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新疆喀什:一座老城的“新陈代谢”

2017-09-11 20:08:09  来源:新华社 【返回列表】

新华社乌鲁木齐9月11日电 题:新疆喀什:一座老城的“新陈代谢”
新华社记者白林 韩松 滕沐颖
“来吧!”沙拉麦提古丽·卡日落落大方,做出邀舞的姿势,“来吧!”
现在,新疆仍是旅遊旺季。有朋自远方来,“古丽的家”平均每天上演六七场麦西来甫舞会。欢快的热瓦甫演奏声渐起,手鼓发出有节奏的律动,遊客起身加入,庭院热闹如过年。
沙拉麦提古丽没有想到,自己生活了30年的喀什老城,正成为遊客的天堂。
新疆人说:“不到喀什,不算到新疆。”在群星闪耀的中国城市版图中,喀什是南疆重镇,又是维吾尔族聚居的历史文化名城。
喀什,是维吾尔语“喀什噶尔”的简称,意为“玉石汇聚之地”。这裡是古丝绸之路南北道交汇点,中外商贾云集,东西方文化荟萃。
在喀什地区,维吾尔族人口占总人口的90%以上。他们能歌舞,自诩“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跳舞”;他们擅经商,巴扎(集市)连街成片,像淘不尽的金山,当地人说“巴扎上除了父母,什么都能买到”。
遊客慕名而来,走入迷宫般的城市街区,寻觅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十二木卡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土陶,逛老城巴扎,拾遗丝路繁华,或做客民居,一窥素颜的农家生活。
吐曼河边,土崖之上,600多座用泥巴和杨木搭建而成的房屋在高坡上铺陈开来,这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的生土建筑群——高台民居。
喀什民居古貌犹存,这些被遊客凝视的美,却曾是老城居民心中的痛。
“五年前,外人连脚都插不进来。”从沙拉麦提古丽记事起,老城的过街楼已是见缝插针,风是常客,雨是过客,大家没少为修补房子而操心。
南疆气候高温、少雨、多风,“聚土为墙,垒厚三四尺”的房屋结构世代沿袭。家族人口增一代,房屋随之加盖一层,住宅肩并肩、背靠背挤在一起,形成独特的过街楼、悬空楼。老城如分裂生长的细胞,比栉而居,几无隙地。
2008年普查显示,喀什老城核心区人口密度4.9万人/平方公里,建筑密度高达70%,道路窄处仅有1.5米,大部分地段机动车辆无法通行。居民自嘲“垃圾靠风刮、污水靠蒸发、解手房上爬、水管墙上挂”,更要命的是房屋抗震性差,高台边缘的建筑随时可能垮塌。
沙拉麦提古丽难忘的是用水。“没有水管,早上担水回家,晚上再把废水抬出家。”遇到雨天,每家每户还要动用脸盆、铁桶在巷道里“抗洪”。
四代传承烤包子店老闆买买提·依明难忘的是用电。他说,生意人起早贪黑,过去家里的油灯隔三差五就能派上用场,他还练出了“摸黑揣馅”的本事。
老城改造势在必行,但如何理顺、拓宽那些迷宫小巷,排除居民的生活安全隐患,同时保持老城文化风貌,堪称世界性难题。
中国住建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等八部委组成联合调查组,多次赴喀什老城调研,现场制定改造方案。
2010年,喀什老城区危旧房改造工程正式启动,国家投资20亿元,国家廉租房建设补助2.26亿元,自治区补助10亿元,喀什地市自筹5.34亿元,各项投资超过70亿元。
要保障老城人民的生存权,也要保障他们的发展权、选择权。改造前,2万多份长达8页的调查问卷印发到居民手中,众多选项中,原址重建的呼声最高,一户一设计、自拆统建方案自此出台。
老城居民说,改不改,怎么改,每一户房屋建造都依据住户意愿推进,甚至有方案反复修改60多次,一直到住户满意为止。
走进阿卜杜米吉提·阿卜杜热西提的家,雕梁画栋、庭院楼阁延续著传统的维吾尔族建筑风格,房屋筋骨则由土木结构变成结实的砖石结构,材料是新的,门窗却是旧的。阿卜杜米吉提指著双扇木门说:“这是岳父亲手打造的,已经陪伴家人20多年。”
原来,为了传承老城的“土气”,政府鼓励居民自己拆房,把原来的门窗、梁柱等用在新居上,既减少改造成本,又能延续老街区的历史文脉。
改造之后,老城人们生活依旧,巴扎上人头攒动,手工匠人叮叮当当做着活计。老城人心头的顾虑散了,无不竖起大拇指说“亚克西”(维吾尔语意为“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华代表处项目官员卡贝斯来到喀什也惊叹:“老城改造保留了原有的建筑特征和居民生活习惯,有太多经验值得推广。”
昔日旱码头,今朝新驿站。老城改造后遊客数量逐年增加,据喀什市旅遊局数据,今年上半年景区共接待遊客13.7万人次,比去年同期增长两倍。
导遊布阿依夏木·多来提告诉遊客,老城地图就在脚下——六角形砖铺地,说明小巷通达,柳暗花明又一村;方形砖铺地,意为点到为止,道路尽头是人家。分散在老城角落的茶馆、咖啡馆,总能被外地遊客轻鬆“解锁”。
文明的交汇,浓缩于一张小小的餐单。阿卜杜米吉提把新楼底层改造为咖啡厅,五香药茶、手冲咖啡一应俱全。
“新烤的!进来坐!”66岁的买买提白天烤包子,晚上拉着女婿到社区夜校学普通话。近两年遊客数量激增,小店收入连翻两番,单日营业额经常突破4000元。
买买提说,过去老城空间相对狭小,居民关起门来独乐乐,现在路宽了,人多了,老城人把日子过成“风景”。
喀什的九月,阳光热情不减,复古雕花外墙被镀了一层金光,临街的窗台上鲜花开放,一路往前走,入耳的是乐曲声,扑鼻的是馕饼香。
老城,还是那么美。(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