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活”起来的北疆博物院

2017-09-30 20:06:58  来源:新华社 【返回列表】

新华社北京9月30日电(记者高玉叶)历史上,以传教士身份来华科考的外国人很多,但法国神甫桑志华却不一样。在中国,也有其他的由外国人创建的自然博物馆,但北疆博物院却不一样。

“最为难得的是,自始至终,桑志华都坚持中国出土的化石应该留在中国。”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博士、国际关系学院法语讲师陈蜜说。

桑志华的坚持和全身心投入成就了北疆博物院。

“它是中国现存最早的博物馆之一,也是建筑、藏品、文献三者留存相对完整的自然历史类博物馆。”天津自然博物馆副馆长、北疆博物院执行院长马金香说。

“这座建筑的建设初衷就是为博物馆而建,它不像其他博物馆是由皇傢俬人收藏慢慢演变而来。”她说。

北疆博物院法文名为“Mus岢e Hoangho Paiho”,意为黄河白河博物馆(白河即天津的海河),为天津自然博物馆前身,现位于天津外国语大学院内。藏身校园,在历经近一个世纪的风雨后,北疆博物院仍得以以完整原貌向新时代参观者讲述不为人知的往事。

法国天主教耶稣会神甫、博物学家桑志华于1914年来华,后来创建了北疆博物院,博物院于1928年向公众开放,曾被誉为20世纪30年代世界上“第一流的博物院”。

据马金香介绍,恢复北疆博物院的想法由来已久,2014年,正值中法建交50週年以及桑志华来华100週年之际,经多方努力修缮工作得以启动,博物院于2016年初重新开放。此时距离这座博物馆因战事、资金枯竭等原因被迫关闭已经过去了数十年。

北疆博物院“复活”了,并且原汁原味——原址、原建筑、原设施和原馆藏品。

“在修缮过程中,可以说,唯一变动的地方就是我们在展柜里安装了LED照明灯,除此之外,所有的标本、展柜乃至博物馆整个建筑都是百年前留下的。”天津自然博物馆馆长黄克力说。

北疆博物院最早兴建于1922年,随后历经两次扩建,于1929年形成现在的“工”字形佈局,由南楼、北楼以及二者之间的连廊组成。

20余万件藏品藏身于这座三层小楼中,不仅有动物、植物、古生物、古人类、岩石矿物标本,还有历史民俗文物。重新开放后,这裡共展出各类标本化石近2万件,其中包括披毛犀、野驴骨架及河套人牙等珍稀标本和桑志华留下的珍贵历史照片、手稿、手绘地图、实物、科研著作等人文藏品。

法国阿尔图瓦大学教师罗曼在参观时讚叹道:“这些藏品保存这么完整非常难得,希望更多的法国人能来这裡看看。”

百余年前,埃米尔·黎桑从法国长途跋涉抵达天津,来华后取名桑志华。20多年间,他深入中国北方腹地进行野外发掘和科学考察,行程近5万公里。

桑志华的发掘规模很大,在当时的荒郊野外,各种艰辛可想而知。据马金香介绍,马车和骆驼是他的主要运输工具。1920年,桑志华组织了一支拥有83只骆驼的骆驼队进行科考。此外,火柴盒、肥皂盒、香水瓶都被他用来存放标本,至今这些仍完好地陈列在展柜里。

北疆博物院的兴建并非临时起意。“在来中国之前,桑志华做了缜密的规划,建博物馆的想法那时就已经萌芽。”马金香说。

1912年,桑志华向耶稣会申请来中国北方科考,得到支持后,并没有立即动身,而是精心準备了两年,1914年才踏上他向往的黄土地。

“用现在的话来讲,桑志华是一位复合型人才,无论是采集发掘、科学研究、整理归类,还是充分利用教会资源,精打细算有限的经费,他都展现出过人的能力。”马金香说。

1938年,由于战乱,桑志华被迫回国,尽管惦念,但直到去世也未能重返天津。

如今北疆博物院的发展应该会令桑志华欣慰。历时两年的修缮,修旧如故,忠实复原,以及创造性地将标本库房和研究工作区域全方位开放,藏品之外,背后的故事与精神也在时空转换中一一呈现。此外,相关的科研、科普活动也相继展开,充分发掘利用了这座宝藏。

但在黄克力心中仍有遗憾。

他解释道,目前重新开放的北疆博物院仅是北楼,南楼因历史上的归属问题,存放的大量藏品还无法整理。“希望尽快还原完整的北疆。”

据悉,明年将是北疆博物院对外开放90週年,把北疆博物院以及紧邻的桑志华故居和教会办公楼结合起来,成立博物馆聚落的想法也已经提上了黄克力的日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