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財經 » 宏觀 » 正文

特朗普是壓死低息最後稻草?

2016-11-21 17:21:33  来源:信報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訊】《信報》上月底一篇名為“悶聲發財不再容易?”的文章的最後一段寫到:債息由八十年代的高水平跌至今日似有若無的狀態,低波幅、穩定、悶股等類債券股票能否複製過去數十年的輝煌,值得我們深思;想不到的是,容許我們“深思”的時間只有大約10日。

美國總統難敵底因

因為特朗普當選新任美國總統後,已無空間讓我們慢條斯理的去思考。事實上,選舉當日最讓筆者在意的就是債息走勢,原因本欄在季初已講過,由債券泡沫引起的“火燒連環船”,後果可以不堪設想。

主流傳媒當時僅關注美股由跌轉升,以為歌舞昇平,要去到周五才驚覺世界不一樣,比交易員慢了至少三拍,這方面讀者真的要注意;正如上月底所言,悶股縱是股王,也有不適合的時空,到你在媒體上發覺時空不同時,已太遲,股價向下連劈數棍,走就“蝕章”,不走又怕。

不過講到尾,最重要的都是判斷此是一個趨勢,還是對特朗普可能主張的政策出現條件反射;畢竟,過去多年的低息是有深厚底因,生產力、全球化、人口結構等等,是否一個口出狂言的美國總統就可改變,難免令人生疑。

市場決定長期利率

記得美國聖路易斯聯邦儲備銀行總裁布拉德上月底表示,加息0.25厘是有必要,但未來兩三年利率將維持在低位,預期2019年利率只有0.68厘,而包括他在內的17位聯儲局官員預估的中位數為2.6厘。

由此可見,布拉德偏向鴿派,惟空穴來風未必無因,他認為美國的生產率持續低迷,對實質利率造成不少壓力,安全資產的回報率比2001年至2007年低了200個基點;而聯儲局能夠影響短期利率,或許是幾個季度,長期利率最終還是由市場力量來決定。

布拉德在特朗普當選後指出,雖然新總統可於2018年任命新的聯儲局主席,但聯儲局有7名14年任期的理事,以及12名由私人銀行董事會聘請的地區聯儲銀行總裁,這將確保聯儲局的獨立性。事實上,他認為即使由其他人出任聯儲局要職,他們基於經濟數據得出的結論也是差不多。

換句話說,那些以為特朗普不滿聯儲局主席耶倫就代表會加息的想法是太天真,不過話說回來。美國勞工部資料顯示,衡量員工每小時產值的指標第三季度折合年率增長3.1%,創兩年新高,過去5年的年均生產率增幅為0.6%,是1978年至1982年以來最差的5年。

貨幣政策前景不變

布拉德最近重申,生產率上升通常意味加息,惟全球低息時代不會突然結束,加息一次或許就足以讓美國利率回到中性水平,而時間可能是下個月,特朗普的基建支出計劃以及稅收、監管政策的變化會對2018至2020年經濟增長產生影響。因此,聯儲銀行的短期前景預測維持不變。

當然,上述只是一家之言,特朗普會否是壓死低息的最後一根稻草屬未知之數,短暫來說,有需要冷靜觀察近來的債息上升;如果是趨勢改變,估計仍有一些後抽,投資者宜多看好淡雙方的論據,有機會本欄再介紹債券淡友的觀點。(《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