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科技)特稿:中國承建巴西科考站 南極成中巴合作亮點

2017-09-04 15:51:54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9月4日電特稿:中國承建巴西科考站 南極成中巴合作亮點
新華社記者
9月,隨著中國企業預製施工階段結束並完成預拼裝驗收,巴西費拉茲司令南極科考站(簡稱費拉茲站)重建所需設備和材料將從上海港裝船,運往南極喬治王島組裝。作為中國企業承建的首個外國南極科考站,因大火焚燬的費拉茲站即將“重生”,成為中巴這兩個金磚國家的合作亮點。
(小標題)中巴合作“水到渠成”
喬治王島是南極洲的“地球村”。地理位置相對易達,又是延伸至南極大陸科考的跳板,這裡集聚了40多個各國科考站,佔南極科考站總數的一半還多。離費拉茲站建站地30海裏之外,便是中國首個南極科考站——長城站。
談及中國與巴西合作建設科考站,中國南極長城站、中山站與崑崙站總設計師、清華大學建築設計研究院極地建築研究中心主任張翼用“水到渠成”來形容。
“毫不謙虛地說,長城站是喬治王島上最好的科考站,在那邊的影響力非常大!”張翼說,長城站在設計階段就充分考慮了施工便捷性,中國極地考察“十五”能力建設期間長城站擴建速度驚人。當時附近的韓國站也在更新,其他科考站詢問:“為什么你們的施工人員只有韓國的三分之一甚至更少,而建設速度卻要快得多?”
張翼說,2008年,中國在南極冰蓋最高點、海拔超過4000米的冰穹A地區建設中國首個南極內陸考察站——崑崙站。當時,崑崙站與德國諾伊邁爾Ⅲ科考站不約而同首次採用一種新的“全裝配式”建站模式,即內部是預製的集裝箱功能模塊,外層是現場安裝的保溫板,全部模塊運至南極組裝。
南極環境惡劣、運輸遙遠、現場支撐條件薄弱、人力短缺且可建設週期極短,在種種不利情況下,崑崙站建站模式既能把現場施工量壓到最少,又能保證建築極高的保溫與密閉要求,是近年南極建站的主流方式。
中國在南極成功的實踐經驗堅定了其他國家尋求合作的信心,南美多國相繼拋來“橄欖枝”,尋求中方幫助建站。2015年5月,中國電子進出口總公司擊敗多個國際競標方,成功中標費拉茲站重建工程。
費拉茲站重建項目的設計方是來自巴西和葡萄牙的設計公司,採用的正是中國10年前開始應用的全裝配式建造模式。該站總建築面積約5000平方米,由226個集裝箱式的模塊組成,分東區、西區和技術區,配有實驗室、設備用房、圖書館和生活娛樂等各類設施。
(小標題)中國企業“鐘錶級”施工
費拉茲站所在區域位於南緯62度,接近西風帶,一年中平均6級以上的大風天達百分之六七十,中方項目組今年11月登島時積雪預計在兩三米左右……“在國內蓋一個10萬平方米的大樓,難度不及在南極建一個幾千平方米的科考站。”曾17次去往南極,其中7次作為中國南極考察隊領隊的國家海洋局極地考察辦公室原黨委書記魏文良感慨道。
“巴西建站說白了是一個‘交鑰匙工程’,人家一張圖紙交給我們,我們要把它變成宏圖落地於南極,無論是材料、設備、物流、現場組織,整個鏈條都由中國來承擔。”
原費拉茲站建於1984年。2012年,一次發電機組故障引發的火災使其付之一炬。重建中,安全問題始終是負責南極科考的巴西軍方首要關切,隨之而來的是各類嚴苛的標準要求,巴西軍方、費拉茲站設計方和中國施工企業跨越文化和語言障礙,無數次地溝通、建議和修改。
費拉茲站聯合設計方、負責結構和設備專業設計的葡萄牙公司AFAconsult首席執行官魯伊·富爾塔多說,該站的設計如同精密的瑞士鐘錶製造,所有部件和系統必須要以高度精確的水準建造,才能和諧運作、發揮功能。
南極只有4個月的施工窗口,所有時間都要用來組裝,所有一切都要提前準備和考慮。預製階段哪怕幾毫米誤差的小瑕疵,也可能造成組裝中的大麻煩。為實現現場100%的順利裝配,中國企業必須拿出“鐘錶級”的建造和施工。
在揚州的集裝箱裝配現場,中國通利冷藏集裝箱有限公司的項目工程師黃必和對新華社記者說:“最複雜的組合箱是一個三合一的篩檢室,45平方米左右,內有水族箱供採集樣本、分類使用等,裏面管線多得數不過來。”
中國電子進出口總公司費拉茲站建設項目組經理曹虹說,鋻於設計的高精度,費拉茲站建設已經不是鋼結構要求水準,而是機械加工精度要求,整個項目採用了先進的全裝配式施工工藝和建築信息模型技術。
(小標題)打造南極合作“新樣板”
魏文良表示,中國開展了30多年南極科學考察,無論是科學考察、站務管理、基礎保障、建設和物流,在當今世界南極科考大軍中都“是強者也是佼佼者”。今天南極考察任務越來越多,區域越來越廣,如何利用商業性操作把資源用於科考,通過商業模式建站和維護,中方建設費拉茲站過程中,對未來支撐極地科考的新模式進行了有效探索。
“很顯然對巴西人來說中國企業的生產能力太令人吃驚了,施工速度、品質、工廠的規模,這在巴西很難見到!”已派駐中國一年的巴方顧問馬爾塔對中國企業的施工能力點了一個大大的讚,“在南極建站要求異常嚴苛,中國施工企業和中電團隊做到了嚴肅對待。”
巴西海軍少校、項目監理負責人何塞·科斯塔·多斯桑托斯評價說,在這次積極的合作中,兩國共同利用各自的極地經驗解決了問題,促進了項目的改善,未來尋求南極科學與技術研發合作的可能性始終存在。
“兩國的南極科考項目有著共同目標,合作可以更為積極,我們可以加強不同領域的科研交流和彼此的物流支持。”他說。
獨行快,眾行遠,在冰天雪地的南極更是如此。無論是推動商業化共建科考站,還是聯合極地科考,金磚國家多邊和雙邊層面合作在南極還有諸多潛力可挖。(執筆記者:張淼;參與記者:趙暉、朱婉君、劉一楠、張建松、趙焱、何磊靜、岑志連)(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