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看中国 » 正文

越剧小镇的雄心:120个需拯救的剧种将实现365天轮演

2018-04-03 10:40: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英国爱丁堡、法国阿维尼翁、罗马尼亚锡比乌……当今世界上,戏剧和很多国家的历史文化名城或小镇共兴共荣。小镇因戏剧节和艺术而兴,艺术也因小镇而为更多大众所接受。在中国,如今影响日益扩大的乌镇戏剧节,更是小镇和戏剧互兴的生动例证。

而在距离乌镇不远处的浙江嵊州,一个正在建设中的越剧小镇,也正以国内首个以戏剧为主题的文旅小镇的雄心,进行着建成运营前的各种准备。

三月,文化和旅游部刚刚成立。中国的文化和旅游未来将如何共同发展,成为很多人关注的焦点。3月24-26日,首届“国际戏剧小镇联盟论坛”在越剧小镇举办,来自世界上12个国家的戏剧专家、艺术节总监等行业大咖相聚在草长莺飞的江南初春时节,共同寻求这一问题的国际经验。

论坛期间,“国际戏剧小镇联盟”也正式成立,并宣布其永久会址将落户于中国·越剧小镇。

这是国际上第一次以“戏剧小镇”名义成立的联盟。成员中有国际著名的锡比乌国际戏剧节、布加勒斯特国际戏剧节、巴基斯坦拉合尔“世界表演艺术节”等。在几天的论坛和筹备会议期间,这些经验丰富的联盟成员,对中国戏剧小镇的模式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并对越剧小镇未来的演出运营提出了各自的建议和期待。 据悉,在中国·越剧小镇明年开幕之时,戏剧小镇联盟成员国将受邀携带各自的戏剧作品来越剧小镇演出,并开展演出互动、交流研讨等国际化长期戏剧活动。

 越剧小镇效果图

越剧小镇效果图

打造古戏台迎接“天下第一团”,120个濒危剧种实现轮演

正在建设中的越剧小镇坐落于女子越剧发源地施家岙村。“万年文化小黄山,千年剡溪唐诗路,百年越剧诞生地”,位于江南腹地的浙江嵊州,以其深厚的人文积淀闻名于世。

规划中的越剧小镇,将会有三个大剧场,以及十多个中小型戏剧场——戏剧工坊。作为一个戏剧小镇,小镇的开发建设方请来了戏剧界名导郭小男来负责小镇的运营,并担任越剧小镇文旅公司董事长。

在此次论坛上,郭小男向来自世界的戏剧界专家和业界同行介绍了小镇未来的规划,他表示,未来的戏剧小镇既会有传统剧种的土壤,也会融合世界上最实验创新的戏剧。戏曲、话剧、音乐剧、舞蹈、曲艺、实验剧、先锋剧、摇滚音乐等都会在这里各得其所。而工匠艺术村落也是小镇特色,未来将邀请绘画、陶艺、服饰等艺术门类落户小镇,传承工匠精神。

 越剧小镇效果图

越剧小镇效果图

 越剧小镇效果图

越剧小镇效果图

 越剧小镇效果图

越剧小镇效果图

2019年1月,越剧小镇将有四分之一的部分完工开业。而率先面向观众的第一个剧场项目,就是将专门打造一个给“天下第一团”演出的剧场:以中国古戏台的方式来迎接目前中国仅留下的120个濒临灭亡、只剩一个剧团的剧种。

“我们的愿望是实现天下第一团剧种的整体展示,实现所有剧种、稀有剧种在这里得到生存。第二个愿望是传达中国戏曲鲜活的地域性、多样性,使得更多年轻人可以了解、可以欣赏、可以传递的文化延续。”郭小男说。

计划中,这120个濒临拯救的剧种将在越剧小镇实现365天的轮演,这是一个多少带着乌托邦理想的项目。但郭小男对此显得十分坚定:“我们用艺术家的态度去实现非遗的保护传承,当然,也需要做一些形式上的选择,去适应现代人的审美。越剧小镇的最高目标就是能够成为中国人的一个真正的艺术桃源,梦里桃源。

 首届国际戏剧小镇联盟论坛

首届国际戏剧小镇联盟论坛

首届国际戏剧小镇联盟论坛,为中国戏剧小镇提供经验

虽然名为“越剧小镇”,但作为文旅小镇,其目标却远不止越剧,而关乎大戏剧和大文化的概念。在郭小男的构想中,未来除了“天下第一团”这样的传统非遗表演,先锋的、潮流的各种艺术门类同样会在这个小镇存在并上演。

为了和世界级从业者共同交流经验,给中国戏剧小镇的建设提供新的思路,越剧小镇主办的首届“国际戏剧小镇联盟论坛”邀请了来自世界上12个国家的戏剧专家和从业者,共同探讨世界戏剧中小镇的发展形态、戏剧艺术与小镇如何相融、文化+旅游如何产生更大社会效应等课题。

在郭小男看来,这个论坛是中国戏剧史上第一次以主动出击的方式,将国际客人迎进我们的戏剧原乡,进行文化对接。未来小镇的艺术互动和艺术演出的丰富性,都会从本次联盟论坛的内容和形态中得到启发。

越剧小镇上的演出

越剧小镇上的演出

论坛邀请了中央戏剧学院教授沈林担任学术总顾问。常年游走于世界各大戏剧节和艺术节的沈林教授告诉记者,这一次论坛的很多嘉宾,都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包括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克罗地亚、巴基斯坦等,看上去似乎并不是欧美这些西方戏剧发达国家,但事实上,他们却是文化意义上真正的“世家子”。

沈林说:“英法德美这些国家作为民族国家的历史,其实还没有我们中国在丝绸之路上和这些国家交往的历史长。丝绸之路2000年了,所以这一次专门邀请了这些古老文明的代表国家,他们不仅有自己悠久的文化遗产,而且在办戏剧节和艺术节上都有很丰富的经验,也有很强大的资源。”

而在两天的论坛中,这些来自不同国家的专家也确实提供了很多有关艺术节的经验,给国内戏剧小镇提供了启示。

罗马尼亚的锡比乌国际艺术节在欧洲乃至全球范围久负盛名,这个举办了25年历史的戏剧节,从最初默默无闻到如今盛名远播,不仅改变了这座2000年历史小城的世界地位,也改变了罗马尼亚的国家形象。艺术节期间,锡比乌每天要接纳来自世界上6万多观众来此感受戏剧艺术,每天有超过120场演出。当年锡比乌戏剧节创办时的市长,如今已经成为了这个国家的总统。

而来自巴基斯坦莫卧儿王国故都拉合尔“世界表演艺术节”的案例同样令人惊诧,虽然巴基斯坦在经济上并不富裕,但这个艺术节依靠20多年的积累,每年都能吸引到十万多人参与,在艺术节期间,这个千年古都也成为狂欢之城。

而作为中国近邻,日本戏剧研究会主席毛利三弥则通过利贺戏剧节、宝冢等案例,提供了关于戏剧社区和社区戏剧的观念。

国际戏剧小镇联盟落户中国,未来交流合作是常态

在论坛期间,“国际戏剧小镇联盟”在越剧小镇正式成立,并将永久会址落户于此。

作为首届小镇联盟会议主席,郭小男盛邀联盟成员在明年带着各自国家的作品,来到越剧小镇演出。

“我们希望世界的非遗作品都在这里展示的同时,又有当代世界戏剧的水准,当代戏剧的丰富、当代戏剧的不同层面、不同国家、不同地域、不同文化等等展示。这是中国戏剧融入世界、既走出去也请进来的重要时刻。”

在完成了两天的论坛和越剧小镇的参观之后,这些走遍世界的戏剧业界大咖也对中国戏剧小镇的模式,以及未来的规模和发展,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国际戏剧节总监,戏剧学者屋大维·塞约表示:“越剧小镇这个项目令人惊奇。它将城市发展与文化与戏剧相融合。这样的结合很棒,既考虑到文化价值,又发展了经济,甚至可能启发世界上其他国家运用这样的模式。” 屋大维几乎研究过世界上所有重要的小镇戏剧节,在他看来,城市没有像小镇一样有那么深的人情味,这就是为什么戏剧需要在小镇的环境中更好地发扬光大。而在这些小镇的艺术节里,可以开出人类精神的文明之花。

 越剧小镇上的演出

越剧小镇上的演出

国际戏剧博物馆联盟执委、来自丹麦哥本哈根大学戏剧系教授阿莱特·斯卡文尼斯同样对越剧小镇的环境感到惊叹,她提出建议,以后可以在越剧小镇举办国际戏剧博览会,吸引更多大量的国内国际戏剧专家到这里来体验真实的戏剧生活,并且进行短期创作。

巴基斯坦 “世界表演艺术节”总监阿斯曼·皮尔扎达甚至认为,“越剧小镇有着很好的规划,如果按计划实施,这将成为国际化的戏剧中心。”

克罗地亚 Eurokaz 国际新剧场艺术节艺术总监高丹娜·福纳克则表示,“越剧小镇是一个最大的最有野心的剧场项目,不仅仅是在中国,在欧洲乃至全世界我觉得都没有这种项目。整个村庄都建立在越剧的传统之上,整个项目都是围绕剧场建设的,中国真的很注重传统的传承,在文化上也是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这在欧洲都是不存在的。我们都很向往它的盛大开业,也都很期待对这里的下一次拜访。”

对于这样一个体量庞大的戏剧小镇的未来,从导演转型董事长的郭小男表示自己还在“闷下头来学,张开眼睛看”的学习过程中。包括邻近的乌镇,对越剧小镇始终是一个很好的对标学习的经验范本,为此整个团队多次前去实地学习取经。

不过,在郭小男看来,不同于10天的乌镇戏剧节,越剧小镇的很多演出是365天的经营。而除了戏剧,也同时需要对接休闲、生活、旅游、艺术等多元业态。在这个过程中,世界戏剧小镇联盟成立的意义显得尤为重要,他希望今后和这些“家人”经常在一起合作交流,一起实现人类关于戏剧和艺术的共同理想。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