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小區裏的議事會”——成都基層治理的民主實踐

2017-09-12 14:57:04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成都9月12日電(記者許茹)年近70歲的四川成都晉陽社區居民田景餘,自警察崗位退休後也沒閒著,為了自家小區院子的事兒每天東奔西跑,人也顯得格外精神。
這幾天,他和另外4名鄰居組成的居民小組議事會,把晉陽社區居委會和施工單位、監事會的相關人員召集到一起,商量著小區院子後大門的維修方案,這已是他們第5次開會討論這一方案。“這次定下來就動工了,大家再好好議議。”老田說。
田景餘所在的晉陽社區,位於成都城區與郊區的結合處。他所居住的北苑小區裏的房子大都建於上世紀90年代初,是成都最早的商品房。30年後,年久失修、設施老舊成了居民的共同“痛點”。
最近幾年,北苑裏討論最多的話題就是“今年整修哪些項目”“居民家又遇到了哪些問題”,這些大事小情通常都由居民小組議事會牽頭。
中共十八大以來,中國正在加速構建黨委政府“掌舵”主導、全民共建共享的新格局,變“社會管理”為“社會治理”。
在成都市近期召開的一次城鄉社區發展治理大會上,明確了轉變特大城市發展治理方式,其中包括構建符合特大城市特點和規律的社區治理體系。居(村)民小組議事會,就是成都社區治理的一種民主實踐。
在居民所住的院落中,在社區黨組織領導下,由全體居民推選出3名以上代表,成立議事會,在一定範圍內行使居民小組自治事務議事權、決策權。經過近十年探索,這一民主議事形式自2012年起在這座城市的4338個村、社區全面推開。
在北苑小區,按照約定,5名議事會成員每月10號召開一次議事會議。今年的前三次“例會”上,田景餘和他的同伴商議決定“修葺後大門、修整消防通道、安裝院落圍墻的防盜刺,三個工程合計預算3.6萬元”。這些錢一半來自社區的專項資金,一半由居民自籌。
決議在院落裏公示一週後,提交至社區,完成民主議事的第一步。第二步,北苑小區的項目申請需要在更高層級的社區議事會上“路演”。每個申請項目的居民小組各自介紹項目情況、自籌資金來源、廣大業主意見。獲得37名社區議事會成員中的2/3以上“贊同票”,項目才算通過。
田景餘說,獲得項目後,居民小組議事會又開了五次會,包括比選施工單位、研究施工方案,幾經比較在原來3.6萬元預算的基礎上,又省下了1500元。“這叫開支少,辦事好。”老田高興地說,大傢夥自己的事兒,自然更上心。
晉陽社區黨委書記李含榮說,基層治理的民主實踐給成都的社區帶來了“人”的變化,激發了居民參與社區事務的熱情,居民不再只是“等靠要”。
在距離晉陽社區大約30公里外的雙流區公興街道的朱家廟社區,超過千戶農戶拆遷集中安置在金河苑小區。小區院落清新整潔,散落在院落裏的長椅坐滿了“擺龍門陣”的鄰里街坊。
“康老師,我們那一棟的電梯又不對了。”“康老師,我們小區如果有一個老年人喝茶的活動室就好了。”身為居民小組議事會成員的康從芬告訴記者,自從小區成立議事會之後,大家參與院落治理的積極性都格外的高,意見就這樣一個個收集起來了。
記者了解到,在民主自治的過程中,監督的觸角也直抵最基層“末梢”。公興街道紀檢監察室主任朱玉梅介紹說,在社區、居民小組自治的過程中,不僅設置了與議事會並行的監事會履行全程監督責任,街道紀工委、村(社區)紀委、村(居)小組廉情監督員三級監督網絡,也保證了自治的“權力”在陽光下運行。
中國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研究員趙秀靈認為,在中國社會發展中,基層民主治理的創新表現尤為突出。成都的基層治理展現了新的面貌和格局,在黨組織起引領作用的同時,實現了“由民做主”。(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