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财经 » 正文

摩拜、ofo游戏结束,这家单车起家的独角兽为何依然在融资?

2019-04-16 14:27: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共享单车寒冬后,共享出行还能以怎样形式长期发展,是行业关心的焦点。一家中国人创办的美国公司,或许可以给出答案。

成立于2016年的共享出行企业Lime注册在美国,市场在北美和欧洲,创始人和供应链团队来自中国,高管来自谷歌、Pinterest、lululemon等知名公司,政府关系请到了奥巴马的竞选经理,在各个落地城市都有当地的员工,用创始人孙伟耀(Toby Sun)的话来说,公司在各个层面上体现着全球化和中西结合。

创立3年时间内,Lime共融获得3轮7.7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达到24亿美元。新引入战略投资方Alphabet与Uber。Lime也是去年欧美成长最快的团队之一,得益于中国供应链团队,Lime用一年完成了从单车到滑板车、电单车的过渡,仅滑板车实现四次产品迭代。从订单量来看,Lime在C轮融资时跟B轮对比已经实现20倍的增长。

 

Lime发展历程

Lime的思路和国内共享单车行业不同。Lime不打价格和数量战,滑板车最早的定价就在3-4美元,加上合理的投放,lime在部分入驻城市已经实现盈利。为了让业务从最早就合规,Lime一直注重政府关系,在进入每个城市前都会与政府沟通,获得许可。

“供应链,运营,政府关系,这三样lime最核心的东西,把这三样事情做到极致就是lime自己的壁垒。”孙伟耀提到。

Lime的投资人,GGV纪源资本合伙人童士豪认为,共享单车和滑板车是对运营能力要求非常高的一个行业,需要生产、投放、充电、维修、回收等,比一般出行的业务更加复杂。“之前在投资哈啰、Grab时,我们看到了团队强大的运营能力,这一点lime团队也具备。”

在接受全天候科技等媒体采访时,孙伟耀提到,Lime近期不会进入中国市场,一方面他认为国内的团队有更强的竞争优势,另一方面,他认为Lime的基因更适合欧美市场,“但不排除接受国内投资和渠道合作的机会。”

中国速度,美国推手

很多中国用户对滑板车不熟悉,但滑板车在欧美国家非常盛行,是青年文化的一部分,也具备了潮流元素。

作为代步工具,滑板车可以解决1.5-2公里的短途骑行。在法国,Lime滑板车一度成为“网红”,不少游客、明星也会选择拍照分享。

Lime模式在很多人看来,仍然非常“重”。一台滑板车,充电后大约能行进30-40公里,频繁应用的场景中,可能半天就要回收充电;电动滑板车的折旧率也更高,一辆车周期为4-6个月。滑板车的安全风险也较大,稳定性需要不断增强。

孙伟耀也提到,创立以来经历了很多次试错。其中,中国的供应链团队起到了关键作用。

“我们是全球范围内产品迭代最快的公司。” 孙伟耀说。Lime在2018年2月份推出第一款产品。只花了40天的时间。在这之后Lime保持着每2-3个月做一次比较大的升级,3-4个月进行更大的迭代(generation change)。

“比如进入欧洲时,很多城市老旧的石子路曾经给滑板车的减震设计带来了难题。“我们加厚了50%到70%的铝板的厚度,滑板车的轮径从8.5英寸变为10英寸,踏板也宽了很多。

进入每个城市都需要因地制宜地改进产品,研发团队的高效率也推进了Lime的整体速度”。孙伟耀提到。

给力的中国团队之外,北美和欧洲的团队也是迅速推进的关键,前期负责推进政府关系,之后负责落地运营。

孙伟耀发现,Lime与政府沟通后,在共享出行领域可以进一步扩展品类,比如推出共享汽车。“欧美很多地方都致力于环保节能,减少汽车数量,和政府交流后,我们看到了推动共享汽车的可能性。”

同时,为了解决电单车和滑板车的充电问题,Lime采取了“众包”模式,推出了“juicer(充电者)计划”,按照片区寻找当地的兼职充电人员,收集滑板车进行充电,并按照每辆支付相关费用,这也极大提高了共享滑板车充电和使用效率。

吸取摩拜、ofo教训

孙伟耀认为,摩拜与ofo在海外市场的失利,一定原因在于过分追求速度、进入一个国家市场时没有及时与当地政府打招呼。

Lime致力于在落地前就建立起政府关系,合作一方面获得了许可,一方面也建立了竞争壁垒。

“比如在一个城市,因为政府不希望有那么多车进来,所以我们就避免了过度困难的价格战,即使投入的产品不多,也可以保持一个合理的价格模型和收入模型。”孙伟耀提到。

同时,孙伟耀在ofo的案例中吸取教训,“团队可以酌情考虑投资人的意见,但不能被其意志左右。”

他认为,创业项目在推进过程中,高层必须把握行业的发展趋势,及时作出调整。

例如,在2017年底,Lime决定从单车集中转向电动滑板车和电单车,曾经遭遇了董事会巨大的阻力。

“因为我们当时上自行车很多的市场还是很不错的,而且国内的ofo和摩拜如日中天。董事会最初拒绝转型。” 

团队最后顶住压力,坚持做了电动滑板车的测试,最后说服用数据和市场分析,说服了投资人。

“我们在观察海欧美市场发现,很多地区人口密集度低,出行里程会长于国内,自行车用户也没有国内普及。电动出行工具的效率更高;加上电动滑板车等本身价格贵,当地人很少购买,从而对共享的付费意愿更高。”孙伟耀说。

2018年,Lime在推出电动滑板车后,很快在美国做到市场份额第一。

学习Uber,做超级app

“Lime未来可以做成一个supper app(超级应用)” ,孙伟耀提到。

目前美国共享出行行业的两大巨头,lyft和Uber,代表了两种不同的发展模式。

“Lyft是典型的硅谷公司,只做一件事情,就是车的分享,只在美国做,不出海。这家公司现在非常不错,有250亿美元左右的市值。而Uber更趋于优化和更多元化的业务,他们去年在重点做外卖,之后会出台更多和旅游或者运输有关的业务,而且他明确来讲Uber和美团是作为对标,成为super app。”童士豪认为。他认为,做多元化业务,也是硅谷公司的发展趋势。

虽然处在创业阶段,lime的决心已经显现。目前,公司在电单车、滑板车和共享汽车三方面同步推进,“目标是解决99%人群的出行需求。”孙伟耀认为。

Lime的共享汽车业务还在测试阶段,根据欧美充电基础设施不完备的实际状况,Lime将从共享汽油车入手,并逐步布局电动汽车,“这还是一个鸡和蛋的问题。如果行业内没有那么多电动汽车,政府当然没有这个动力做基建,电动滑板车其实帮助我们更快地推进了一些基建的一些可能性。”

Uber目前也布局共享汽车,孙伟耀认为,Lime和Uber是亦敌亦友的关系,“我们是鼓励竞争,逼着我们去想更多的东西,怎么样可以做得比他们更好。”

尽管成立不到3年,Lime已经有了做成super app的苗头。很多启发来自国内的互联网产品。

比如“中国式”扫码开锁、扫码支付的模式,被Lime搬到了美国和欧洲。Lime现在在入驻的国家,是排名前三的扫码工具。

目前,海外还没有成熟的移动支付、移动钱宝相关的项目。孙伟耀提到,“目前,用户大都用信用卡支付,lime可以普及扫码支付的习惯。”

童士豪很看好Lime入局线上支付,“高频的扫码意味着流量入口,Lime还可以开发更多可能性。”

(来源:全天候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