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新疆喀什:一座老城的“新陳代謝”

2017-09-11 20:08:09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烏魯木齊9月11日電 題:新疆喀什:一座老城的“新陳代謝”
新華社記者白林 韓松 滕沐穎
“來吧!”沙拉麥提古麗·卡日落落大方,做出邀舞的姿勢,“來吧!”
現在,新疆仍是旅遊旺季。有朋自遠方來,“古麗的家”平均每天上演六七場麥西來甫舞會。歡快的熱瓦甫演奏聲漸起,手鼓發出有節奏的律動,遊客起身加入,庭院熱鬧如過年。
沙拉麥提古麗沒有想到,自己生活了30年的喀什老城,正成為遊客的天堂。
新疆人說:“不到喀什,不算到新疆。”在群星閃耀的中國城市版圖中,喀什是南疆重鎮,又是維吾爾族聚居的歷史文化名城。
喀什,是維吾爾語“喀什噶爾”的簡稱,意為“玉石匯聚之地”。這裡是古絲綢之路南北道交匯點,中外商賈雲集,東西方文化薈萃。
在喀什地區,維吾爾族人口占總人口的90%以上。他們能歌舞,自詡“會說話就會唱歌,會走路就會跳舞”;他們擅經商,巴扎(集市)連街成片,像淘不盡的金山,當地人說“巴扎上除了父母,什么都能買到”。
遊客慕名而來,走入迷宮般的城市街區,尋覓世界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十二木卡姆、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土陶,逛老城巴扎,拾遺絲路繁華,或做客民居,一窺素顏的農家生活。
吐曼河邊,土崖之上,600多座用泥巴和楊木搭建而成的房屋在高坡上鋪陳開來,這是世界上現存規模最大的生土建築群——高臺民居。
喀什民居古貌猶存,這些被遊客凝視的美,卻曾是老城居民心中的痛。
“五年前,外人連腳都插不進來。”從沙拉麥提古麗記事起,老城的過街樓已是見縫插針,風是常客,雨是過客,大家沒少為修補房子而操心。
南疆氣候高溫、少雨、多風,“聚土為墻,壘厚三四尺”的房屋結構世代沿襲。家族人口增一代,房屋隨之加蓋一層,住宅肩並肩、背靠背擠在一起,形成獨特的過街樓、懸空樓。老城如分裂生長的細胞,比櫛而居,幾無隙地。
2008年普查顯示,喀什老城核心區人口密度4.9萬人/平方公里,建築密度高達70%,道路窄處僅有1.5米,大部分地段機動車輛無法通行。居民自嘲“垃圾靠風刮、污水靠蒸發、解手房上爬、水管墻上挂”,更要命的是房屋抗震性差,高臺邊緣的建築隨時可能垮塌。
沙拉麥提古麗難忘的是用水。“沒有水管,早上擔水回家,晚上再把廢水抬出家。”遇到雨天,每家每戶還要動用臉盆、鐵桶在巷道裏“抗洪”。
四代傳承烤包子店老闆買買提·依明難忘的是用電。他說,生意人起早貪黑,過去家裏的油燈隔三差五就能派上用場,他還練出了“摸黑揣餡”的本事。
老城改造勢在必行,但如何理順、拓寬那些迷宮小巷,排除居民的生活安全隱患,同時保持老城文化風貌,堪稱世界性難題。
中國住建部、國家發改委、財政部等八部委組成聯合調查組,多次赴喀什老城調研,現場制定改造方案。
2010年,喀什老城區危舊房改造工程正式啟動,國家投資20億元,國家廉租房建設補助2.26億元,自治區補助10億元,喀什地市自籌5.34億元,各項投資超過70億元。
要保障老城人民的生存權,也要保障他們的發展權、選擇權。改造前,2萬多份長達8頁的調查問卷印發到居民手中,眾多選項中,原址重建的呼聲最高,一戶一設計、自拆統建方案自此出臺。
老城居民說,改不改,怎麼改,每一戶房屋建造都依據住戶意願推進,甚至有方案反復修改60多次,一直到住戶滿意為止。
走進阿卜杜米吉提·阿卜杜熱西提的家,雕梁畫棟、庭院樓閣延續著傳統的維吾爾族建築風格,房屋筋骨則由土木結構變成結實的磚石結構,材料是新的,門窗卻是舊的。阿卜杜米吉提指著雙扇木門說:“這是岳父親手打造的,已經陪伴家人20多年。”
原來,為了傳承老城的“土氣”,政府鼓勵居民自己拆房,把原來的門窗、梁柱等用在新居上,既減少改造成本,又能延續老街區的歷史文脈。
改造之後,老城人們生活依舊,巴扎上人頭攢動,手工匠人叮叮噹當做著活計。老城人心頭的顧慮散了,無不豎起大拇指說“亞克西”(維吾爾語意為“好”)。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駐華代表處項目官員卡貝斯來到喀什也驚嘆:“老城改造保留了原有的建築特徵和居民生活習慣,有太多經驗值得推廣。”
昔日旱碼頭,今朝新驛站。老城改造後遊客數量逐年增加,據喀什市旅遊局數據,今年上半年景區共接待遊客13.7萬人次,比去年同期增長兩倍。
導遊布阿依夏木·多來提告訴遊客,老城地圖就在腳下——六角形磚鋪地,說明小巷通達,柳暗花明又一村;方形磚鋪地,意為點到為止,道路盡頭是人家。分散在老城角落的茶館、咖啡館,總能被外地遊客輕鬆“解鎖”。
文明的交匯,濃縮於一張小小的餐單。阿卜杜米吉提把新樓底層改造為咖啡廳,五香藥茶、手衝咖啡一應俱全。
“新烤的!進來坐!”66歲的買買提白天烤包子,晚上拉著女婿到社區夜校學普通話。近兩年遊客數量激增,小店收入連翻兩番,單日營業額經常突破4000元。
買買提說,過去老城空間相對狹小,居民關起門來獨樂樂,現在路寬了,人多了,老城人把日子過成“風景”。
喀什的九月,陽光熱情不減,復古雕花外墻被鍍了一層金光,臨街的窗臺上鮮花開放,一路往前走,入耳的是樂曲聲,撲鼻的是馕餅香。
老城,還是那麼美。(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