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财经 » 金融 » 正文

香港HIBOR跌至负值 离岸人民币从"钱荒"到"过剩"?

2016-04-01 11:50:24  来源:第一财经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讯】今年初,香港离岸市场闹“钱荒”,香港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一度飙升至66.8150%的一幕仍记忆犹新,转眼间Hibor却下跌至“负利率”。据香港财资市场公会发佈的最新数据,3月31日,Hibor隔夜利率为负3.7250%,成为有记录以来首次跌至负值。昨日香港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为1.0480%,今日大跌了477个基点。

除隔夜拆借利率降至负值外,一周、两周、一个月期限Hibor也处于低位,分别为1.2420%、1.4545%和1.8465%。1日,香港隔夜拆借利率有记录以来首次出现负值,引发业内广泛关注,一时间各种解读喧嚣尘上。

创纪录“负利率”究竟为何?

究其原因,有部分业内人士认为,境外金融机构在境内金融机构存放执行正常存款準备金率的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使得离岸市场流动性充裕。

央行此前宣佈,自今年1月25日起,对境外金融机构在境内金融机构存放执行正常存款準备金率政策。境外金融机构不包括境外央行(货币当局)和其他官方储备管理机构、国际金融组织、主权财富基金等境外央行类机构。此前,央行在2014年12月曾发文规定,将境外金融机构在境内金融机构存放纳入存款準备金交付範围,存款準备金率暂定为零。

央行表示,对境外金融机构境内存放执行正常存款準备金率,是对我国存款準备金制度的进一步完善。这一措施不会影响境内人民币流动性,央行将综合运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同时,对境外金融机构境内存放执行正常存款準备金率,有助于抑制跨境人民币资金流动的顺週期行为,引导境外金融机构加强人民币流动性管理,促进境外金融机构稳健经营,防範宏观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

对于这一说法,某商业银行外汇交易员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境外金融机构在境内交纳正常存款準备金的政策实施已有两个月时间,预计已顺利完成过渡期,不会造成隔夜拆借利率突然出现大幅下降。

但另有资深全球市场投资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称,今天是一季度末,为离岸人民币在央行实施新政后首次上缴存款準备金率的计算日。银行为了减少缴纳存款準备金,甚至以贴钱的方式急于在离岸市场抛出手中的人民币资金,造成流动性非常好。境外金融机构通过这种方式减少上缴基数,以避免长达三个月的锁定期。

此外,有分析师称,隔夜Hibor下降至负值,或与今日外媒曝出国信证券香港子公司点心债违约有关。

彭博援引债券託管人纽约梅隆银行香港分行23日发给债券持有人的通知书称,国信证券香港金融控股公司的12亿元人民币、2017年到期点心债发生“违约事件”,如果消息为真,这将成为近20年来首次有国有企业在离岸债券市场中违约。

据报导,这份日期为3月23日的档显示,纽约梅隆银行香港分行警告国信债券的持有者,与国信证券所发行的点心债伴随的所谓“维持良好运营协议”(keepwell deed,简称“维好协议”)的条款“并非完全有效,构成了违约事项(Event of Default)”。

所谓点心债是指在香港发行、以人民币计价的债券,几年前点心债在大力推行人民币国际化的政策下应运而生,点心债发行者通常可以享受到低于中国境内债券市场的利率。在2014年达到创纪录的330亿元人民币的发行规模之后,去年开始,点心债券的发行规模下滑至不到60亿元人民币。

目前市场对于隔夜Hibor为何出现负值尚无定论,还有一种最直观的解释认为“负利率意味着离岸人民币需求低或者供应过剩”。

据今日环球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发佈最新人民币全球使用情况可以看出,2月份人民币占全球支付的份额确有所下降,但依然是全球第五大活跃支付货币。

SWIFT发佈的2月全球人民币支付数据显示,全球有近40%的金融机构在与中国内地及香港间进行的支付中使用人民币进行结算,使用人民币结算的机构数量较两年前增长了18%。按金额计算,人民币依然是全球第五大活跃支付货币,占全球支付总额1.76%,较上月下降27.5%。从全球水準看,同期所有货币的支付金额下降1.3%。

目前大部分在与中国内地及香港交易中接受人民币支付的机构都位于亚太地区(557家),其次是欧洲(376家)、美洲(124家)、非洲-中东(74家)。同2年前相比,位于美洲的机构数量增长31%,其次是亚太地区18%;欧洲和非洲-中东分别增17%和12%。但在与中国内地和香港进行的离岸人民币支付交易中,24%是由具有境外分支机构的中资银行处理。

香港上海汇丰银行环球资金管理部人民币国际化环球业务主管张捷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全球近40%的金融机构使用人民币进行支付结算,充分显示了人民币作为全球贸易、投资和储备货币的功能正在不断增强。”

年初香港离岸市场流动性一度告急

作为衡量离岸人民币流动性的重要指标,Hibor自去年以来,伴随着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的增加而出现较大变化。在今年年初,离岸市场流动性曾一度告急,隔夜Hibor飙升到67%,成为2013年有报价以来历史最高。

今年1月11日,Hibor隔夜狂飙939个基点,由上一交易日的4%飙升至13.4%,意味着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已面临严峻挑战;更令市场吃惊的是,1月12日公佈的Hibor数据较11日再次大幅上调,其中隔夜、一周、两周利率均创自2013年有报价以来历史新高至66.815%、33.79%和28.34%,与此同时其他期限利率亦飙升至历史最高位。

对于当时Hibor飙升的原因,业内普遍认为,出现“钱荒”是由于中国央行正通过在香港的国有银行买入人民币,以遏制离岸人民币走贬,同时缩小在岸与离岸人民币汇率差来打击快速崛起的套利交易。而付出的代价是,随着中国央行持续购入离岸人民币,可供香港银行间借贷的人民币供给不断枯竭。

随后,香港金管局发言人公开表示将为银行提供流动性支援来缓解“钱荒”,才终于抑制住了飙升的Hibor。该发言人同时强调,香港拆借市场整体运作有序,但将一如既往的地监察离岸人民币市场。鉴于市场波动加剧,金管局已提醒本港银行小心管理相关风险。

今日隔夜拆解利率出现负值与年初Hibor飙升形成了鲜明对比。西班牙对外银行亚洲首席经济学家夏乐认为,这意味着市场参与者愿意以一定成本来持有人民币而不是换成其他货币。

对于隔夜Hibor跌至负值是否会降低做空人民币成本,令空头卷土重来的担忧,夏乐表示:“目前围绕人民币的短期氛围偏看多,离岸人民币隔夜拆借利率跌至负值,不太可能使离岸人民币空头头寸在近期内增加”。

本周连续三个交易日,受美联储主席耶伦鸽派发言导致美元大幅走低的影响,人民币在岸及离岸汇率均一路走高,目前并未受到Hibor降至负值的影响,截至北京时间31日14:50,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报6.4661,上涨118个基点,幅度为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