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Homepage » 财经 » 正文

对话积木盒子创始人董骏:P2P暴雷本质是流动性危机

2018-08-10 15:02:00  来源:界面新闻 【返回列表】

2013 年,董骏创办积 木盒子,创业一年后,就得到雷军等大佬的支持,拿到顺为资本、小米、经纬的投资。也是在2013年,因为余额宝的上市,线上金融交易活跃起来,P2P在此背景之下成为 很主流的商业模式。“2014年,我们融B轮时候,有十多家VC抢着入局。”

成立五年的积木盒子,经历了“河北融投”,并先后完成品钛集团的分拆,成立积木拼图集团,以及对港股上市公司永骏国际控股的收购,完成线下和线上的双重布局,同时, 将业务收窄到消费,夫妻老婆店、个体工商户等的小额贷款。

而今,随着P2P暴雷潮的来袭,相比“河北融投”危机,积木拼图集团的抗风险能力也增强,作为积木拼图集团的掌舵者,董骏认为,P2P暴雷是一次流动性危机,并称,P2P这个市场是有传染性的。如更清醒的看这件事,面对监管,可以让这个市场更稳健和安全。

谈暴雷提问:最近网贷行业“暴雷潮”,你有怎样的思考 ?

董骏:从比较密集的有平台违约、跑路,到整个市场都受到一定的体系性影响,绝大部分平台看起来交易量都是下降的,比起一个月前,整个行业是相对比较低迷。但从监管,直接、间接发的声音,这样的调整其实是有益的。

有人说这是信贷危机,但实际上是流动性危机。信贷危机一般是基于贷款的资产端发生的危机。但最近更多在是投资端的波动,资产端相对稳定的。流动性危机,是技术性危机,只要行业所触及的底层信贷资产比较稳定,反而可以去泡沫,调整风险结构,让平台在运营的时候更加的注意长期管理流动性风险。对于任何公司来说都是是一个挑战,需要合理度过。

提问:中小企业的违约相对多一些,这跟整体经济形势有关系么?

董骏:中国企业贷款大概有三个用户分层。第一种是小微企业,或是个体工商户,就是夫妻老婆店的形式,这个客群是最底层;第二种客群是中小企业,贷款需求在几百万到小几千万的企业,也就是是传统银行说的SME;第三类大企业,包括上市公司,比较成熟的行业龙头和国企。

出现行业性调整时,SME和大企业都会受比较大的影响。但大企业融资渠道相对比较丰富,更容易度过行业流动性调整;但SME中小企业的融资渠道比较有限,他在风险上也是比较敏感的群体。

积木盒子所管理的信贷资产,一类是个人消费的,一类是夫妻老婆店的。这两类贷款的质量在我们观测中并没在最近这一轮宏观经济变化中受到影响。

提问:目前,虽然到现在你们还健康,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

董骏:行业发生系统性风险的时,所有人都会受影响。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交易量下降,收入会受到影响,品牌可能会受到质疑,团队有可能对于这个行业的前景会感觉到没有信心,这都需要我们很好的管理,渡过这个阶段。但这个过程就是创业的过程。

我们最近在做全员客服,因为突然出了行业危机,既有的客服体系产能肯定是不够的,所以所有的部门抽调人员,轮岗当客服,激增了公司凝聚力。

提问:最多的时候能接多少通客服电话?

董骏:这次危机前,我们电话和在线客诉大概400-500个一天,最近基本上一天的客诉会在1500次左右。很多客户就是想问问你还在不在,你在他们就安心了。

提问:最近小米也躺枪了,它给很多P2P平台做导流,而且都是小平台, 他们对接标准是什么?

董骏:真不了解,看起来是纯粹的流量生意。P2P这个市场是有传染性的。如更清醒的看这件事,可以让这个市场更稳健和安全,参与方不会简单的因经济利益去做判断,特别是大的第三方流量入口。因为在金融服务里,只要你在这个链条里,就要承担风险,重的是财务风险,法律风险,轻的起码是名誉风险。

谈转型提问:积木盒子一开始做了稍微大一点企业的信贷,现在来看,是不是会觉得幸好当时转型了?

董骏:是。积木盒子刚上线时,跟传统的金融机构和持牌机构合作,做一些刚才说的中间这一类中小企业的贷款。但SME的金额相对比较大,容易上量,风控也相对标准化。

但“河北融投”危机后,就把这类产品停掉了。这个危机让我们判断了几个逻辑:第一,我们希望在做金融服务时,尽量降低“交易对手风险”,依赖于第三方做渠道和风控;第二,金额相对大的贷款人,理论上可承担比较高的交易成本,是传统金融机构的目标。如传统金融机构不做,不是传统金融机构的能力问题,而是借款人风险问题。

基于上面这个判断,大概2014年、2015年的时我们把这类资产清零,专注小额贷款。

提问:如何渡过“河北融投”危机的?

董骏:对我们来说,的确是生死攸关。虽然那时我们就有一定的资本运作,但抗风险实力并没那么强,要和河北融投这么大的金融机构的系统性风险去做对抗和管理,挑战非常大。不过,那个过程对公司发展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

提问:积木盒子是怎么选定现在这个方向的,往个人和小微去做?

董骏:我们看过车,看过房,市场对于这两块资产的服务是比较标准化,相对来说竞争比较强,利润比较薄,可复制性比较高。所以这两类资产壁垒不是那么高,只要有钱,很多公司都可以进去做。

相反,现在我们主要的两块业务,一块是消费,一块是夫妻老婆店、个体工商户的贷款,可以做的深度和广度非常大,每一个环节都可以成为壁垒。

提问:如果回头看这五年,积木走过哪些重要的节点,这些节点你觉得这五年来做对的事情是什么,哪些事情做错了。

董骏:方向选对了是这五年中一件绝对正确的事情:整体做金融,特别是做普惠金融。

但这些对的事都是错误累积出来的。积木盒子在做小微信贷,夫妻老婆店、消费信贷前,还做了“河北融投”、做了车的尝试、房等尝试。各种尝试以后,我们才聚焦到了一个可充分拓展的市场。

又比如,2016年积木集团分拆成两个集团,把科技板块拆到品钛,把交易板块放到积木拼图。其实这后面是因为不够聚焦,拿了各种各样的牌照,希望迅速形成“金控集团”,但很难有一种路径能马上把不同模式链接起来。无论是车贷用户,房贷用户,消费贷用户,小微贷用户,看似都是金融资产,但每一个领域是天渊之别,用户群体、风控模式完全不同,你很难用一个统一的平台把这些东西都服务的很好。

提问:未来有什么布局上新的想法吗?

董骏:战略方向上没有新的想法,会继续在即有的普惠金融大方向,加强资产管理能力和交易撮合能力,特别是积木时代做的小微经营类的、夫妻老婆店的资产管理能力,同时,加强积木盒子的撮合能力,帮助资金深度穿透到底层资产。

提问:接下来在积木时代门店的布点上有什么更大的动作吗?大概多长时间达到什么样的规模?有预期吗?

董骏:目前是50家,专门做夫妻老婆店的市场,可以做到大概200家店。我们希望,未来一两年内能做到200家店。

提问:会布局区块链吗?

董骏:没有布局,但是也比较敏感,对这个领域中的应用会保持比较重要的关注度,现在还没有。

谈上市提问:2013年创办积木盒子的时,是看到什么机会?

董骏:用技术和互联网的运营能力去做金融服务肯定是有机会的,可以通过互联网降低交易成本,提高交易效率。2013年时,余额宝上市,让线上金融交易活跃起来,P2P在这个背景下是一个很合理,也是很主流的商业模式,所以我们就进去,有了积木盒子。

提问:我们资本有经纬和小米,我们为什么最后选择拿经纬和小米的钱,这里有什么故事吗?

董骏:2014年,经纬和小米跟进我们的B轮。当时,确实是整个互金领域早期资本市场最为活跃的阶段,如果你的商业模式合理,团队品质比较高,在市场上很容易融资的。B轮融资完成后,小米原来CFO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说我们和小米调性比较类似,他们团队跟我们团队基本上是70后。

提问:B轮除了经纬和小米,还有其他的资方跟我们接洽吗?

董骏:有,我记得B轮是最最夸张的时候,2013年年末,我们做完A轮,A轮完了大概半年多后, 来来回回有十几家投资机构找我们。

顺为资本本来A轮想投我们,但因接触我们比较晚,顺为A轮没有进来。到我们B轮的时候,顺为不但自己来了,还把小米带进来了。当时,星期六的一个下午,我去望京顺为的办公室见了一下雷军总,大概聊了两个多小时。第二天,时任小米CFO洪峰、金玲带队过来了,跟我们核心合伙人聊了一早晨,周一在北辰洲际酒店就决定他们来领投。这个过程是一个创业者能够想象到融资最好的经历。

提问:拿到小米的钱对我们有什么样的帮助,除了财务上。

董骏:他的品牌给了我们很多的背书。

提问:品牌背书之外呢?

董骏:跟小米的团队,因为洪峰是我们的董事,我们每个季度董事会都会见,也有很多沟通,后来我们再跟小米互动中,业务上也有合作。差不多从A轮融资一直融到C轮,后来拆分以后品钛又再做独立的融资,基本上前面投资人全部都是跟投的,就是一直都是跟下来的。

提问:成立积木盒子到现在已经五年了,有上市计划么?

董骏:资本的安排对于我们来说不是绝对必要的,但会保持高度关注。资本市场相应的资源支持,对于公司在关键点上布局和调整是很重要的。

2016年,我们将集团拆分为品钛集团和积木拼图集团。2017年年底,在股东帮助下,积木拼图集团收购了香港上市公司,相当于我们有一个相对比较灵活上市资本的选择。

因此,我们可以把自己业务能力直接放到上市公司里头去。因为香港不能够借壳上市,我们既有业务不能放进上市公司体系,但我们的核心业务,可以放在上市公司里,上市公司就是很自然的成长过程。香港上市公司上个季度开始做普惠金融的业务,这个是自然的增长。

提问:打算把哪块业务拿到上市公司?

董骏:积木时代的业务。不是说我们既有业务放进去,我们把新业务开始在上市公司里头做,上市公司相当于是一个全新业务。它相当于跟积木盒子、积木时代是一个平行公司,

提问:积木盒子没有?

董骏:没有。

提问:积木时代新增长部分全部纳进去了?

董骏:有可能。这样自然的上市公司的培养,让我们在最近这一两年当中可以能够有一个很主动的态势。因为上市公司它的业务量不断在增长,他的市值也可以在增长,我可以用上市做资本运作;我们母公司自己其实也还是可以能够再独立考虑上市。

提问:有没有具体时间表?

董骏:先把上市公司能够很好的做起来,这是已经在操作的,没有明确的时间表,比如明年某个时点必须要把整个公司放进去,没有的。业务核心是可以能够良性的运转是比较重要的。

提问:现在有没有把积木盒子单独上市的计划?

董骏:暂时没有。

提问:那就是前一种方案?

董骏:也很难说,现在其实上市挺快的,特别香港改了新的规则以后,很多新经济公司从启动到上市也就半年的时间。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