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看中国 » 正文

重庆48岁驻村第一书记商议扶贫时猝死,家人同事接棒推扶贫

2018-10-11 16:31: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刚刚过去的国庆假期,在重庆工程学院上大一的新生张荣梅急急忙忙地赶回老家忠县。看望妹妹的同时,她还挂念着一位改变她命运的杨叔叔。

国庆节当天,阴雨绵绵,张荣梅来到忠县三汇镇中寨村的一座墓前,献上一束鲜花。这里埋葬的正是她感激惦念的杨叔叔——忠县安监局帮扶集团驻金鸡镇傅坝村扶贫驻村工作队第一书记、队长杨骅。

“杨叔叔,你放心,我要成为家里脱贫的希望。”张荣梅说。

李正琼轻轻擦拭丈夫的遗像。 上游新闻记者 李斌 摄

他为了一个字多方协调

2017年3月,忠县安监局办公室副主任杨骅主动申请到忠县安监局对口扶贫的全县最偏远的乡镇金鸡镇,参加蜂水村驻点扶贫工作。经过一年努力,扶贫工作有了成效。今年7月9日,杨骅也因此被调整到金鸡镇傅坝村担任村党支部第一书记、驻村工作队队长。

张荣梅的家就在傅坝村。

今年年初,张荣梅的父亲张启斌因摔残了手,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张家成为今年动态调整后新增的贫困户。杨骅来到傅坝村后,主动担起了对口扶贫的责任。

那时,张荣梅刚参加完高考,还在等录取通知书。担心张荣梅的学杂费问题,杨骅便帮忙准备材料申请助学金,却发现扶贫系统将张荣梅的“荣”字错打为“蓉”。

一字之差,很可能让张荣梅无法成功申请助学金。为了这件事,杨骅多方打电话协调,终于将名字纠正过来。

“没有杨叔叔的四处协调,也许不能及时办下助学材料,结果可能是看着录取通知书却上不了学。”张荣梅说。

然而,就在张荣梅准备好去上大学的时候,意料之外的事又发生了。

妻子李正琼说,网上买的50元一件的衬衣,丈夫一直舍不得穿。

突然倒在了扶贫岗位上

8月20日星期一,镇领导会同驻村工作队在村里研究了大半天工作。会议结束时快下午6点了,杨骅约上傅坝村支书陈廷虎到五组落实贫困户刘兴国D级危房改造的事。

刘兴国唯一的儿子“倒插门”去了贵州,老伴又瘫痪卧床。危房改造虽有2.1万元补助金,但拆房、搬迁费用没着落,刘兴国不太愿意危房改造。“你这个房子都要垮了,不重新修,啷个要得嘛!”杨骅在向单位领导汇报后,就协调爱心企业按成本价提供建房的砖,将节约出来的钱用于拆房、搬迁。刘兴国欣然接受。

几番沟通下来,已是7点过了,杨骅又急急忙忙赶往张荣梅家。

“杨叔叔给我和妹妹带来了凉粉,给爸爸带来了两袋关节止痛膏。”张荣梅说,“那段时间正是收谷子的时候,杨叔叔放下东西就帮我们背谷子。”

背完谷子,杨骅还说要掏钱给张家买鸭苗喂养。不过,张荣梅的母亲郑京淑想养鸡,杨骅当即联系村里的社保协管员江代森,委托他尽快代买鸡苗。

“当天晚上,杨叔叔留在我家吃了晚饭。”张荣梅记得,杨骅给自己和妹妹讲了好多读书、做人的道理,“我们还约好,下次让他讲讲大学的事。”

然而,没想到,这是姐妹俩和杨骅见的最后一面。

第二天上午7点47分,杨骅给陈廷虎打电话,召集大家到村委会办公室一起商量扶贫事宜。正商议着,杨骅突然大汗淋漓,村委会主任张浩催促他赶紧去换衣服,再一起去看医生。

“等了好一会儿,他还没出来,我就去他房间,结果看到他仰躺在床上,脸色发白……”陈廷虎和张浩立即将杨骅送至镇卫生院抢救,并联系120急救车。

经过金鸡镇卫生院和忠县人民医院专家抢救,杨骅仍倒下了。经会诊判定杨骅死于心源性猝死,年仅48岁。

杨骅在微信晒自己做的饭菜。

每天都穿同一件花衬衣

国庆节前夕,记者来到傅坝村。在村委会二楼一个小房间里,办公桌上放着杨骅生前的工作笔记和电脑,旁边摆着一张行军床。“平时杨骅就在这里办公加生活。”陈廷虎说。

窗台上有一个泡菜罐,里面装着泡好的大蒜和藠头。陈廷虎说,这是杨骅的父母给他泡的,7月20号才带过来,当时还没有泡好。

杨骅的妹妹杨琴说,哥哥到金鸡镇驻村扶贫,条件很艰苦,但一直都很乐观。杨骅之前一个人在村里生活,为了节省经常都是煮面条吃。“他并不喜欢吃面,而是为了方便、省事,也为了腾出更多时间干工作。”妻子李正琼翻出家庭微信群,还保存着杨骅驻村时在群里“炫耀”的内容——偶尔给自己炒个青菜都觉得是打牙祭。

每到周末回县城,李正琼就会做些他喜欢的菜,再炒个肉末之类的,“星期一带回村里。”

杨骅留下的工作照中,大部分都是身穿一件深蓝底色的短袖花衬衫。

陈廷虎说,2018年7月,杨骅调到傅坝村工作后,大多数时候他白天都穿这件衬衫,晚上换下来洗了第二天接着穿。

天天穿同一件衬衫,有什么特殊意义?

“没别的原因,他一直以来就很节俭。”李正琼说,这件衬衣是从网上花了50多元买的,说着她还从衣柜里翻出一件没有拆封的衬衣。“这是和那件花衬衣一起买的,他一直舍不得穿,如今却穿不了了……”

“他的眼镜缠了几圈透明胶,还舍不得换。”妹妹杨琴好不容易说动哥哥找时间去换眼镜,却一直都没有换成。

给贫困户送东西很大方

对自己节俭的杨骅,对贫困户却是另一番样子。“经常为贫困户送油、送肉。”李正琼说,8月20日清晨最后一次离家时,杨骅取了1000元,买了肉和水果,订了鸡苗,说是回村给贫困户张启斌送去。

蜂水村2组贫困户唐安禄,因病致贫。杨骅给他家送去鸡苗,教他养鸡技术,让其发展养殖致富。“猪圈里的几头猪儿也是杨骅叫人送来的,喂猪的饲料是他亲自扛过来的。年初的时候就说好了,把猪儿喂肥了给他割点肉过去的,如今猪儿快长大了,母鸡也快生蛋了,他却……”唐安禄哽咽着抹了抹眼泪。

2017年9月18日,忠县遭遇洪涝灾害,蜂水村一座桥垮塌。杨骅带着村干部们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组织抢险救援。“那时大桥修了半个月,杨骅就在这里待了半个月,搬水泥、搅沙石,和村民们一起干活。”蜂水村党支部书记彭涛说。

今年夏天,村里规划建设“四好公路”。为了尽快把路修好,杨骅每天早上6点半就和村干部一起出发,到野外测量,顶着烈日掌杆杆、扯皮尺、撒石灰放线……

局领导说有他在就放心

杨骅先后在忠县粮食局、忠县交委路政大队、忠县农机局工作过,2010年调到忠县安监局,一直负责办公室工作。

“杨骅做的工作是最琐碎的事情,但他从来没有抱怨过,连续5年放弃休假。”忠县安监局局长岳忠华说。

写文件是细致活,一直在一线工作的杨骅在这方面基础薄弱,通过勤学苦练,他从“门外汉”变成了行家里手,写的文件从没出过纰漏。“所有的文件,只要经过杨骅的手,我就放心。”岳忠华说,他的办公室和杨骅的办公室是斜对门,以前处理公文的时候遇到问题在办公室喊两声“杨骅”,杨骅就过来了。

“过去我一喊,他就会回我‘马上来’,然后就是急急忙忙的脚步声……”

“马上到”、“立即办”……工作上的事,再晚,杨骅熬通宵也要搞出来。岳忠华说,杨骅为人实在,从不说大话,交办的事情总是踏踏实实落实好,让人放心。

同在一个办公室的梁兆珊对杨骅的印象就是四个字:乐于助人。

父亲眼里他是合格党员

对待自己的亲人,杨骅却很少实现承诺。

就在杨骅离世前一周,他曾答应开车送父母到黄水避暑,结果临时有事就耽搁了,如今这个承诺永远也无法实现了。

提起杨骅,杨志刚的泪在眼眶里打转:“我的儿子是我的骄傲,他做的事是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该做的事!”

杨骅的父亲杨志刚曾任忠县副县长。但在杨骅工作过的地方,很多人甚至共事多年的老同事都不知道这件事。

“他去世后,我们才知道他是退休副县长的儿子。”金鸡镇扶贫工作队队员钟华琼说,杨骅的妻子在公交车上做临时工,大儿子待业,二儿子今年考上的大学,住房只有70多平方米,一家人生活压力还是比较大的。

杨志刚告诉记者,杨骅的爷爷是共产党员,他本人是共产党员,杨骅和他两个妹妹都是共产党员……“我们的家风,就是用共产党员的品质严格要求自己”。

2017年3月,杨骅申请到金鸡镇参加驻点扶贫工作。“那天他特别高兴,把这个消息第一个告诉我。”

父子俩经常在微信上交流工作方面的事。

“扶贫工作是一项新的课题,需要太多的努力。”

“好好干,农村工作适合你。”

………

“我儿子的一生虽然短暂,却也光荣。我儿子是在扶贫的路上走的,父亲不怪你。”这是一位父亲、一位老共产党员对儿子最真挚的赞美。

众人合力继续推进扶贫

在金鸡镇两个贫困村采访,干部群众都对杨骅点赞。

蜂水村63个贫困户,目前只有6户10人没脱贫,村里5个脱贫项目已全部实施完毕并经过市级验收。已发展起1040亩笋竹、300亩核桃、300亩矮晚柚。

傅坝村69个贫困户182个贫困人口,加上今年新增的1个贫困户,目前只有5户14人没脱贫。村里发展起了1000亩柑橘果园,8公里长的公路扩宽项目顺利推进。

忠县安监局重新派了一名县管干部董世军进驻傅坝村,接过了杨骅的接力棒。“傅坝村的扶贫工作,必须要坚持下去!”董世军说。

记者在傅坝村村民刘兴国家中看到,当初让杨骅担心得睡不着觉的烂房子不见了,新的砖瓦房已经修好。“当初杨骅承诺帮刘兴国想办法协调便宜点的砖,这个遗愿实现了。”董世军说,联系到金鸡镇祥庆建材公司的老板钟建祥,对方一听是杨骅的遗愿,一分钱不收,直接将砖拉到了刘兴国的屋门口。村里的施工队也分文不赚地帮刘兴国把房子修了起来。

“房子修好了,杨书记却来不了了。”刘兴国充满了遗憾。

扶贫工作,还在继续。就在杨骅的丧事办完后几天,杨志刚带着儿媳、女儿第一次来到傅坝村,为杨骅的帮扶对象张启斌送米送油。

“哥哥没有做完的事情,我们要替他完成。”杨骅的妹妹杨琴说,资助张家两个娃儿读书的事情,还要继续。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