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看中国 » 正文

杜新:走进世界级生态岛

2019-01-10 19:53:25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崇明,为上海提供了约40%的生态资源和50%的生态服务功能,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誉为“太平洋西岸难得的一块未被污染的净土”。2019年元旦之后,我有幸带着水体治理研究课题,得到上海朋友的帮助,走进这片神往的生态秘境。

崇明岛地处长江入海口,是世界最大的河口冲积岛、中国第三大岛。这里能见到许多珍稀鱼类。中华鲟是一种与恐龙同时代的孑遗种类,被誉为“水中熊猫”,为我国特有物种。这里是东北亚鹤类迁徙网络、东亚雁鸭类迁徙网络和东亚—澳大利西亚涉禽迁徙网络的交汇之地,是我国水鸟的重要中途停歇地和越冬地。

世界级生态岛什么样?崇明岛要成为在生态环境、资源利用、经济社会发展、人居品质等方面具有全球引领示范作用的标杆,成为全球鸟类的重要栖息地,世界自然资源多样性的重要保护地,长江生态环境大保护的示范区,国家生态文明发展的先行区。

崇明岛是亚太地区迁徙水鸟的重要通道,也是多种生物周年性溯河和降河洄游的必经通道,已记录到的鸟类有288种(2005)。每年过境中转和越冬的水鸟总量逾百万只。图为中国二级保护动物白琵鹭。

三四十年前,东滩生态环境曾面临严峻局面,过度围垦、偷猎鸟类、非法捕捞、外来物种恶性侵入、随意放牧在侵蚀着宝贵的湿地。事实上全球生态环境保护已经刻不容缓:2015年6月,湿地公约第11次缔约方大会《水鸟种群估计》报告显示:全球38%水鸟种群的数量在下降,而亚洲的种群下降超过50%。

1998年底,上海市批准成立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2005年,东滩保护区成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崇明东滩生态修复项目是亚太地区候鸟迁徙路线上规模最大的以控制外来物种,修复、恢复迁徙水鸟栖息地功能为主要目标的生态修复工程。如今,东滩已成为全球重要的鸟类研究基地。

上海因水而兴,全市2.6万条河道,在针对其中1864条黑臭中小河道实施河长制治理中,成效显著。作为上海供水主要来源的崇明,其保护与治理获得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高度评价。图为中国常见的水鸟小䴙䴘。

在人类与自然漫长的对峙中,工业化对自然物种的摧毁堪称摧枯拉朽。现代文明究竟能否找到与自然生态的和谐之道?上海人的智慧正在给出解答。上海山恒董事长黄海弟说:不是只有流动的水才是活水,有生命的水才是活水。这座创新之都正日益增添野趣。图为浦东新区高东生态园。

在人迹罕至的鸟类保护区深处,我看到一只绿头鸭高声叫着追赶队伍。绿头鸭(学名:Anas platyrhynchos),是中国饲养家鸭的始祖。早在公元前475-前221年的战国时期,中国就开始饲养和驯化绿头鸭,形成如今大量饲养的家鸭品种,为中国三有保护动物。

而在海天交界处,我看到一群群的青脚鹬(学名:Tringa nebularia),它们繁殖于欧洲北部至西伯利亚,甚至北极附近,秋季迁徙到中国,春季离开。为世界低危物种,中国三有保护动物。

白腰杓鹬(学名:Numenius arquata)在我的眼前洒脱觅食。它们在中国繁殖于内蒙,到长江下游等地越冬,是世界近危物种,中国三有保护动物。

两只斑嘴鸭刚刚起飞,但见一只猛禽闪电般掠过,斑嘴鸭自由落体般重重砸在水面上。我们惊讶野鸭吓成这个样。

直至我们看到游隼才突然明白,它就是袭击者。游隼(学名:Falco peregrinus),最快时速可达300多千米,往往以急速猎杀至猎物以一击毙命。

再伟大的事业,其实都是以个体的默默奉献而累积生成的。15年来他只做一件事,就是枯燥无味日复一日巡回在崇明岛鸟类最隐秘的荒道上,守护着这个全球八大候鸟迁徙通道最重要的补给点。他叫施俭,请注意他的车牌号:保护区1号。

于是我看到了崇明岛的明天。

(来源:小广角)