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亞太 » 正文

亚太军情观察 | 朝鲜宣布成功试射洲际导弹,半岛将进入危险对峙?

2017-07-05 09:32:32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1499218396474568.png

亚太日报评论员 石江月

据韩国联合参谋本部4日表示,当天上午9时40分许,朝鲜在平安北道芳岘一带朝半岛东部海域发射型号不明的弹道导弹。

就在人们猜测朝鲜射出的是什么型号的弹道导弹时,朝鲜于当地时间3点宣布的消息,平壤已经成功完成远程洲际导弹试射!很显然这一举动将会给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地区带来巨大冲击。

重大消息

朝鲜中央广播电台和平壤广播电台当地时间4日下午3时(北京时间14时30分)向全体人民发布“重大特别报道”,称洲际弹道导弹“火星-14”试验发射成功。

朝鲜方面声称,导弹“飞行39分,(最大)高度达2800km,飞行距离933km,导弹准确命中朝鲜东海目标,没有对周边国家的安全带来负面影响。”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现场观看发射。

此前,韩联社援引韩国官员的话报道称,朝鲜4日发射的导弹飞行高度超过2300公里,高于5月15日发射的“火星”-12导弹的2111.5公里。韩国联合参谋本部方面此前表示,该导弹飞行了930多公里,日本防卫省称,导弹飞行了40多分钟。

韩国媒体称,韩国军方在得知朝鲜试射导弹后,立刻向总统文在寅汇报了相关情况。韩美军方称,正在对朝鲜弹道导弹的最高高度、飞行距离进行分析。韩军在保持高度戒备态势,以应对朝鲜新一轮挑衅。韩国方面通过监测朝鲜导弹的飞行轨迹发现,这枚弹道导弹并不寻常。

首先,这枚导弹飞行距离超过900公里。从韩国方面中午11点30分左右发布的消息看,韩国联合参谋本部称朝鲜今射弹道导弹约飞行930公里。以近期朝鲜发射的导弹比较,射程属于较远的。

第二,朝鲜再一次采取了高弹道模式。韩国联合参谋本部称,今天朝鲜射出导弹的飞行高度或超2300公里。据朝鲜消息说,朝鲜导弹弹道高度大约是2800公里,按最小能量弹道换算最远射程可以达到6700公里左右。

据日本NHK电视台报道,朝鲜的弹道导弹落入日本专属经济海域(EEZ)。这是朝鲜上月8日在江原道元山一带朝半岛东部海域发射多枚疑似短程地对舰巡航导弹的飞行物后时隔一个月再次射弹,且在韩美首脑会谈结束仅三天就射弹,引起关注。

文在寅将于7日-8日在德国汉堡出席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并同美日首脑举行会谈。因此有观点认为,朝鲜此次射弹是为了反对国际社会共同合作应对朝核而进行武力示威。

另一方面,6月15日,文在寅曾在韩朝《6·15共同宣言》发表17周年纪念活动上致辞表示,若朝鲜不再发起新的核导挑衅,韩方愿意无条件与朝鲜进行对话。

7月4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青瓦台主持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全体会议,强烈谴责朝鲜当天发射弹道导弹,并表示朝鲜政权不负责任的挑衅再度暴露其执意发展核导的冒失与蛮横。

文在寅指出,韩美初步认定朝方发射了中远程导弹,但不排除发射洲际弹道导弹级的可能性,一旦经深入分析最终认定射程,将谋求与射程相应的措施。文在寅还指出,朝鲜公然违反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公然排斥韩国、中国、美国等国际社会的一再警告。

值得注意的是,在朝鲜发射导弹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再次发推特:

朝鲜刚刚又发射了一枚导弹。真难相信,韩国和日本还要继续忍耐这些。或许,中国应该对朝鲜下狠手,彻底结束这胡闹的行为。

文在寅对朝方在韩美首脑会谈敦促其作出战略抉择遵守国际规矩的几天后便挑衅深表失望和遗憾。文在寅警告朝方挑衅只会加剧外交孤立和经济困难,朝鲜核导威胁攸关韩国及友邦的生存问题,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容忍。

从文在寅访美与特朗普会谈后发布的强硬声明看,如果朝鲜宣布拥有洲际弹道导弹,将意味着半岛局势将进入对峙升级的危险状态。

预料之中

其实,对于朝鲜的洲际弹道导弹,美国人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天。美国国防情报局局长文森特·斯图尔特5月23日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说,尽管有不足,但朝鲜不断从近年来的导弹试射和核试验中学到东西。如果让朝鲜继续走下去,他们最终将成功地制造出威胁到美国本土的核导弹。

斯图尔特说, “几乎无法预测”朝鲜什么时候会有能力直接攻击美国。但是,他承认,“按照目前的路径走下去,这个能力是不可避免的”。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丹·科茨也认为,随着朝鲜的导弹和核能力不断增强,朝鲜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日益严重的威胁。

今年5月22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宣布,朝军再次成功试射“北极星-2”型地对地中远程战略弹道导弹(IRBM),并批准在部队实战部署该导弹。

在对发射结果进行分析和评估后说,朝鲜领导人认为该导弹无可挑剔,导弹的打击精准度极高,是非常成功的战略武器。“北极星-2”正式批准进入实战部署,也是朝鲜弹道导弹发展的标志性改变。

整个2016年,朝鲜8次试射采用高能液体燃料的“舞水端”中程导弹,但只有一次成功。这些试验使用了一个更像是射向天空的、高角度的弹道,可能是为了缩短导弹的射程,避免在日本上空飞行引起的任何的紧张升级。

根据美韩方面的评估,“北极星-2”导弹的射程在2500公里左右,另一种“火星-12”弹道导弹的射程在4000公里左右。

与这一次相同,5月中旬发射的“火星-12”弹道导弹射程也未超过1000公里,但是美日韩方面通过数据分析发现,这次导弹试射朝鲜采取了高弹道模式,导弹发射高度超过2000公里,是一段时间以来发射高度最高的。

这的确是种新型导弹,朝中社15日发布的消息说, 14日成功试射新型地对地中远程“火箭”(导弹)“火星-12”。“火箭”沿着目标轨道飞行,最高高度达2111.5公里,飞行787公里,精准落入公海上的目标地点。而且,朝鲜方面表示,这次试验的一个目的是搭载大型核弹头。

通常在弹道导弹试射时,由于射程较远,为了避免引起邻国的紧张和不必要的麻烦,都会在导弹试射的射程上进行一些控制。其中最常见的一种办法就是调整导弹发射的弹道。

同一枚弹道导弹,按照抛物线的原理,只要弹道角度适合,就能实现导弹的最大射程。而如果要控制导弹射程,可以采用高弹道模式,导弹发射的高度更高,这样按照抛物线的规则,射程则会缩短不少。

韩日方面的评估认为,朝鲜方面使用了高于通常高度的“高弹道轨道”,并控制了飞行距离。据日本自卫队相关人士称,朝鲜试射的“火星-12”导弹,实际射程可能超过4000公里。

而在“火星-12”导弹上再加上一级,突破6000公里并非难事。

韩日分析人士的看法是,“火星”系列导弹是朝鲜在获得前苏联一枚潜射弹道导弹后进行仿制改造而来的,这次试射的“火星-12”导弹飞行能力超过朝鲜去年多次发射失败的中程弹道导弹“舞水端”(射程约2500至4000公里),而且已经将美军在太平洋的要塞——关岛纳入射程范围。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这次导弹试射代表着射程达到4000公里,那么朝鲜洲际弹道导弹(ICBM)是否迎来突破?在“火星-12”导弹发射后,美国人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两种洲际导弹的方案

随着两种新型固体燃料弹道导弹的研制和成功试验,朝鲜距离获得技术突破越来越近了,而这是“发展出一种有效的公路机动型洲际弹道导弹”的目标所必须的。平壤甚至可能正在研发两种不同类型的公路机动型洲际弹道导弹。

一种可能以液体燃料弹道导弹火星-14作为基础,借鉴其构造和尺寸。

火星-14在2015年朝鲜举行的阅兵式中展出过,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缩短研发时间。据外界推测,在经过20多年的研发后,朝鲜希望能够获得一种采用液体推进剂的洲际弹道导弹,有能力打击美国本土的目标。

通过这些年的试验和失败,他们已经为洲际弹道导弹开发出一个大推力的第一级液体火箭发动机,正如在过去一年时间里两次进行的80吨推力“白头山”火箭发动机地面点火试验展示的那样。

另一种可能是全新设计一种固体燃料洲际弹道导弹,以满足更严格的任务要求。

“北极星-3”的新型固体燃料洲际弹道导弹的作战性能,是外界分析的重点,基本都是基于外形尺寸与KN-14型导弹近似。根据西方的观察,机动型火星-14型洲际弹道导弹的长度大约为17米,直径在1.9米至2米。

在今年年4月15日平壤举行的“太阳节”大规模阅兵中,朝鲜展示了两种不同类型的“北极星-3”型洲际弹道导弹,两者都以封闭的状态,放置在卡车上的发射管内。虽然新洲际弹道导弹的确切尺寸和大小尚不清楚,但可以通过火星-14的尺寸做出估计。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美韩研究所“北纬38度”网站的分析认为,如果朝鲜的大推力火箭发动机能够最终成功,当搭载一枚550公斤弹头时,其射程有可能达12200公里;当弹头为750公斤时,射程为10300公里。这些作战距离可能足以打击美国本土目标。

朝鲜公路机动型洲际弹道导弹的未来演进,是一个难以预测的问题。在固体燃料导弹技术领域,朝鲜如何取得如此重要的进展?

众所周知,固体燃料火箭在结构上比液体燃料火箭简单得多,但设计的复杂性随其尺寸呈指数增长,研发时需要大量的测试和设计迭代。因此,平壤从事固体燃料技术研究已经十多年是完全可能的,同时开发国产的“舞水端”液体燃料发动机。

还有一种可能是,平壤同时发展固体燃料北极星-2中远程弹道和固体燃料北极星-3洲际弹道导弹。因此,如果朝鲜最初决定同时寻求发展固体燃料和液体燃料洲际弹道导弹,也并非令人惊讶之事。而且,这次朝鲜方面宣布的就是火星-14洲际导弹试射成功,美国人猜测就是在火星-12上再加了一级。

最终,火星-14洲际导弹试射成功后,如果朝鲜固体燃料洲际导弹方案推进顺利,可能还会有一种采用固体火箭发动机,暂时命名为“北极星-3”的公路机动型洲际弹道导弹,也许也可以在射程上达到“未来打击美国本土”的要求,使它成为对美国的一个严重潜在威胁。

作者简介:

作者石江月(可加微信公众号 Defence_SJY,分享深度军事分析),国内资深军事媒体撰稿人。发表军事安全和国际防务文章达数百篇,《航空知识》《国际展望》《现代舰船》《坦克装甲车辆》及《环球时报》等国内多家媒体都有刊登和转载。

“亚太军情观察”作者均为资深军事记者和评论员,专栏紧扣全球军事热点和动态,为读者解析大国国防政策、地缘军事动向、国际军事技术、新型武器装备以及军事战略思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