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中國特“色”:隨兵馬俑穿越的“中國紫”“中國藍”

2017-09-16 08:43:13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西安9月16日電(記者沈虹冰、楊一苗、蔡馨逸)在柔和的日光燈下,一尊2014年從一號坑出土、由上百塊殘片拼湊起來的馭手俑腰身挺拔,雙臂微微前伸,雙手呈抓握狀……它給人過目不忘的驚豔不是惟妙惟肖的造型和頭部的缺損,而是衣袖上大片豔麗的紫和袖口處那一抹純凈的藍。

兵馬俑身上的紫色、藍色被稱為“中國紫”“中國藍”,也稱“漢紫”“漢藍”,是一種工藝複雜、完全由人工合成的顏料。它出現於秦王朝之前,在西周至兩漢的一千多年裏,為陶器、壁畫、墓葬增添華彩,之後又神秘地消失了。

在中國古代早期,顏料多取自礦物質和植物,完全由人工合成的顏料因其製作方法複雜而彌足珍貴。由中外文物保護工作者共同對秦兵馬俑彩繪進行的詳細實驗分析,解密了“中國紫”“中國藍”的配方及製備工藝,為中國古代顏料的製作及使用研究提供了重要的科學依據。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與德國巴伐利亞州文物保護局的一項長期合作研究結果顯示,秦兵馬俑身上的“中國紫”“中國藍”中存在一種在自然界中未曾發現的獨特物質——硅酸銅鋇。

據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文物保護部主任夏寅介紹,此前美國學者曾從漢代文物的藍色、紫色顏料中分析出硅酸銅鋇,兵馬俑彩繪中此成分的發現將中國人工合成色彩的歷史又提前了。

陶質彩繪文物保護國家文物局重點科研基地主任周鐵表示,通過查閱考古文獻、實地調查取樣,並用現代儀器分析這些物質的物理、化學特徵發現,“中國紫”和“中國藍”是由中國古代先民發明創造、並在“實驗室”成功製造的顏料。

“硅酸銅鋇的製備條件較為苛刻。”夏寅說,需要將青石綠、重晶石、硫酸鋇、石英等多種物質混合在一起,在1000攝氏度左右的高溫下進行反應。正因為如此,‘中國紫’在科技條件不發達的2000多年前是一種極為珍貴的顏料。新近的考古發現也不斷證實,只有等級很高的皇室和貴族的墓葬中,才會使用到紫色。

考古工作者們的進一步研究成果確定了這兩種物質製造使用的年代範圍和地域輪廓,並首次發現紫色顏料中均含有“中國藍”,為進一步厘清其製造技術和演變脈絡奠定了基礎。

夏寅對這一古代科技文明的產物懷有巨大的興趣,他曾對中國11個省區的千餘件彩繪文物樣品進行分析。他發現,“中國紫”和“中國藍”的使用從西週一直延續到兩漢,尤以戰國晚期和兩漢時期為盛,其使用的地域包括陜西、河南、甘肅、江蘇以及山東。

對於它的消失,夏寅推測,可能是因為這種顏料的製備技術掌握在高級國家機關手中,隨著國家政權的顛覆,國家機關被摧毀,兩漢之後中國進入了一個漫長的分裂割據時期,長期的戰亂導致這种先進的製備工藝失傳。

“中國紫”作為古代顏料中極為珍貴的一種,在秦兵馬俑的彩繪使用中卻較為普遍。學者認為,這進一步印證了第一個統一中國的皇帝秦始皇陵墓陪葬坑的等級。

兵馬俑的第一代考古學者袁仲一對各類不同俑的服色進行了系統研究,紫色是被多次使用的顏料。

其中,一號兵馬俑坑戰車上的一尊將軍俑身穿粉紫色長襦,其脛部縛著的護腿也是粉紫色。二號坑的一尊步兵高級軍吏俑,其外重長襦為深紫色。袁仲一認為,武士俑的衣著沒有統一服色,而是各隨所好、顏色豔麗,在眾多顏色中以粉綠、朱紅、粉紫、天藍四種顏色佔的數量最多,為主要服色。

袁仲一說:“兵馬俑服裝五顏六色,沒有統一的規定和明顯區別。其色調明快,崇尚靡麗之風,這種風格一直延續到漢初。這一審美觀念讓我們觸摸到兩千多年前中國人的情感與心靈,他們對生活的追求豐富多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