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看中国 » 正文

新东方奸杀案受害者母亲:校方责任重大

2018-04-10 14:49: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记者|李晴晴

2018年4月5日,新东方外国语学校奸杀案受害者姚金易的人生告别会在山东省东营市殡葬中心举行。案发686天后,姚金易的母亲李女士终于见到了女儿的遗体。

2016年5月19日晚,16岁女生姚金易于北京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601教室被害,遗体于5月20日早6点被同校两名女生发现。被发现时,她的脸部变形,全身遍布淤青,颈部有明显勒痕,臀部有大量血迹。5月20日,同校17岁男生王祎哲出逃数小时后向警方投案自首,并声称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姚金易自愿和他发生性关系。2017年6月2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定王祎哲构成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方之后提起上诉,目前二审仍在进行中。

校方是否错过最佳救助时间?

据李女士回忆,2016年5月19日23点左右,王祎哲给新东方外国语学校马老师发过短信,称“我和金易在一起,她手机没电了,我们在找地方充电,我们很安全,放心吧”。马老师相信了王祎哲,并未第一时间通知李女士。直至5月20日凌晨00:42,老师给李女士打了电话,称姚金易与男生出去了,并认为他们正处于“对两性关系好奇”的阶段,擅自离校违反了校方规定,让李女士第二天到学校接受处分。

“我当时就感觉情况不妙,所以赶紧把电话录了音,”李女士称,“她和我一直聊天到20:48,怎么可能突然离校?我判断姚金易一定出事了,催促校方抓紧派人去找,一定要在校内寻找,重点排查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和教学楼。”

李女士称,自己当晚数次给王鹏校长打电话、发短信,希望其调动手下员工帮助自己寻找孩子,然而校长责怪“干嘛大晚上的不睡觉”,打扰到了他的休息。其后的5个小时,愈发着急的李女士多次联系校长和多位老师,均未得到有效回应。

凌晨4:00,坚信姚金易不会擅自出校的李女士联系了女儿生前好友朱同学,求其帮忙进入教学楼寻找。朱同学带领5个男生前往教学楼,被保安拒之门外。一番周旋后,保安允许他们进入一楼查看监控,但不允许进入教室找人。在查看监控的过程中,并未发现姚金易出门的身影。

清晨6:30左右,姚金易的尸体于教学楼601教室被发现,而601教室也是教学楼唯一没有监控覆盖的教室。一位男同学给李女士打电话称,“姚金易找到了,好像睡着了”。此时,李女士已连夜驱车从山东东营赶到北京,在北五环遭遇了堵车,无法及时赶到学校。姚金易被送往医院,而李女士并未被告知是哪家医院。心急如焚的她给校长和各位老师打电话,却没能再联系上。“我当时就知道,我的孩子已经没了。” 李女士认为,校长和老师对王祎哲的盲目相信和对情况的过度自信,可能导致姚金易错过了最佳救助时间。

 赶到学校后悲痛欲绝的李女士

赶到学校后悲痛欲绝的李女士

校方、法医为王祎哲二审出具新证明

2018年2月8日上午,本案二审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据李女士称,二审中王祎哲一方提出了几个“新证据”:北京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出具的王祎哲在校期间表现良好证明;王祎哲前班主任张老师的评语,称其成绩优异,团结同学,从无违反校纪校规;王祎哲的成绩单;王祎哲和姚金易二人的班级于5月19日共同上体育课,故双方有机会共同约定前往601教室,而非姚金易受到胁迫;以及一名法医专家对一审中判定的强奸罪提出质疑。

李女士称:“王祎哲是他组建的‘屌丝小分队’队长,平时抽烟、喝酒、逃课、乱搞、欺负同学,怎么可能给他开表现良好、品学兼优的证明?”

记者暗访新东方:“安全问题做不到百分百”

2018年4月6日是北京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的家长开放日,近100名家长和学生参加了本次活动。在家长的聊天中记者得知,到场的外省家长占多数,尽管不菲的学费对家庭造成了一定的负担,但他们希望孩子能够来到这所学校进行寄宿学习,为日后的出国读书做好准备。

4月6日,记者前往姚金易遇害的601教室查看情况。2016年姚金易遇害时,601教室是无人使用的空教室,而今已是学生们正常使用的上课教室。记者于中午11:20前往601教室,发现学生们已经下课,教室内空无一人,而教室门大敞着,学生们的私人物品还在教室内。

 601教室现状

601教室现状

记者发现,在北京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官网、官微上找不到任何关于本案的消息,家长开放日当天也没有任何人提及。当部分家长询问老师安全问题时,老师称,“我们肯定会努力保证孩子的安全,但说实话,做不到百分之百。因为毕竟学校这么大,这么多孩子,不可能每个孩子都能时时刻刻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

李女士:校方责任重大,将继续维权

据李女士介绍,自从女儿出事以来,家里卖了房和车,踏上了维权之路。自从发现女儿遗物被偷后,几天内她没心思吃喝,精神恍惚,瘦了十几斤。“我了解我女儿,想还她一个清白,”李女士说,“怎么仅凭他一条短信就认定我女儿自愿和他出去开房,却不第一时间在校内好好寻找?”校方为王祎哲开具相关证明、未看管好女儿遗物等做法更让李女士坚定了向校方追责的信心。同时,李女士也希望通过女儿的案子引起公众对培训机构安全、校园暴力问题的重视。

当记者问到李女士如果二审改判将如何应对时,李女士坚定地回答:“如果改判,我只接受死刑,我真恨不得亲手杀了他。如果不行,我会以自己的方式报复,包括我的生命。”

目前,由于本案新的证据繁杂,二审结果将在几个月内公布。

(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