等待買家。
數小時後,漁民們捕撈的魚將出現在烏魯木齊、湖南、深圳等地的市場上。“烏倫古湖與額爾齊斯河相連,水質好,這裡的淡水魚種獨特、口感鮮嫩,很受內地人歡迎。”福海縣水產局局長趙勁松說,福海人與魚有著深厚的感情,饑荒年代湖魚是大家的“救命糧”,現在漁業給當地帶來了財富,也為像陳桂山這樣的漁民提供了就業機會,所以福海人很珍惜這裡的資源,堅持著嚴格的禁捕、限捕制度。
父子倆打到的1噸多魚,賣出了1600多元,兒子收好記賬的紙條,父親掌舵回家。太陽刺眼,倆人膚色在陽光下黑裏泛著紅,滿是紫外線與風的印記。
漁船靠岸時,妻子趙有蘭正在準備午飯。“一個魚一個菜,就是我們最平常的午飯。”她說,湖邊離縣城20多公里,買菜、買面並不容易。兒子在家的日子裏,她就負責做飯、補網,這對有嚴重關節炎的她來說是短暫的休息。陳桂山關節也疼得厲害,常年水裏泡著,手一直腫著,到處都是魚刮破的口子。前幾天陳桂山在船上滑倒,滑進魚艙,碰破了腿。“我說你怎麼不把自己當魚賣了?”妻子笑著衝老公喊。
吃過午飯,女人們坐在麻將桌前打起麻將,辛苦了一早上的男人們在太陽下打盹。陳桂山卻一刻不停歇地修補著漏水的帳篷。“這是來烏倫古湖的第二個帳篷,第一個用爛了,現在這個也開始漏水。”
兩個月後,7家人將“轉場”至博斯騰湖,在那裏度過冬季。“烏倫古湖封冰期長,為了多幹幾個月,我們在博湖捕撈池沼公魚。”陳桂山一家已經兩年多沒有回過老家。他說,水上漂了半生,老了想靠岸,等攢夠了錢,就把家“固定”下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