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體育)黑暗中有一絲光,我要順著它往前走--網球金花彭帥的渴望與執著

2017-09-07 13:15:12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紐約9月6日電 題:黑暗中有一絲光,我要順著它往前走
——網球金花彭帥的渴望與執著
新華社記者王集旻
同以往相比,彭帥的旅行箱裏多了一大把針灸用針。每場比賽結束,她都會讓理療師為她做針灸,讓她僵硬的腰椎儘快恢復。以前要扎二十幾針,現在少了很多,但是疼痛感依然強烈。
“現在耐受力很強了,不會覺得太疼了。”彭帥笑著說,好像是在說別人的事。
重傷手術,長期遠離賽場,回來之後的彭帥依然是那個愛說愛笑的彭帥,可是誰也無法感知那段黑暗歲月裏的痛苦和煎熬,更不能替代她去忍受那份痛苦。
“我真沒有想到,我現在能回來。我跟朋友說,只要能回到前100,只要能參加四大公開賽的正選賽,我就OK了。”
現在回頭看,彭帥的堅持,為她贏得了一個嶄新的未來。
兩年前,沒有什么神經外科的醫生敢對彭帥打包票做完手術還能回到賽場,醫生甚至表示一般情況下都不該做這個手術,腰椎部位神經交錯,會有不可預知的風險,而且就算成功了,彭帥也僅僅有50%的可能回到賽場。
起初,彭帥在醫生的指導下進行保守治療,但效果不大,最後“一咬牙一跺腳”,就去做了手術。“我跟醫生講,你給我做了吧,回不來,我不後悔。”
然而手術不僅不是結束,反而是考驗的開始。手術雖然很成功,但也只是讓彭帥的傷病恢復更快,而不是徹底解決問題。彭帥這兩年需要不斷地進行康復治療,並且還做了兩個小手術,目的是讓自己的下半身恢復正常的知覺,像以前一樣能跑能跳。但這需要一個過程,去年剛剛復出的時候,彭帥很多動作還是做不出來,或是慢半拍,這讓她很沮喪。
在去年的一站國際網聯比賽中,彭帥哭了。為了重返賽場,她付出了那麼多,但在比賽中彭帥仍然很難像以前那樣自如地控制身體。
“半年贏不了一場球,以前十年都不參加國際網聯的比賽了,但現在竟然連這麼低級別的對手都打不贏。我做好了回不來的準備,我很努力,但是很多不在我控制範圍之內,”彭帥最初復出的日子,真的不堪回首。
進入新賽季,彭帥的努力終於有了回報,能贏下的比賽越來越多,她的自信心也越來越強。
“我能感覺到我的身體正在恢復,就像黑暗中有一絲光,我就順著它往前走。我不給自己設條條框框,也不知道未來怎麼樣,我只要努力去做就夠了。”
彭帥經歷的磨難不算少,從小時候的心臟手術,到後來單飛風波,再到如今的腰部重傷,這會讓她感到命運不公嗎?
“我還在啊。”彭帥攤開雙手笑著說,“如果我要出生早60年呢,如果我出生在一個根本沒有條件打球的地方呢?人生沒有所謂的公平,有人生下來含著金鑰匙,有人生下來美若天仙,有人生下來卻不健全。磨難,坎坷,都讓我學會感恩,更加珍惜我現在所擁有的。人生只有一次。去選擇自己喜歡的,也許會很難,但既然選擇了,就敢於走下去。”
如果不留意,很難發現彭帥已經31歲了。彭帥從球迷對她的稱謂上也嗅出了變化。“球迷跟你要簽名,一開始是管你叫‘貝貝、貝貝’,後來是‘姐姐、姐姐’,現在是‘來,讓阿姨給簽個名’,不過我不在意的,雖然我31歲了,但我還是20歲的心態。”。
“李娜、晏紫她們都是已為人母了,好快啊,時間都去哪兒了?我身邊的人已經開始討論育兒經了,我也跟著樂,我會跟她們學習怎麼生孩子。我肯定有一天也會過上這樣的日子的。”彭帥笑著說。
彭帥身邊的朋友和家人已經不像以前那樣期待她有好成績,反而會勸彭帥別打了,怕她會再次受傷。不過彭帥還是希望挑戰一下自己,給自己定一個小小的目標,比如突破自己職業生涯最高的第14位,比如一直堅持到東京。
“雖然會很累,但是至少你現在有選擇,像我剛剛受傷的時候,幾乎都沒有什么選擇了。”
“二十幾年全在網球場上,自己付出了很多感情,也改變了我的人生,我的喜怒哀樂都是網球帶來的。”
彭帥偶爾也會憧憬一下未來的退役時光,她說即便是想想也感覺挺美的,這更像是緊張比賽之餘的心理調節。“我喜歡旅遊和美食,打球之外會和朋友討論八卦,也會追劇,你們做的事,我都會做。不打球了做什么?我說先玩個兩三年吧,我喜歡旅遊,希望能在一個地方住時間久一點,希望去加拿大去找朋友吃海膽,希望學習一下烤麵包和做蛋糕,不過現在還是想打球,打球畢竟是生活的一部分。”
彭帥見證了中國網球的黃金十年,很驕傲自己是老金花中的一員,並且在歷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記。然而,即便是作為中國新一代金花的領軍人物,承前啟後的彭帥也不可能總是站在舞台中央,終有謝幕的一天。
“說真的不打了,肯定會有點不捨。拿得起、放不下的感覺。但是,終有一天會離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