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新华时讯 » 正文

“登山的過程,是最好的教育”——北大登山隊的卓峰登頂路

2017-10-06 20:16:16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拉薩10月6日電 題:“登山的過程,是最好的教育”——北大登山隊的卓峰登頂路

新華社記者王沁鷗

5日,記者在西藏拉薩見到了攀登卓奧友峰歸來的北大登山隊一行。雖剛從海拔8201米的世界第六高峰上下撤,隊員們黝黑的面龐上卻看不出一絲疲憊,4天之前14人同時登頂的興奮勁兒,似乎仍未褪去。

作為著名學府的師生與校友,挑戰雪域冰峰——這會是一段怎樣的攀登之路?

(小標題)“在不確定性中尋找確定的頂峰”

北大登山隊於9月14日到達卓峰大本營。隊中有7名在校學生,每人都有三四次雪山攀登經驗。抵達卓峰前,部分隊員曾在珠峰成功登至海拔7028米的北坳,之後又進行了三個月的針對性訓練。

但隊員們都說:“在山上會遇到什么,誰也無法預料。”

卓奧友峰位於喜馬拉雅山脈中部。藏語中,卓奧友讀作“喬烏雅”,意為“大宗師”。其山區氣候與珠峰相似,是攀登珠峰前進行高海拔雪山訓練的合適場所。這次攀登也是北大2018年登珠峰前最後一次雪山攀登訓練。

卓峰的攀登難點之一,是海拔6400米到7100米之間的三段冰壁。兩名學生隊員便在翻越冰壁後遭遇了精神極限。

今年讀大三的郭佳明是第一次在這麼高的海拔無氧行動。登上幾近垂直的冰壁後,還要走過一段緩坡才能到達2號營地,那一段路,他舉步維艱。再加上當時山上霧氣很濃,完全看不到營地的影子,腳下的路似乎永遠沒有盡頭……

“那時候就覺得自己很弱小,甚至有些情感失控了。”另一名隊員莊方東說,體力的考驗是一方面,但登山過程中的精神重壓令他始料未及。這些從未有過海拔8000米以上攀登經歷的“90後”們,第一次體驗到了心理和生理在超高海拔所面臨的雙重脆弱。

而每次攀登,都要與諸如此類的“始料未及”作鬥爭。用隊員趙萬榮的話說:“登山就是在不確定性中尋找確定的頂峰。”

“每個人到達極限的點都不同,你必須靠自己。這是對你的試煉和考驗。”2012年入校、已有7次雪山攀登經驗的趙萬榮認為,這或許就是登山的意義,“能力可能有極限,但內心的強大,它的提升空間是無止境的。”

(小標題)再臨“8000+”

全球海拔8000米以上的山峰僅有14座。北大登山隊上一次登臨這個高度,已是19年前。

1998年,在校慶100週年之際,北大登山隊自主登頂卓峰,成為國內首支登上海拔8000米以上高峰的大學生登山隊,一時風頭無兩。直至2002年噩耗傳來,5名學生隕命希夏邦馬,登山隊遭遇重大挫折……

去年,北大宣佈,山鷹社隊員將聯合富有登山經驗的部分校友,於2018年攀登珠峰。時隔多年,北大登山隊再次引發媒體關注。

“但我們並不想用這次攀登證明什么。”趙萬榮說。

趙萬榮曾於2015至2016年擔任山鷹社社長。在他看來,在近20年後才重拾對“8000+”的渴望,甚至敢於第一次仰望“地球之巔”,對北大而言,確是時機成熟後的審慎決定。

十多年間,山鷹社每年都會組織雪山攀登,積累了一批學生登山骨幹。而中國商業登山行業的成熟,也為民間團體提供了更多保障。這次攀登卓峰,全程由西藏雅拉香波登山探險服務公司提供修路、運輸等保障,每個隊員都配備了一名專業嚮導。

“中國民間登山界,早已過了需要用攀登高度刷新紀錄、引領行業發展的階段。我們現在登山,更想傳播一種當代青年不畏艱險、勇於探索的精神。”趙萬榮說。

山鷹社指導老師錢俊偉也表示,2002年之後,山鷹社就已調整了理念:“通過提供科學的攀登訓練,讓更多學生擁有雪山體驗,在攀登過程中收穫人生閱歷和精神成長,是我們開展登山活動的目的。”

(小標題)“這很北大”

年輕的“山鷹”們,對“精神成長”還有另一層體會。

在攀登卓峰的過程中,登山隊組織了晚間“講一講”活動,每次確定一個主題,由隊中的一名老校友主持開講。

從創業故事,到人工智能,甚至到西方美術史……每一晚的討論,都令在校生隊員們意猶未盡,獲益匪淺。下山後被年輕隊員們最多提起的,是某晚關於自然觀的討論——人類登山,是為了征服山峰,還是學習與自然共處?如何評價20世紀以來的人類中心主義爆發?登山可以為修正人類中心主義提供哪些幫助?……

一群年齡從“60後”跨越至“90後”的登山者,在茫茫雪山深處暢談天地古今,在氧氣稀薄地帶碰撞思想火花——“這很北大!”隊員們說。

討論並非空談。在大本營至前進營地的途中,登山隊員與嚮導一起清理垃圾,兩天累計帶回垃圾上百公斤。登山中,北大學生們還與藏族嚮導結成了語言學習小組。

“我們白天拉練途中教他們英語,晚上他們教我們藏語。”1997年出生的郭佳明恰好與兩名藏族姑娘同齡,不到一個月時間,他便已經掌握了藏文字母的基本拼讀規則……

10月1日上午8時48分,7名學生隊員與其他隊友一道,將校旗與五星紅旗帶上卓峰之巔,並向祖國母親送上了生日祝福。那一刻,在世界第六高峰視野開闊的峰頂,家國命運與個人成長,在這些年輕人胸中交織與激蕩。

“所以可以說,登山的過程,是最好的教育。”錢俊偉說。(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