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财经 » 正文

华为的2020:营收净利在夹缝中增长,消费者业务增速骤降

2021-04-01 15:05: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争取明年还能发财报”已经成为华为每年业绩发布会上的一个经典梗,尽管有些夸张,但却在某种程度上折射出这家明星公司当下的困境——外部制裁导致核心业务增长遇阻,新兴业务需要追赶时间,夹缝中求生仍是华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主题。

3月31日,华为公布了2020年财务报告。财报显示,受到疫情和制裁双重影响,华为2020年业绩增长速度放缓,但基本实现了经营预期,其中销售收入8914亿元,同比增长3.8%,净利润646亿元,同比增长3.2%。

分业务来看,华为消费者业务营收4829.2亿元,同比增长3.3%;运营商业务营收3026.21亿元,同比增长0.2%;企业业务营收1003.3亿元,同比增长23%。

分地区看,2020年中国地区营收5849.1亿元,同比增长15.4%,占比高达65%;海外收入3064.6亿元,除中国之外,欧洲、中东、美洲、亚太地区收入均在下滑,主要原因是消费者业务无法使用GMS。其中美洲下滑最严重,下滑幅度达24.5%。

疫情和制裁下仍然保持增长的确难得,更难得的是,华为仍然维持了占总营收16%的研发投入。但这份财报也释放出了一些危险信号,比如营业利润下滑,消费者业务营收增速骤降等。

华为解释称,制裁和疫情的确给华为带来了影响,但华为并不是一家追求高利润率的公司。随着疫情的恢复,华为对明年的收入增长仍然抱有信心。

消费者业务承压

制裁带来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华为2020年消费者业务营收增长3.3%,增速达到新低。过去五年来,由于手机业务大获成功,华为消费者业务实现了飞速增长,收入贡献甚至超过运营商业务,是集团营收贡献的主力。2016-2019年,消费者业务营收增速分别为36.2%、45%、31.9%和42%,而今年相比最高点时跌了近42个百分点。

供应链危机之下,手机业务首当其冲。自谷歌断供华为后,后者的海外销量就受到重挫,台积电等关键芯片供应商的断供更带来致命一击。去年9月15日禁令生效之后,这些厂商就不能再为华为生产新的芯片。目前华为所有的手机芯片都依赖当时所得的最后一批库存,导致华为手机严重缺货,销量下滑。

华为的加速囤货也导致其现金流下跌至低点。2020年,华为经营活动现金流为352.2亿元,同样是近五年新低。但华为表示,不会因此削减研发投入,反而会加大研发力度。

Canalys报告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的中国市场,华为(包含荣耀)手机出货量为1880万台。尽管其市场份额仍然维持第一,但已从2020年第三季度的41%下降至22%,而OV、苹果、小米的份额均在增长。

手机是消费者业务的收入支柱。但坏消息是,随着芯片库存的消耗,这种下滑趋势在2021年可能会更加严重。Counterpoint发布的2021年2月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报告显示,华为的排名已经下滑至第五,份额仅为4%。

在全球局势不明朗的情况下,华为手机业务前路仍然是谜。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昆在采访中透露,尽管芯片供应紧张,但华为仍将持续推出旗舰机型,也就是说今年的P50和Mate50或许仍然在路上。显然,华为当下采取的是一种拖延策略,尽量节省芯片的使用,保持手机研发投入与更新,再观望其它出路。

芯片的制裁同样影响到华为其它部门,包括负责芯片设计的海思。过去海思设计的麒麟芯片曾是华为手机最具核心的竞争力之一,外界担忧在手机芯片无法生产之后,海思的业务也将受到影响。不过胡厚昆表示,目前海思状况仍然稳定,还有许多创新工作在研发当中。有种说法是,华为将开启芯片自主生产之路,但其多位高管都强调,华为仍然保持与产业链合作的态度。

华为一位中层曾告诉界面新闻,公司内部对未来制裁形势的走向并不乐观,也想过很多种最坏的打算,剥离荣耀就是其中一种。华为财报显示,出售荣耀业务为华为带来了100亿元的定金。

消费者业务并非没有增量。胡厚昆提到:“手机只是消费者业务的一部分,去年尽管手机销量下滑,但‘1+8+N”战略下其它产品与服务的销量有可喜的增长,让我们对消费者业务仍然充满信心。”不过,目前手机仍然是一切IoT设备的核心入口,如果华为在手机覆盖量上长期缺位,IoT产品的销量同样面临危险。

寻找下一个“华为手机”

运营商业务曾是华为营收的主力,但去年增长几乎陷入停滞,增长率为0.3%。一方面,受制于疫情影响,许多通信工程停工;另一方面,受地缘政治因素影响,英国等国家宣布停止与华为在5G建设领域的合作,导致华为市场份额下跌。

两大业务都面临压力,迫使华为急于寻找下一个增长支柱。这家公司近一年的许多动作都在佐证这一点——频繁宣布与车厂合作,强调智能汽车业务的重要性;“常胜将军”余承东兼任云与计算BG总裁,表示要加强终端与云的打通;任正非频频到访煤矿、钢铁传统企业等等。以上都表明,To B业务被华为视为未来有力的增长极。

由于华为一直是按客户群划分收入结构,因此云与计算业务收入也被划入企业业务营收当中。2020年,华为企业业务收入增速23%,贡献了最强的营收增长,且比去年高出不少,展现出了较强的增长劲头。

Canalyt报告显示,2020年,华为在中国公有云市场排名第二;在全球IaaS市场,排名上升至第六,增速高达222.2%,为全球增速最快。但有华为员工向界面新闻透露,任正非的目标一直是第一,内部对华为云的期待“比现在高得多”。

值得一提的是,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除了兼任云与计算BG总裁,还担任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产品投资评审委员会)主任,统一管辖两个业务的投资决策关系。不难看出,这一调整的目的是加强终端、云、智能汽车各方的打通,将华为在终端领域的优势和用户体验反馈到其它各个业务上,培养华为独特的竞争力。

不过,具体怎么通、怎么连,如何形成优势,仍然需要进一步商讨。一位华为云与计算BG员工对界面新闻表示:“内部掣肘仍然很多,组织和汇报关系混乱一直是老毛病,任老板批评过很多次,余总的调任一定程度上也是在厘清这种障碍。”

至于造车,尽管华为与北汽、长城汽车联手的传言不断,但胡厚昆在采访中再次重申华为“智能汽车部件供应商”定位不变。曾与华为合作过的一名车厂工程师对界面新闻表示,华为发布的“HI”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可以视为是一个车标,“该有的都有了”,但以华为目前的客户体量和产品落地程度来看,投入真正能够反映到营收上,可能还要再等几年时间。

智能汽车领域的对手正变得越来越多。随着百度、小米等厂商相继宣布造车,华为也必须巩固自己的技术护城河,加强在行业内的话语权。

华为消费者业务内部有一种说法,用手机业务的成熟思路来做产品,很多时候都能实现成功。这句话有一定道理——消费者业务的打法大多相似,品牌培育用户忠诚度并不难。但To B业务的规则却完全不同,华为的惯用打法能否奏效,仍是一个待解的问题。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