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Homepage » 财经 » 正文

财经观察 | 真正意义上形成以市场为主体仍需时间

2018-12-07 15:28:01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邵宇

整个改革开放的初期,财政和金融是不分家的。当时主要是因为计划经济,有中央银行,有财政。其实央行就很像是一个财政的一个出纳,财政让给钱央行就给钱了这样,所以我认为做为整个的改革开放的起点逻辑,应该也就是说,中央银行从财政独立出来,再由中央银行分出商业性金融机构,比如商业银行,四大行五大行独立出来,这样的话我觉得是一个重要的金融改革的标志。如果是说时间的话,可能是在1985年左右,也就是当时应该农业银行分出来了,这样我们就视为整个金融改革就算是开始了。

金融是什么?金融就是水,实体经济是什么?实体经济就是面,金融的发展就是要把足够的流动性供应给实体经济里面去,这样实体经济得到金融的支持,得到流动性的滋润,它慢慢的就发展起来了,这就是金融的一个基本的逻辑。

如果你在这个逻辑上看改革,以前是没有这样一个市场化的过程的,也没有市场经济这块,也没有民营企业这一块,大部分都是通过财政的拨款来做的,以后发现不对了,得通过市场化的方式,所以组建了这样一个商业银行,商业银行通过之前叫做“拨”改“贷”,以前就是直接拨款啊,比如说你要盖房子,钱就直接给你就完了,因为咱们都是国有体制下面的计划经济,那现在要买房子,那需要考虑一下,各种评估之后再给你,那这个变成一个商业银行的代贷,拨改贷的行为,这样就启动了整个金融向实体经济投放资源并且按照市场化的方式去做的一个起点。

改革是整体的改革,一方面你有市场化的主体,是有实体经济还是有各种各样的企业,它是市场化的了,金融的配准资源的话也必须按照市场的方式做出相应流动性的投放。这个时候,商业银行、资本市场就慢慢出现了,它是随着整体改革的进程几乎同时发生的。当然也都是一步一步来走的,比如说每五年解决一个核心问题,它在不断的推进过程中,可能一开始推动的是几大商业银行从中央银行里分离出来,第二步其实是挺重要的,就是把政策银行再分离出来,比方说现在的国开行,农业开发银行,原来这些之前可能是做政策性贷款,这个不能和商业银行混在一块,否则也没法做了,因为本来你是按照市场化原则来的,从这里分出政策性银行,接下来还得细分,将股份制银行分出来。

接下来1992年的资本市场,金融体系有两种为主,一个是商业银行为主,一个以资本市场为主,反正一个叫间接融资,一个叫直接融资。做了一段时间到了1992年初,直接融资也就是资本市场的发展也开始了,这两者有很大的不同,如果是商业银行,你提供的是债券,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杠杆,它提供的是债务;如果你是资本市场的话,你有直接融资,一个是发债,一个是股票,也就是股权。所以这个时候股权投资又变成金融体系中特别重要的一个部分也同时诞生了。

一开始是由商业银行主导,然后资本市场跟上,那就是两条腿一块走路,就有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然后是更多的开放,外资银行来了,或者是境外的投资人来中国资本市场来做交易,接下来就是把整个资本市场放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和全球的金融市场或金融系统就联系在一块了。但是这个过程中需要很多的支持配合,比方说商业银行,它必须完成一个现代化的企业的改造,比方说它要支付盈亏,按照股东的约束跟创造价值的方式来进行市场化的运作,所以这里面别看是只有我说的这几步,这几步大概接近三十年,所以现在可能是到了最后关键的一点,能不能全面的开放。

也就是说,之前可能是国内的钱支持国内的企业的发展,那开放之后,希望海外的资金也能进入我的市场为我的实体经济发展提供更多的资金流动性的支持,这样我的投资我的企业也会走向海外,那我的金融资源是不是能跟着它一起到海外去进行全球化的布局,也就是说你能看到一个很明显的逻辑,我先做市场化,市场化里面把金融体系架好,一个是商业银行,一个是资本市场,然后做更高层次的开放,这么说会有点抽象,这三四十年时间,你都把这么多事情都做了,它自然是一个非常快的迭代的过程。

我们现在这个体系里面,还是以间接融资为主要的融资方案,本来是希望资本市场多做点IPU,现在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现在还是主要银行主导,主要银行主导是这样,通过股权的改革,特别是2003这一轮的注资,理论上几大国有商业银行包括商业银行已经成为了独立市场运作的主体,但是现在还是很难做到这一点,可能还是有一些政策性的要求,比方说做整个宏观政策刺激(4万亿)的时候,你还得让商业银行去放款,有的商业银行可能是会放的积极一点,有的可能就会比较谨慎,它有不同的市场化的考量。所以现在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现在市场化的整个进程,从商业银行这个角度来说,可能也就是走了百分之七八十,接下来治理结构的优化,真正市场来决定还需要久久围攻才能真正的实现。

现在(剩下的)这一段牵扯到地方政府的融资方案、牵扯到国有企业,我看到刚才的新闻还在提这个事情,很多这些贷款可能也是出了一些问题,不良怎么化解?怎样充实它的资本?真正怎样让它按照市场的方式来给经济输送资源?这里我想特别提到一点是商业银行在向传统部门推送资源是没有问题的,比方做房地产,做地方政府的基建,这些问题都不大的,但是有一点,它不能支持创新创造。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在过去这十年里,最风头的这些企业,他们基本上最开始的投资也是老外做的,上市的地方也是老外做的,中国的企业的融资基本和中国没什么关系,这就很奇怪了,为什么呢?因为商业银行它是根据非常明确的三张报表跟抵押物进行投资,给我一大堆服务器、一大堆数据,我怎么知道它值多少钱呢,所以它就没法提供支持。另外一份资助就是资本市场,资本市场理论上它是支持创新创造,咱们可能还是不太一样,主要是给传统企业、传统制造业,包括国资国企的融资力度可能还是比较大一些,相对而言我们对于创新这一块的支持还是需要牵点火候。

邵宇: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来源:宇光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