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特寫:匠心剪裁歲月華服——記香港老牌裁縫的代際傳承

2017-09-09 17:32:24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香港9月9日電題:匠心剪裁歲月華服——記香港老牌裁縫的代際傳承
殷曉媛
打板、滾邊、車線,每天早上10點,“陳家定制”的裁縫師傅們準時在20餘平方米的中環店內開始一天的工作,一直要忙到晚上7點才能收工。
這種日子,從上個世紀五十年代起,已經持續了六十幾年。
那時候的香港製衣業正處於黃金時代。香港裁縫以剪裁精良、獨具匠心而蜚聲國際,大量的外國人會專程前往香港量體裁衣。不少人在讀完小學或中學後會選擇去裁縫店做學徒,“陳家定制”的創始人陳榮華就是其中之一。
發軔於清末民初的“紅幫裁縫”,代表了當時中國服裝界的最高水準。在被譽為上海“紅幫裁縫”的搖籃的學校畢業後,陳榮華移居到香港。
憑藉著純熟的技藝,陳榮華起初為太古集團製造制服,後於1960年開設了“陳家定制”。時光輾轉,如今,這家店已經由陳氏第三代繼承人陳風凡先生接手了。在談到為何要繼承這家店時,陳風凡說:“我的父親當年曾去美國留學,但留學歸來他依然選擇繼續做裁縫,接手經營這家店,對我來說,不僅是賺錢,更是一種使命感。”
走進“陳家定制”門店,五排實木壁櫃上整齊地擺放著布料的展示本,7000到8000種不同樣式、不同材質的布料陳列於此,全部來自於意大利、英國等地。裁縫們在工作臺前嫺熟地剪裁著衣服,布料在他們手上呈現出完美的弧度。經理黃活德說,“我們在量好客人的身體尺寸後,會有三次試衣,每一次都會根據客人的身材和要求作細微調整,精益求精,製作全世界獨一無二的專屬西裝。”
“陳家定制”合夥人朱華苗介紹說:“西裝的製作過程中最不能缺少的就是熨工和手工,一針一線都是手工製造是我們一直堅守的目標。”
“陳家定制”對於工藝的精緻追求是一代香港老牌裁縫的代表,那一代的裁縫們從中式旗袍到西式洋服,全都得心應手。然而隨著成衣市場的成熟和快時尚的出現,裁縫行業在逐漸淪為夕陽產業,定制行業也一度遭受衝擊。
天裁行的老闆李先生說,“裁縫行業由於前期學習時間長、工作時間久、收入不穩定,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不會繼續從事這個行業,而一些老師傅也轉去做其他的工作。”
為了振興裁縫行業,李先生於2012年投資25萬美元創辦社企天裁行。李先生還曾到尖沙咀“木人巷”美麗都大廈親自尋覓資深裁縫。在裁縫行業內普遍流行計件收費的制度,而服裝定制業又有淡旺季之分,遇到淡季時收入微薄難以維持生計。李先生說:“我們天裁行無論淡季旺季,皆採用底薪加提成制,這樣可以確保裁縫們有穩定的收入。”
在吸引老裁縫重回業內的同時,李先生也積極培養新人入行。在美國洛杉磯長大的李先生,從小感受到毒品的危害,他發現更生人士在戒毒中心所經受的戒毒訓練提高了他們的專注力和耐心,這兩點也正是裁縫所必須具備的。李先生說:“我會安排師傅到戒毒中心教更生人士剪裁衣服,遇到合適的人士會招來我們店內幫忙,讓裁縫這門手藝流傳下去。”
“陳家定制”也在傳承裁縫技藝這件事上不斷努力著。如今,“陳家定制”在上海和成都都已經開設了分店,陳風凡說,“把在香港學到的工藝帶回家鄉,能培訓內地同胞關於剪裁、縫紉上的技巧,讓技藝可以得到傳承,我覺得很榮幸。”
有些人忙著將技藝傳承,還有些人在夕陽產業中另辟蹊徑。
在中環一個不起眼的唐樓內,有一位業內聞名的叫作戴佰祥的師傅。戴師傅的店內,挂了一幅郭富城2016“舞林密碼世界巡迴演唱會”的舞臺照。戴師傅介紹說,“這次演出是要郭富城扮猴王跳舞,服裝設計師原本設計的服裝無法在展現猴王的原始魅力的同時,讓郭富城伸展自如,我改良時將肌肉紋理放在衣服上以體現原始感,再配合對比色來增加舞臺感。”
戴佰祥師傅也曾在裁縫業鼎盛時期做過學徒,後來轉做修改成衣,而真正進入電影服裝製作還要從20年前的一個下午說起。
1989年,戴師傅在銅鑼灣開了一間改衣店。當時法國、意大利成衣在香港備受歡迎,改衣行業也風生水起。一天下午,一位帶著墨鏡、打扮時髦的年輕女子走進了這間店,讓戴師傅幫她改衣服。戴師傅改好了衣服後才發現這位女子是香港演員朱茵,當時陪同朱茵一起來的還有廣告拍攝公司的選角導演。“這個選角導演認識很多製作公司,我們認識了之後他開始介紹一些工作給我。我的電影服裝定制工作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每個行業都有基本功,而我們這一行的基本功其實是靠積累、靠感覺。一個好的裁縫可以將任何一件衣服化腐朽為神奇,擁有這種技能在任何時代都不會被淘汰。”戴師傅在談到裁縫這門手藝時說。
不同的時代有著不同的審美風格,不同時代的服飾也反映出社會的變遷。唯一不變的,是裁縫身上的匠人精神:雖然少量,但是精緻;也許緩慢,至少專注。無論社會如何變遷,在打板剪裁、穿針引線之間,匠人精神從未改變。
站在中環通往半山的扶手電梯、近擺花街的位置,透過玻璃可以清楚地看到對面2樓的天裁行,有兩位老裁縫為客人度身、剪裁西裝。他們緩緩起伏的身影,成了這鬧市裏一道獨特的風景。(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