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学者杨竞:寻找抗战起点的盟军记忆

2017-09-17 15:32:58  来源:新华社 【返回列表】

新华社沈阳9月17日电 题:学者杨竞:寻找抗战起点的盟军记忆

新华社记者白旭 徐扬 黄燕

沈阳是中国抗战的起点,也见证了二战盟军的苦难与抗争。然而,对于这段历史,了解的人却并不多。

见到杨竞是在沈阳大学图书馆一个简陋的房间里,他被称为中国研究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的第一人。

“在二战这一世界反法西斯战场上,最不该忘却的,就是中国军民和盟国军民曾经如此肩并肩地经历著共同的命运,抗击著共同的敌人。”57岁的杨竞说。

“在中国战场这样具有国际性的话题很少,因此这方面中国的研究声音很重要,然而我们的研究太晚了。”他说。

1931年9月18日,侵华日军炸毁沈阳柳条湖附近铁路并嫁祸中国军队,以此借口炮轰北大营,进而侵占沈阳及东北地区,抗日战争开始。中国也成为了最早进入二战战场的国家之一。

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美英等盟国对日宣战。随后,在香港、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等地,至少20万盟军战俘落入日军之手。

杨竞以前在沈阳的美领馆工作,1993年的一天,他收到了一封信。“那是一个曾经当过信号兵的老兵写的,由美国国会转过来。”他回忆说。信中提到一个叫“Mukden”的地方,他以前没有听说过,于是开始查。

后来他了解到,这个词的意思是“奉天”,沈阳的旧称。同时,老兵提到的战俘营在他心里埋下了好奇的种子。

1994年杨竞换到了一个美国的公司,出差期间有时间就去美国的档案馆查资料,有了一些了解。

寻找当年的老兵并不容易,杨竞却还是坚持下来,前前后后访问了近50人。时过境迁,老兵们可以用很轻鬆的语气讲述自己的事情,但是他们拼凑出来的记忆却是苦涩的。

日军将大批战俘关押在日本本土以及所占领国家和地区的战俘营充当劳役。1942年11月到1945年8月间,关押在位于沈阳的奉天盟军战俘集中营的战俘达2000多名,分别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荷兰、法国等国。

他们是被押送到运输船上送到战俘营的,战俘们称这种船隻为“地狱之船”。

杨竞的书中记录了美军战俘威廉·迈纳的一段回忆:“日军将战俘们塞进轮船的舱底,然后锁上舱门。船内拥挤不堪、令人窒息,只容半数人坐下,其余人只能站着。”到达终点时,“鸭绿丸”出发时的1619名战俘只剩下490人。

不过,到达战俘营并不意味着苦难的结束。

战俘们最初从热带被俘虏时,穿着衬衫和短裤。“初到奉天我们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下了火车,地面已经上冻了,天还在下雨,到处都被冰覆蓋著。”一位名为罗伯特·罗森道尔的老兵告诉杨竞。

第一个冬天里,超过200名战俘死亡。

杨竞1998年辞去了工作专门从事研究。为了了解更多战俘在战俘营的情况,他开始在沈阳寻访见证者。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李立水时,老人正在家门口晒太阳,距离他家不远处就是当年的战俘营。

后来他知道了李立水的故事。92岁的李立水曾在日本人的“满洲机械工作株式会社”工作,很多战俘平时也在这裡劳动。

“日本人对战俘管得严,他们很苦,吃不饱饭,一个个都很瘦,有时看到地上有花生米都会捡起来塞进口袋里。”李立水告诉杨竞。

一天,李立水从一辆拉菜车上拿了几根黄瓜,回头看到编号266的战俘正眼巴巴地看着他。李立水拿起两条黄瓜,蹲下偷偷扔了过去,266迅速捡起藏了起来。

杨竞还认识一位名叫高德纯的老人,这位老人曾帮助三名準备逃跑的战俘偷地图,被日本人抓进监狱受尽折磨。

这位老人一直念叨着要去日本领事馆要求道歉,直到几年前去世。

事实上,老兵们也有类似的诉求。“他们的普遍要求是日本道歉,但是日方一直没有官方道歉。”杨竞说。

这些年,杨竞一直试图采访日本方面的亲历者,然而收效甚微。

“2012年曾经有一个老兵的儿子拿着父亲手写的地址到战俘营原址去探访,我和他建立了邮件联繫。”杨竞说。但是他还是未能成功地采访到那个老兵。

在日本期间,他曾经和当地司机聊过这个话题。“那是个年轻人,我问他对靖国神社的看法,他最初不愿意多讲。后来他告诉我,‘我们年轻人拜祭战殁者,因为他们把战火阻止在了日本本土以外’。”

其实,杨竞并不愿意抓着过往的恩怨不放,他的背后,一直有一种使命感在支撑。

一位老兵曾经对杨竞说“你将是在一定时间内失去朋友最多的人,你要有心理準备”。说完这话,老兵第二年就去世了。

“目前在世的战俘数量不到两位数。”杨竞说。“我最怕的事就是收到一封邮件,打开一看是个讣告。他们创造了历史,他们的历史成就了我们的研究。但是我们下手太晚了,失去了大把的时间。”

“回首往事,盟军战俘经历的苦难、抗争和牺牲不仅是日军所犯战争罪行的铁证,更是中国军队和人民与盟国军民在这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同仇敌忾的见证。”杨竞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