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通讯:凛冬将至 去途何在——一个赴欧非法移民的徬徨

2017-09-25 14:55:51  来源:新华社 【返回列表】

新华社法国布里昂松9月24日电通讯:凛冬将至 去途何在——一个赴欧非法移民的徬徨

新华社记者陈益宸 应强 韩冰

地处阿尔卑斯山区法国和意大利边境的小城布里昂松,以宜人的高山环境吸引著许多法国人来此疗养。然而,小城的平静近来被打破:自今年春天开始,平均每天有约几十名非法移民穿越法意边界来到这裡,目前已有数百人滞留在此,阿萨内·萨尼亚便是其中之一。

今年16岁的阿萨内·萨尼亚来自塞内加尔,9月15日刚刚闯过法意边境抵达布里昂松。两年前,因为失去父母且被收养者虐待,阿萨内·萨尼亚决定独自逃离故乡济金绍尔,前往法国寻找新的人生。

当时阿萨内·萨尼亚身无分文,一路乞讨、打工,经由马利、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尔,辗转到达利比亚。在利比亚的黎波里,他用攒下的240美元购买了一张驶往意大利的偷渡船票,并和120余名“旅伴”乘坐橡皮筏在地中海上“航行”两天,最终在意大利岸边被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船隻救起,那时,船上只剩下不到100人。

“这就是追求更好生活的代价!”阿萨内·萨尼亚对记者感慨道。

由于欧盟相关规定,难民只能在首个入境的欧盟国家申请庇护,申请通过之前不得在欧盟内迁徙。阿萨内·萨尼亚只能滞留意大利,等待意政府审核其庇护申请。其间,他借住在同伴的帐篷里,靠志愿者组织微薄救济过活。等待5个月后,阿萨内·萨尼亚决定前往法国。

“我等不下去了,意大利政府根本不管我们,”阿萨内·萨尼亚说,虽然在法国举目无亲,但因为语言相通,他还有可能找到一些事情做。

阿萨内·萨尼亚通过逃票、搭便车、步行等方式,从意大利首都罗马来到距离法国边境只有5公里的阿尔卑斯山区意大利小镇巴多内基亚。但跨越这5公里他用了近一週时间。

“意大利政府不想我们留在意大利,所以他们默许我们前往法国。但法国政府同样不希望我们来法国,他们有警察和宪兵在边境日夜巡逻,阻止我们过去。”

阿萨内·萨尼亚沿着边境的公路行走,一路躲躲藏藏。一天后,他进入法国境内,却碰到了一队守候多时的法国警察。发现他并没有获得难民身份后,法国警方将他遣返回意大利境内。

阿萨内·萨尼亚不死心,决定从头再来一次。这次,他选择了一条崎岖的山路绕过“包围圈”,并在看到警察后在雨中的山林里躲藏了两个小时,最终成功进入法国境内,并联繫上了志愿者组织,来到了位于布里昂松的移民临时接待中心。

“在你们看来,我两年的旅途已经结束,但我并不这么认为。到达法国只是开始,我依然没有合法身份,也不知道将来要到哪儿去,”阿萨内·萨尼亚说,“冬天马上要来了,就我所了解的,意大利还有许多像我这样的人準备走同样的路线到达法国。我不敢想像他们会经历怎样的困难。”

布里昂松市市长热拉尔·弗罗姆告诉记者,非法移民借由此地进入法国的现象已有约3年时间,但今年的情况更为严峻。他认为即将到来的冬天对徒步越境的非法移民而言是非常大的考验,“可能会有人因此丧命”。

热拉尔·弗罗姆说,欧盟国家应该达成一致,共同应对非法移民潮。“法国和欧洲各国在历史上过度掠夺了非洲,我们对此负有责任。他们背井离乡来到这裡是因为在自己的家乡过不上好日子,我们应该帮助他们。”

对于未来的打算,阿萨内·萨尼亚十分迷茫。“原本我以为离开塞内加尔就能过上好日子,但现在看来,现实远比想像的还要残酷。我在这裡不敢出门,怕碰到警察又把我遣送回去。每天在移民临时接待中心除了吃饭、休息,没有其他事情可做,这不是我应该过的生活。”

他说:“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获得难民身份,然后在法国完成我的学业,攒够钱回到家乡开一家自己的小诊所。但是,现在我觉得实现这个愿望的希望十分渺茫。”(参与记者:韩茜)(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